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无双被白色的神光笼罩,整个人就像是一尊战仙,他黑发飞舞,手持帝剑赤霄,一袭白衣给他增添了一抹特殊的味道。



白衣胜雪,天下无双!



所有人看着他,脑子里不约而同的想到这句话。



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

“陆无双赢了。”



“陆无双竟然斩了东方青竹,这是要逆天啊。”



“这一战必将载入史册。”



“是啊,东方青竹那么强大,最终还是死在了陆无双的手里,很难想象,还有什么人能挡住陆无双。”



“我想,真正的战神也不过如此吧!”



“陆无双无敌。”



“天下无双这四个字配得起陆无双。”



“出道至今从无败绩,战果辉煌。”



“唉,谁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估计没有一个人会认为陆无双能斩东方青竹吧?”



“这是我一生中见过最精彩的决战,终于落幕了。”有人话音刚落,就见陆无双身子陡然横飞出去,鲜血在陆无双的胸口绽放成一朵妖艳的花。





啊!



又有变故。



观战的人惊得眼珠子都差点跳出来了。



“发生了什么?”所有人盯着天空中。



“难道东方青竹没死?”



“都被陆无双斩的四分五裂了,怎么可能不死。”



“那陆无双怎么受伤了。”



众人脸上都有着不解的神色,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锵!



陆无双从天空落下来,身子被钉在了城墙上。



直到这个时候,大家才看清,原来,是东方青竹的那两把剑,钉住陆无双的是那把青气的长剑。青色长剑穿透了陆无双的胸口,把他钉死在城墙上。



呛!



陆无双虽然被钉在城墙上,身子不能动,嘴角溢血,但是他还是那么霸道,手持帝剑赤霄一剑斩了下去,青色的长剑顿时成为两截,上面缠绕的青气也瞬间消失。



“卧槽,竟然是那柄剑。”



“天啊,东方青竹人都死了,他的剑竟然还能伤陆无双。”



“陆无双大意了,不然以他的本事,区区一柄剑怎么可能伤他。”



“东方青竹的那两把剑太犀利了,咦,怎么只看到青气的,那柄白色的剑呢?”



咻——



话音刚落,一柄白色的剑挟带着浓郁的死气从天而降,朝陆无双的心脏刺过去。



陆无双变色。



他担心的不是剑锋的犀利,而是剑上的死气。



那些死气只要沾染上了,不死也会有很大的麻烦,特别是对修行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灭顶之灾。



陆无双身子不能动,扬起了手中的剑。



嚯。



忽然,一道人影挡在了陆无双面前。



“小逸!”当看清是陆逸后,陆无双急道:“快让开,那剑很诡异。”



陆逸朝陆无双咧嘴一笑,然后直接冲上前,一拳砸向剑锋。



白剑不停。



“噗!”



剑锋刺在陆逸的拳头上,当下陆逸的拳头皮开肉裂,鲜血冒了出来。



“小逸,快闪开。”陆无双大吼。



陆逸站在原地没动。



“轰!”



白色的长剑再刺了过来。



陆逸跟着一拳。



他的拳头上绽放着金光。



这一次,他直接动用了九转金身决第七转的力量。



他想看看这柄从东方青竹重瞳里出来的剑究竟有多锋利?



“锵!”



拳头和长剑撞在一起,发生了铿锵的声音。



这下把围观的人惊住了。



“卧槽,陆逸竟然用拳头挡住了那柄剑。”



“那剑那么犀利,他真挡住了?”



“不得了,这小子不用几年,估计就会跟陆无双一样凶猛。”



“太强大了。”



“简直不敢想象,人的拳头怎么会比利器还要锋利。”



在所有人都觉得陆逸挡住那柄剑的时候,只有陆无双一个人脸色凝重,冲陆逸急道:“小逸,赶紧闪开,那柄剑上蕴含着无尽的死气,你若沾染上会有天大的麻烦……咻!”



陆无双话没说完,就见白色长剑往后面一退,然后猛朝陆逸的拳头上撞过来。



“噗!”



“咔擦!”



指骨碎裂,鲜血溅起。



瞬间,一道白色的死气从剑上散发出来,缠绕住陆逸的手臂,等陆逸想用九转金身决震开那些死气的时候,发现已经晚了,那些死气从他拳头的伤口凶猛的钻进了他的体内。



“啊!”



陆逸仰天痛呼。



“天啊,又发生了什么?”



“陆逸好像受伤了。”



“不就是手上骨头断裂了吗,怎么会如此?”



“谁知道呢。”



陆无双想冲过来解救陆逸,可发现陆逸周边的死气越来越多,已经把陆逸整个人都包裹住了,那柄白色的剑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?



“小逸这是怎么呢?”龙王惊问。



“情况有点不妙。”老瞎子看着城墙上方,说道:“那两口剑是东方青竹最厉害的底牌,他们是东方青竹的本源之剑,被东方青竹酝养在重瞳里。这两把剑一把充满生气,一把充满死气,袭击小兔崽子的那把剑,就是充满死气的剑。”



“我只想知道,小逸会怎么样?”龙王问。



“那把剑上充满了死气,那些死气一旦进入小兔崽子的体内,就会疯狂的破坏小兔崽子的经脉,会给小兔崽子的身体带来极大的重创,轻则残废,重则死亡。”



“这么严重?”龙王脸一沉,问老瞎子:“有没有办法让那把剑停下来?”



“已经晚了。”老瞎子叹息。



城墙上。



陆无双按耐不住,轰然一把抓住刺透他胸膛的半截青色长剑,然后硬生生的把长剑从自己体内拔了出来,紧跟着,一拳砸下去,把那把青色的长剑砸成粉碎。



随后,大步朝陆逸靠拢。



他想把陆逸从死气中解救出来,然而,只走了两步,陆无双就变了,因为他发现,滚滚不绝的死气正在朝外弥漫,因为是白色的光,与月亮倾泻下来的光融为一体,肉眼难以察觉。



“退后,快退后!”



陆无双一边后退,一边冲观战的人急道。



所有人后退。



陆无双眼神凝重的盯着陆逸所在的方向,握紧了手中的剑,他想找准机会解救陆逸。



嚯。

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突然在陆无双耳边响起:“一步生,一步死,生气全在一念间。踏过去,就是一马平川,迈不过去,就是身死道消。这对他来说,是危险,也是机缘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