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拔出了掌心雷。



看到金黄色的双管手枪,秦天瞳孔紧缩,可是很快,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不屑。



“区区一柄手枪也想伤我,你太太真了。”秦天说话的同时,不退反进,上前一步,抡着拳头就朝陆逸手里的掌心雷砸了过去。



他非常强势。



围观的人惊呆了。



“不愧是秦家的人,太强势了。”



“老虎终究是老虎。”



“可惜啊,陆无双这条龙死了,不然的话,他一定能镇压秦家这只老虎。”



“陆无双可不是龙,真正的龙在上面呢。”有人指了指立在城墙的东方青竹。



东方青竹脸色平静的看着下方。



“轰!”



在秦天拳头砸过来的时候,陆逸扣动了扳机。



“砰!”



枪声响起的瞬间,陆逸极速后退,秦天一把将子弹握在了手心。



不知道为什么,在握住子弹的瞬间,秦天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,下意识的想把子弹扔出去,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感觉手心的子弹变得灼热无比。



不好,子弹要爆炸!



秦天面色猛变,扬手准备扔掉子弹,可他刚扬起手,子弹就爆炸了。



“轰!”



“啊——”



子弹爆炸,秦天惨叫着横飞出去。



所有人都震惊。



“秦天又受伤了?”



“何止是受伤,估计这次死翘翘了。”



“秦天大意了,不然绝不会如此。”



“陆逸那小子不简单啊。”



“陆逸手里拿的是什么枪,我怎么从没见过?”一位老将军脸色凝重,冲身边的人说:“如果今晚过后陆逸还活着,一定要找机会问问陆逸,他手里那把枪从哪里弄到的,这样的武器如果放在我们军方,一定会大大的提高军方实力。”



老瞎子笑道:“我就说了,秦天稍不小心,就会大意失荆州。”



龙王严肃的脸上终于缓和了几分,舒展眉头道:“小逸从没让人失望过。”



“不得不说,小兔崽子的悟性还是很高的,要是跟我上龙虎山,不用三十年,也许只要二十年,他就能成为龙虎山的第一高手。”老瞎子道。



秦天被轰飞出去之后,陆逸盯住了秦若白。



秦若白凝重的脸上有些愤怒,冲陆逸道:“你竟然使诈,太卑鄙了。”

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使诈了?你老子看着我拔枪,这也叫使诈?”陆逸打量了秦若白一眼,冷笑道:“你是不是怕了?你要是怕了,我不介意你把穆天尊叫出来。”



“秦天是大意才会如此,别以为我会跟他一样的下场。”秦若白冷哼。



“放心,你不会跟秦天下场一样,你的下场会比他更惨。”陆逸眼缝里闪动着嗜血的杀机,看着秦若白咧嘴道:“我会用拳头一寸一寸的敲断你的骨头,让你受尽折磨之后,再送你下地狱。”



“大言不惭!”



“咳咳……”不远处,秦天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

他非常狼狈。



掌心雷虽然没有干掉他,但此刻他也是元气大伤,衣服上破破烂烂,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个裂缝,最让人震惊的是,他的右臂自肘关节以下,全部没了。



也就是说,他的一只手被炸掉了。



那只光秃秃的臂膀,鲜血淋淋,触目惊心。



“咦,秦天受了重伤?有意思了,这么打下去也许结局会扭转。”有人惊呼。



“老虎虽然受伤,但两只熊还完好无缺,别忘了,上面还有一条龙呢,仅凭陆逸一个人想要扭转乾坤,根本就是天荒夜谈。”



“道长,您怎么看?”诸葛老爷子问身旁的梁道长。



梁道长眯着眼睛,视线落在陆逸身上,语气幽冷:“我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陆无双年,此子不除,必成大患。”



诸葛老爷子看着场中,道:“只怕秦家父子杀不掉他了。”



梁道长手中浮尘一甩,说:“秦家父子杀不掉,那是他们废物,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废物。”



听到这话,诸葛老爷子看了梁道长一眼,苍老的脸上出现了笑意。



秦天从地上爬起来之后,看了一眼右臂,接着快速用左手点住了伤口周围的穴道,控制了血流,然后抬头,阴狠的盯着陆逸:“今天不惜一切代价,老子也要杀了你。”



“很多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,你说过,秦若白说过,秦老爷子说过,南山子也说过,诸葛正我也对我说过,可惜,最后都没能如愿。”陆逸目露不屑:“你没受伤之前说这话我都不信,你以为,你残了放狠话,我会怕?”



“你——咳咳——”秦天嘴里又咳出一口血。



刚才他不仅断了一只手,还受了很重的内伤。



看到他这番模样,陆逸笑了,陆逸看着秦天,露出白皙的牙齿,笑容灿烂道:“你说,我要是今天把你宰了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?”



秦天脸色阴沉到了极点。



终于,城墙之上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:“还能不能打?不能的话我可以帮你杀了他。”



东方青竹居高临下,眼神淡漠,就像是俯视众生的神一样高高在上。



殊不知,他的话让秦天的自尊心收到了极大地伤害。



他是谁啊,他是秦天,他有老虎之称,曾经和陆无双是一时瑜亮,他还是秦家现在的家主,大庭广众之下,他被陆逸击伤已经就感到了屈辱,此刻东方青竹的话让他感到更加屈辱,不,是耻辱。



秦家的男人,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站起来。



秦天抬头看了一眼城墙上方的东方青竹,说道:“一个后生晚辈都杀不了,怎么能做秦家家主?宁愿死,也要手刃之。”



神态恭敬,语气坚决。



“好,我不插手。”东方青竹淡淡道。



秦天再次盯着陆逸,咬牙道:“刚才是太大意才导致你有机会,不过你放心,虽然我已经受伤,但是接下来,我不会给你一丝一毫的会。”



“别说大话了,今天只能是我杀你,不是你杀我。”陆逸说完,看着秦若白道:“*,还愣着干什么,你老子都受伤了,你还站着不动,难道是要等我杀了他,你才动手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