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何等精明人物,从男人找他搭讪开始,他就知道,男人是有目的的,在男人忽悠他的时候,陆逸就看穿了,这家伙要忽悠钱。



他才不是白痴,怎么会被男人三言两语忽悠住。



陆逸看着男人正脸抽搐的脸,问道:“要不要?”说完,手往回缩。



“要,要。”男人忙伸手从陆逸抢过十元的纸币,嘴里还小声低估道:“蚊子再小也是肉啊。”



看到他的表情,陆逸忍俊不禁。



男人把纸币揣进了兜里,然后用手摸了摸头上为数不多的头发,问陆逸道:“兄弟,哪里人?”



“江州。”



“江州啊,江州是个好地方,人杰地灵,从古至今不知道出了多少大人物,兄弟,我很看好你。”男人咧嘴笑道。



“你呢,哪里人?”陆逸问。



“我长白山白村沟的。”



啪!



男人话刚说完,脑袋上就被猛拍了一巴掌,抬头只见一个老瞎子瞪着他。



“你谁啊?”男人没好气的说。



“你是邢元青吧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?”男人看着老瞎子,眼里有着谨慎。



“妈的,好歹也是逍遥子的徒弟,怎么混成这般模样了?要是让逍遥子看到,他非从地下爬起来把你掐死不可。”老瞎子骂道。



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我师父的名号?”男人眼里的谨慎更浓厚,但话语中却多了一份尊敬。



“难道逍遥子师弟没有告诉你,你还有一位老瞎子师伯?”



什么!



邢元青吓得一跳,惊愕地望着老瞎子,问道:“前辈,难道您就是龙虎山的老瞎子师伯?”



老瞎子一脸黑线,没好气道:“你叫谁老瞎子呢,老子是你师伯。”



“是是是,师伯,哇……”邢元青突然哭了出来,扑通跪在老瞎子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:“师伯,我可终于寻到你了,我师父临终的时候叫我去龙虎山找您,我去了。第一次去您不在山上,我等了您三年,第二次去,您在闭关,我又等了三年,您没出关。我这次去,他们告诉我说,你云游去了,呜呜呜……师伯,我可算是找到您了。”



都快四十的人了,还跟个小孩子似的。



陆逸扭过头,看着老瞎子,调侃道:“老瞎子,你不要告诉我,这真是你的师侄?”



砰!



老瞎子一脚踢翻邢元青,面红耳赤的骂道:“你丫的给我住嘴,再哭哭滴滴,老子打死你。”



邢元青立刻停止了哭声。



他们这一闹,车内的不少乘客也都转过头看着这边,老瞎子连忙施了一礼,说道:“无量天尊,贫道云游四方,在这里巧遇师侄,打扰了各位施主,还望大家海涵。”



瞬间仙风道骨,跟老瞎子平时的气质根本不一样,大家都表示理解,友善的回过了头。



邢元青一脸崇拜道:“师伯就是师伯,这忽悠人的手段比我师父高明多了。”



啪!



脑袋上又挨了一巴掌。



老瞎子没好气道:“别拿我跟你师父比,当年他要不是喜欢走邪门歪道,天师怎么会把他逐出龙虎山。”



说到这里,老瞎子一把抓起邢元青手,看了起来。陆逸莫名其所以,倒是邢元青,在被老瞎子抓住双手的时候,脸色都变了,紧张的不行。



至于么?



陆逸撇嘴。



过了会儿,老瞎子松开邢元青的说,叹气道:“你啊你,别的本事没学到,跟着逍遥子把挖坟掘墓的本事倒是学到了,这事啊,不能干啊,会折寿的啊。”



邢元青无奈道:“师伯,你知道的,我师父祖上是摸金校尉,最精通盗墓,他也只喜欢干这个,所以就把这门手艺传给我了,别的他也不教啊。”



陆逸正色起来,认真的看了邢元青一眼,他有些意外,面前这个男人竟然是摸金校尉的传人,没想到啊。



从古至今,都有摸金校尉这么一门,现在更多的人叫他们盗墓者,专门挖坟掘墓,让人不齿,所以大家都叫他们盗墓贼。



这两年,随着电影和小说的蓬勃发展,很多人都知道了摸金校尉,让陆逸意外的是,他竟然在现实中遇到了。



“元青啊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老瞎子问。



“我准备去一趟酆都。”



“酆都?你去酆都干什么?”老瞎子问。



邢元青面露难色,畏畏缩缩道:“我曾经听师父讲,酆都有一座消失的城池,那里面藏有宝藏,所以我想去试试运气。”



啪!



老瞎子一巴掌拍在邢元青的头上,骂道:“没出息,成天就知道干缺德事,早晚会跟你那短命的师父一样。”



“对了师伯,你去哪?”邢元青问。



“酆都。”



“啊,师伯你也去酆都?干什么啊?”邢元青问。



老瞎子闭嘴不说话。



陆逸在一旁插话道:“他也是为了寻找一座消失的城池。”



卧槽!



“师伯,你好意思说我,你的目的不也跟我一样么。”邢元青鄙视道。



老瞎子脸色一红,喝道:“我能跟你一样么,老子找古城,是为国家考古做奉献,你丫的就是想据为己有。”



“师伯,其实我也是想找到古城后,把它捐献给国家,然后让国家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就好了。”



“出息,瞧你的出息,怎么说,都是逍遥子的传人,竟然混到了这种地步,真是丢脸啊。”老瞎子劈头盖脸的骂道。



邢元青好不尴尬。



“行了老瞎子,少说两句,既然大家都是去酆都额,干脆一起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”陆逸说。



老瞎子冷哼了一声,这才重新做回到座位上。



这让邢元青有些惊讶,不禁深深的看了陆逸一眼,忙从兜里掏那张十元的纸币,递给陆,赔笑道:“不好意思兄弟,大人不记小人过,钱我还给你。”



“这是你凭本事赚的,还给我干啥?”陆逸笑问。



“那个我不能要,不能要。”邢元青有些手足无措。



“行了,拿着吧,就当是我给你的见面礼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听他这么说了,邢元青知道不再好推辞,只好说道:“那这样,到了酆都,有用得上我的的地方,你和师伯尽管吩咐我,刀山火海我一定在所不辞。”



“放心吧,会用上你的。”陆逸嘴角含笑,摸金校尉的传人,他一定能用的上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