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邢元青的加入,一路上多了不少欢笑。



小五和小六和邢元青聊个不停。



“邢哥,你是行家,我问你一个问题啊。”小五说。



“问吧。”



“上次看电影的时候,看到里面盗墓的时候,会在东南角点一支蜡烛,这是为什么呢?”小五问。



邢元青微微一笑道:“这个问题很简单,每一个摸金校尉在下墓之前都会学习,这究竟是为什么,且让我为你一一道来。”



小五和小六竖起了耳朵,就连小光也很好奇,听着邢元青讲。



“首先,从风水五行学说讲,东南西北中配五种颜色,每种颜色又配上一个神兽和一个神灵,东方青色,配龙,南为朱色,配雀,北为黑色,配玄武,黄为中央正色。青龙朱雀主吉,白虎玄武主凶,东南为吉位,西北为凶位。”



“我明白了,东南方位于东方和南方之间,是吉位。”小五说道。



“孺子可教也。”邢元青点评了一句,继续说道:“其次,从八卦里讲,‘巽,入也、顺也’,这句话说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在不受环境条件限制的情况下,坐北朝南属正局,吉位在东南位,阴宅墓穴修建亦不例外。东南方我后天巽卦位,方位辰巽巳,东南位是人与鬼之进出的门户。”



说到这里,邢元青哈哈一笑,道:“当然了,这都是唯心的解释,如果从现在唯物的角度来缝隙,盗墓者进入墓室后,在东南角点一支蜡烛是为防止墓里的空气不好,蜡烛熄灭后可从容退出墓穴,保证人不会窒息或者是中毒。”



小六惊叹道:“原来还有这么大的学问啊,我以前还以为小说和电影里面都是骗人的呢。”



邢元青笑道:“小说和电影中的那些东西绝大部分不足为信,但是有些东西也是有科学依据的,就比如说摸金符,这玩意儿也是存在的。”



“什么,还真有摸金符?”小六惊讶。



“当然。”



邢元青说完,得意的从衣服领子里取出来一个牙形吊坠,在阳光的照耀下,吊坠闪烁着润泽的光芒,前段锋利尖锐,锥圆形的下端,镶嵌着金线,吊坠上面镌刻着“摸金”两个字。



小五和小六都忍不住凑上前仔细看了一眼。



“给我看看。”小光说道。



邢元青忙一把抓住了摸金符,冲小光笑道:“这玩意儿可是师父传给我的,看可以,但是不能给你。”



嚯。



小光闪电般的出手,邢元青还没反应过来,摸金符就落到了小光的手里。



卧槽。



邢元青吓得一跳。



小五和小六也震惊不已,他们俩都是特种兵出身,竟然没看到小光出手的痕迹,太恐怖了。



尼玛,这孩子是一尊超级高手啊。



小光把玩着摸金符,翻来覆去的看了看,最后递给了陆逸,陆逸拿着看了看。



这个摸金符长约三寸,是用穿山甲最尖锐的爪子做成的,上面雕刻着古朴的花纹,像是某种字体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。



看了两眼,陆逸就还给了邢元青。



邢元青说道:“摸金符制作起来很麻烦,先要找到最锋利的穿山甲的爪子,然后在腊中浸泡七七四十九日,接着要埋在百米深的地下,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,这样制作出来的摸金符,才能达到护身辟邪的效果。”



“对了邢哥,你下过墓么?”



“当然了,以前跟师父经常下去。”



“那你遇到过大粽子吗?”



“肯定啊,曾经在一个王侯墓里面就遇到过。”



“那你给我们讲讲呗。”



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

一路上,邢元青讲着故事,时间过得飞快,晚上六点,车子终于到达酆都县长途汽车站。



当然,陆逸在县城找了一家酒店住下。



吃完饭,陆逸把大家召集到房间,看了一个短会。



陆逸说:“明天开始,我们就要正式寻找那座水下的城池了,现在还毫无头绪,老瞎子,全看你了。”



老瞎子撇嘴:“别遇到什么麻烦就找我身上推。”



陆逸鄙视道:“你还是不是天机神算?该不会连这么一个地方都算不出来吧,别让我鄙视你。”



老瞎子下巴一抬:“谁说我算不出来,你看着,老子马上给你算出来。”



陆逸偷笑,对付老瞎子,最好的办法就是激将法,这死瞎子特爱面子,最怕别人质疑他的能力。



老瞎子从袖口里掏出三枚铜钱,握在手里摇晃起来,嘴里念念有词,一副老神棍的样子。



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。



“嗡!”



只见老瞎子突然把铜钱往空中一抛,顿时,三枚铜钱在他面前飞速旋转起来,发出呼啸的声音。



“停!”



随着老瞎子的声音,三枚铜钱瞬间在他面前悬空停下。



老瞎子盯着三枚铜钱,看了又看,眉头渐渐皱了起来,这让人很怀疑,老瞎子是不是在装瞎,不然的话他怎么能看得见。



老瞎子看了半天,也没说话。



陆逸忍不住了,笑道:“老瞎子,你行不行啊?”



“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老瞎子呛了一句,接着皱着眉头道:“奇怪,太奇怪了。”



“师伯,怎么了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按照卦象显示,那座城应该在水下啊。”听到这话,陆逸心里一跳,没错,小光的家园就在水下。



“可是,卦象上显示,那座城又在山上。”



什么!



所有人傻眼了。



又在水下,又在山上,这根本不可能。



“师伯,要不你再占卜一卦试试?”邢元青缩着脖子问。



“你是在质疑我?”老瞎子有些不悦。



“不敢不敢,我怎么敢质疑师伯您的,我只是觉得奇怪,我们寻找的是水下的城池,可卦象上却显示,在水下又在山上,这不合理啊。”



老瞎子皱起了眉头,这的确不合理,可卦象就是这么显示的,他也没辙。



“小兔崽子,我已经给你算出来了,至于后面的难题,你自己去解决。”老瞎子很不负责的说。



陆逸微微笑道:“其实这也不难,既在水下,又在山上,你们换个角度想,如果水在山上呢?”



听到这话,众人眼睛一亮。





(今天三章上传完毕,大家可以加**流哈,群号:278298044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