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瞎子看着邢元青,一脸怒气,骂道:“你他妈想死,别连累大家,老子早说过了,不要发出声音,你为什么不听?”



邢元青一脸委屈:“师伯,我害怕——”



“怕你妹,你还是不是男人?真不知道逍遥子师弟怎么看上你这个怂包了。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不听话,老子就不管你了。”



老瞎子怒火冲天,刚才就是因为邢元青的尖叫,所以把蟒蛇惊醒了,幸好陆逸他们没事,不然的话,老瞎子非揍死邢元青不可。



“师伯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以后我都听你的。”邢元青认错道。



“哼!”老瞎子一声冷哼。



陆逸忙劝道:“行了老瞎子,别生气了,别说老邢害怕,就是我也怕啊,那么大的蟒蛇,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。”



他话音刚落,邢元青就接话道:“可不是嘛,那蟒蛇太大了,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蟒蛇,我是真吓坏了……”



“闭嘴!”老瞎子呵斥了邢元青一句,这才问陆逸:“那畜生解决了?”



“放心吧,我们走过来了,就代表没事了。”陆逸看了前方一眼,对大家说:“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大家也都看到了,接下来我希望大家都小心一点,谨慎再谨慎,小心再小心,我可不想你们把命丢在了这里。”



“陆少,对不起。”小六感激地看着陆逸,说:“谢谢你刚才救了我。”



“别谢我,你们既然是我带来的,我就要为你们生命安全负责,只是接下来我们会遇到什么危险,谁都不知道,所以你们一定要我的听安排,跟紧我。”陆逸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


“嗯,我都听陆少的。”



“我也听陆少的。”



“小兔崽子,接下来怎么安排?”老瞎子问。



陆逸看了老瞎子一眼,说道:“老瞎子,接下来我是这样想的,我依然带着小光在前面探路,邢兄、小五和小六走中间,老瞎子你来断后。”



老瞎子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下水的时候你还怕我冻坏了,怎么,现在把我一个老人家放在后面你就不怕了?万一我把命搭在这里了,我看你回去怎么向你师父还有龙虎山的人交代?”



陆逸笑道:“要什么交代?我就告诉他们,你活得太累自己寻短见了,他们肯定不会怪罪我。就算怪我,大不了到时候给你上坟的时候,我给你敬一杯酒。”



哼!



老瞎子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到了队伍最后面。他不愿再跟陆逸说话,再说下去,他怕自己会被陆逸气死。



“陆少,让师伯他老人家断后没问题吧?他年纪那么大了,要不我跟他换换?”邢元青担心的说道。



“放心吧,要是老瞎子都不能自保的话,我们这群人只怕都要挂了。”陆逸说完,转身就拉着小光走。



暗道还没走完。



陆逸牵着小光的手,他能清晰的感觉到,小光的手非常冰凉,陆逸有点奇怪,看了小光一眼,只见小光抿着嘴,一言不发。



“小光,不要害怕,无论遇到了什么,哥哥都会保护你的。”陆逸以为小光是害怕,摸着小光的脑袋说道。



“哥哥,我不怕。”小光声音有些低,说:“哥哥,我有种感觉,我离家越来越近了。”



嗯?



陆逸心里一跳,难道,小光的家真的在这里?



“不要想多了,等见到了再说了,这下面有很多未知的危险,你要小心点。”陆逸叮嘱道。



“嗯。”小光点了点头。



一行人继续向前。



沿着暗道走了二十多分钟,突然,耳边传来“哗哗”的水声。



陆逸停下了脚步。



“小兔崽子,你怎么又停下了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前面有条河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咦,这鬼地方还有暗河?”老瞎子惊咦。



邢元青在旁边说道:“陆少,师伯,根据我以前跟师傅下墓的经验,有暗河的地方一定通风,会有生路。”



陆逸点点头,说道:“大家小心点。”



说完,他继续向前。



走了一百多步,终于,看到了暗河。



当看到暗河的瞬间,邢元青惊呆了,震惊道:“这怎么可能,暗河如果有个三五米就算是非常宽的了,这条暗河竟然有二十多米宽,也太恐怖了吧。如果有墓的话,一定是大墓。”



说到这里,邢元青的小眼睛闪烁出异样的神色。



啪!



老瞎子一巴掌抽在邢元青的头上,冷哼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鬼,我告诉你,给我安分点,否则老子打断你的手,让你这辈子都没法下墓。”



邢元青吓得一跳,赶紧把双手藏到了背后,看着老瞎子讪讪笑道:“师伯你就放心吧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

陆逸问邢元青:“根据你的经验,目测一下,这条暗河有多深?”



邢元青盯着暗河瞧了一阵,说:“我以前遇到的暗河一般都不会太深,当然,这条暗河是我见过最宽的暗河,具体多深我也说不准,但是凭我的直觉,一定不会太深。”



“那就试试。”陆逸说着,吩咐小六:“把装备拿出来。”



“是!”小六麻利地从包里掏出了一根棍子,棍子不过二十厘米长,拉开之后,却有一米多长。



小六把棍子递给了陆逸。



陆逸拿着棍子,率先下水了,果然,如邢元青所说,水不深,刚到膝盖。



看到陆逸已经下水,其他人紧跟在陆逸身后,趟河过去,陆逸在前面带路,他非常小心,每走一步,都会稍作停留,观察一下。



小光被陆逸背在背上。



一行人过河。



很快,就要到对岸了,猛然,邢元青一声呼叫:“啊!”



吓得众人一跳。



老瞎子眼一瞪,冲邢元青吼道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

“师伯,我好想被什么东西咬了。”邢元青说。



听到他的话,其他人心里一紧,神色有些惶恐。



“大家不要慌,小心一点,注意水里。”陆逸说了一句,朝前走去,就在他走到岸边,快要上岸的时候,突然,后跟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一般。



陆逸猛然转身,眼里白光一闪。



“咻!”



白色跳跃出来,一剑斩进水里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