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合上了卷宗。



董杉杉顿时停止了说话,看着陆逸。



“继续!”



陆逸说完,又翻开了卷宗。



董杉杉说道:“万元军看到家里一片狼藉,孩子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,走进正屋,灯还开着,万元军一眼便看见,儿子穿着大红色的裙子,裙子上还别着百花,全身被绳子扎扎实实的捆着,两脚之间,挂了一个大秤砣,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,双脚离地几厘米,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,儿子全身冰凉,早已死亡。”



“万元四十一岁才得了这个儿子,中年得子,所以对儿子非常疼爱,但眼前的场景让他傻眼了,当下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哭起来……”



“够了!”



陆逸直接打断了董杉杉的话,把手里的卷宗扔给了董杉杉,不耐烦地说道:“以后汇报的时候,这些废话就不要说了,直接说重点。”



随后,陆逸问董杉杉:“死者在哪?”



“堂屋里。”



陆逸往前走到郑老身旁,正欲开口,郑老就开口道:“进去看看?”



“正有此意!”陆逸说。



郑老笑了笑,当下一步当先,直接朝堂屋走去,陆逸和罗铿,李天龙紧随其后,董杉杉和谢强则走在最后,走了两步,郑老回过头对吴国清和丁小柔道:“保护好现场,没有我的允许,不要让任何人进来。”



“是!”



“是!”



吴国清和丁小柔同声道。



郑老这才抬步走进堂屋里。



进门,就见一个十几岁的男童摆在堂屋正中,已经停止了呼吸,他的身上盖着一床红被子。



陆逸扫了一眼,然后在平房里转了一圈,除了一间正屋,还有两间偏房和一间灶屋,后门就在灶屋里,孩子平时在楼下正屋大床上睡觉。床旁的房梁,就是孩子最后的归宿。



陆逸深深看了一眼房梁,继续观察。



只见屋里地上到处是衣服和杂物。孩子用过的课本、作业本、散乱地放在床上和桌上。两包方便面,电子表、书包、计算器、手机、光盘、硬币等孩子的遗物留在床上。



李天龙小声问陆逸:“看出什么没有?”



陆逸翻白眼:“你以为我是神啊,能这么快就发现?”



李天龙拍了拍陆逸的肩膀,笑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

你相信我有个屁用啊。



陆逸抬头,又看了一眼房梁,这才回到堂屋。



堂屋里,郑老掀开了盖子孩子身上的被子。



董杉杉在一旁说道:“昨天下午警方和法医在四点对死者进行了解剖,因此,死者从头部到腹部,都被线缝着。”



郑老面无表情的仔细查看。



看了一阵,郑老抬头,看到陆逸站在一旁,郑老问道:“小陆,你是医生,你来看看。”



陆逸弯腰仔细查看起来,他发现孩子身上有轻微的外伤,大腿、双手、两肋、双脚踝关节,都有比较深的勒痕,还有一个细节陆逸注意到,孩子的额头前有一个小孔。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伤口。



过了五分钟,陆逸检查完毕,站直了身子。



“小陆,你怎么看?”郑老问。



“法医怎么说?”陆逸不答反问。



郑老递给董杉杉一个眼神,董杉杉忙从拿出一份鉴定书,说:“根据现场勘查、尸体检验、实验室检查及调查访问情况,警方排除他杀,法医经过解剖之后,认定是窒息性死亡。”



陆逸面无表情:“窒息性死亡?理由呢?”



董杉杉说:“理由有六点。第一,现场在死者自家中,父母在外打工,很少回家,自己一人独居。”



“第二,死者为在读初中学生,性格内向。”



“第三,有异装癖,经询问其父母得知,不久前曾看见死者身穿表姐的衣物,现场死者也穿着女性的红裙子。”



“第四,现场床上蜡烛及游泳衣上蜡烛滴痕分析,死者还有一定程度的自虐倾向。”



“第五,绳索捆绑方式独特,如多匝,多结,吊有秤砣等。”



“第六,尸检有明显窒息性象征。”



董杉杉说完了。



陆逸脸色依旧平静,并没有急着表态,而是转头问郑老:“郑老,您怎么看?”



“这件事很蹊跷。”郑老皱着眉头道:“法医的说法我不太赞同,那么小的孩子,就算要自杀,他为什要先捆绑自己?而且,打结的手法非常专业,我不相信孩子有这个能力。”



“难道法医判断错误了?”罗铿问。



“不是,法医只是从尸检中得到的结论,也有一定道理。”郑老看着陆逸:“小陆,你怎么看?”



陆逸道:“看了卷宗和现场之后,我有三个不理解,第一,男孩为何要穿着红裙子和游泳衣?第二,死者双手,双手都有非常专业的打结,谁干的?第三,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?”



“那你觉得……”



郑老话没说完,陆逸就说道:“我认为孩子是他杀!”



嗯?



董杉杉和谢强都看着陆逸,眼里有疑惑。



李天龙则问出了心中疑惑:“陆逸,有他杀的证据吗?”



“没有。但是直觉告诉我,孩子一定不是自杀。”陆逸扫了大家一眼,最后目光停留在罗铿脸上,问道:“闷油瓶,你们有没有谁能用意念追踪?或者是通过嗅觉等方式追踪?”



“以前我们组有一个这样的人,可惜牺牲了。”罗铿说。



陆逸看向郑老:“如果死者真是他杀,您有办法追踪凶手吗?”



郑老摇摇头,说:“我是火属性异能者,没有追踪的本领。”



大家都没办法,陆逸只能自己上了。



“你们都退后,我来试试。”陆逸说。



闻言,众人眼上出现了震惊,但谁都没有开口,忙往后退了两步。



陆逸深呼吸了一口,然后低头看着那男孩的尸体,开启天眼通,顿时,他的瞳孔里有两点金星流转,时间快速的倒退,一幅幅画面从陆逸脑海子里飞速闪过。



看到他的举动,郑老满脸严肃。



时间一分一秒流逝。



三分钟过去了。



猛然,陆逸身子一震,一个黑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



(感谢大家的赏金和**,谢谢!)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