啥?



陆逸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

赵飞宇以为陆逸没听明白,继续说道:“陆政委,你看狼能不能加入不死营?他没特殊的异能,呆在异能组也没啥前途,要是到了不死营那就不一样了。”



“狼会加入咱们不死营吗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这个陆政委你就放心吧,只要你同意收人,狼那边我去搞定。”赵飞宇嘻嘻笑道。



“那行,这事就交给你了,回头约个日子,你和狼一起到不死营报道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谢谢陆政委,谢谢。”赵飞宇眉开眼笑,去找狼聊去了,殊不知,陆逸也暗自偷乐,没想到赵飞宇竟然这么上道,帮了他一个大忙。



“你在笑什么呢?”突然,罗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

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陆逸赶紧收起脸上的笑容。



“陆逸,我告诉你啊,不准打我师弟的主意,他可是我师父的心头肉,他要是离开了国安,我师父肯定不会放过你。”罗铿警告道。



“怎么会呢,赵飞宇那小子是个愣头青,还需要好好磨砺……哎呀,说这个干嘛,对了闷油瓶,你说残狼这次来这里究竟是找什么东西?”陆逸忙转移话题。



“谁知道他找什么东西,残狼那么狡猾,他要是不说,就没人知道了。”罗铿回头看了一眼残狼,问道:“陆逸,你的那一针是不是失败了?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?”



“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?”陆逸翻白眼:“这一针自从我摸索出来之后,还是第一次用,之前都没试验过,就算失败也属正常,啊——”



陆逸话没说完,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。



那是残狼的叫声。



陆逸快速从地上站起来,跑到了残狼面前,低头一看,顿时眉开眼笑,开心道:“奶奶滴,我还以为失败了呢,没想到竟然成功了,我真是个天才。”



看到自己研究的蚀骨针成功了,陆逸很开心。



其他人盯着残狼的右脚,一个个毛骨悚然,看陆逸的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,这么残忍的针法,也值得高兴?



“啊——”



残狼咬牙痛呼。



他先前也以为只是陆逸吓唬他而已,怎么都没想到,陆逸说的竟然是真的,只见他的右脚小腿上的皮肤裂开,然后慢慢地腐蚀,很快,白骨就露了出来。



最让他惊恐的是,皮肤裂开裂开之后,竟然没有血液流出来,血液直接被被腐蚀蒸发了,冒出缕缕青烟。



很快,残狼的小腿上就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,肉眼可见白骨。



“啊——啊——”残狼疼晕过去。



啪!



陆逸一巴掌抽在残狼的后脑勺上,顿残狼又醒了过来,当看到腿上还在冒青烟,当下又惨叫起来。



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告诉我,你来这里找什么来着?只要你说出来,我保证给你一个全尸。”陆逸冷声道。



“我——”残狼还想坚持,可是很快,他就发现自己坚持不了了,小腿上的疼痛直达心头,他脸色苍白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滴落。



陆逸一把按住残狼的肩膀,寒声道:“机会只有一次,说不说你自己看着办,我没有时间跟你啰嗦……”



“我说!”陆逸话没说完,残狼就开口了,残狼道:“我在找玉矿,我手下从一个大老板嘴中得知,这里有一片玉矿,价值连城,可我还没找到那个地方。”



“就这样?”陆逸大失所望。本以为残狼在找什么好东西,没想到竟然是玉矿,太没价值了。



“就这样。”残狼向陆逸求饶:“求求你给我一个痛快,杀了我吧,我受不了了,啊……”



咻!



陆逸快速拔出金针。



残狼这才停止痛呼。



陆逸看着李海军道:“海军,他交给你了。”



“是!”



李海军应了一声,拔出手枪,对准了残狼的眉心,冷声道:“残狼,我现在就杀了你,为我的弟兄们报仇。”



说完,扣动了扳机。



“砰!”



子弹射进了残狼的眉心。



哐!



残狼倒地而亡。



残狼已死,任务圆满完成。



战天行说道:“事不宜迟,现在回京,我们原路返回,大家小心。”



回去的路上,战天行和罗铿在最前面领路,陆逸断后,这一路上非常顺利,天亮之后,大家就回到了边境。



苍龙接通了无线电,向不死营总部汇报了情况,然后众人才上飞机,因为陆逸要回江州,直升机特意调整路线,在江州机场停靠了一次。



陆逸和大家告别,然后直接打车来到了天逸集团。



陆逸直接来到萧韵云的办公室,见陆逸进来,萧韵云满脸惊喜,连忙起身,笑道:“回来了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累不累?”



“还好。”陆逸说话的时候,瞄了一眼萧韵云,只见萧韵云今天穿着白色的职业装,身子凹凸有致,特别是那短短的包裙,把臀部衬托的更加浑圆,腿上包裹着黑丝,脚上一双银色高跟鞋,让双腿更显袖长。



咕噜。



陆逸吞了吞口水。



看到陆逸的样子,萧韵云故意将身子倚靠在办公桌上,身体倾斜成一个六十度的弧度,从陆逸的角度看过去,更是山峰耸立。



“想不想试试办公室的味道?”萧韵云咬着嘴唇说,脸上有着妩媚的笑容。



做梦都想。



陆逸指了指自己的腿,对萧韵云说:“云姐,坐这里。”



萧韵云妩媚的白了陆逸一眼,撒娇地说道:“你啊,每次都让人家主动,人家可是女人呀,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

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萧韵云还是动了,她并不是朝陆逸走过去,而是走到窗边,一把拉下落地窗,将自己的大型办公室改造成一个约会的地方,这才轻轻地走到了陆逸面前,眨着眼睛问道:“坏蛋,想不想看我跳脱-衣舞?”



啥,脱-衣舞?



陆逸一个劲儿点头。



萧韵云掩嘴娇笑起来,伸出一个手指头点了陆逸额头一下,娇嗔道:“白痴,这儿哪行啊,灯光不合适,又没有性感的衣服,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跳给你看好不好?人家可是很专业的哦。”



靠,不跳还故意问我,这不是玩我么?



陆逸一脸郁闷。



“人家都是逗逗你嘛,别生气啦。”萧韵云见陆逸不开心,笑着主动地坐在了陆逸腿上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