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扭头。



只见一群专家教授满脸怒气的冲了进来。



陆逸眼睛一眯。



林春秋抬头一看,当看到那群人和他们脸上的表情时,顿时知道他们的来意,当那群人还没开口的时候,林院长就站了起来,笑呵呵地说道:“怎么呢这是,你们都不上班了?”



“上班?还上个屁。都被开除了。”一个老专家冲林春秋吼道:“林春秋,我不管,你要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

“林春秋,你今天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我就拆了你的办公室。”另外一个老教授的怒道。



“林院长,我在医院工作三十年了,你不能说开除就开除吧?”戴着老花镜的骨科主任说。



“是啊,林院长,当年我进医院的时候,还是您招聘的我,我是一名助理医生的时候,您就是我的老师,我成正式医生的时候,您是我们科室的主任,我当主任的时候,您已经是院长了。您是我的领导,也是我的老师,我就不明白,您为什么要突然开除我?”眼科主任说道。



“林院长,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

“林春秋,我告诉你,就算不开除我,我也不会继续呆在江州医院,你太让我寒心了。”



“还有李梦寒,她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了,林春秋我告诉你,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刚才我就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了。”



陆逸眼皮一抬,看了一眼说话的老专家。



“院长,你这么做不厚道啊,你要高升了,就准备抛弃我们吗,你这么做真的好吗?”



“当初要不是我们这些人支持你,你能当院长?”



“林春秋,你还记得,十五年前你做的那个手术,最后关头出了问题,要不是我们几个人帮你,那个时候你就被医院开除了,还会有今天?”



“我不求你涌泉汇报,但至少也不能赶尽杀绝吧?”



“你敢说李梦寒这个决定你不知道?你要是不点头,李梦寒她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这么做?林春秋,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,不然我跟你没完。”



“对,给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

“没有解释,我就不走了。”之前说李梦寒小丫头片子的那个老专家说完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

林春秋脸色沉了下来。



咚咚!



陆逸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两下,然后笑容灿烂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老专家,问道:“你真不走?”



“不走。”



“确定不后悔?”



“死也不后悔。”
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陆逸问。



“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黄中琦!”老专家大声道。



“很好。”陆逸说着,从兜里掏出了手机。



“小陆——”林院长脸色一变,脸上有些不忍,说道:“他们在医院工作了很多年,为医院做出来很大的贡献,要不是他们,医院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,小陆,我请求你……”



“院长!”陆逸打断林春秋的话,说道:“你就是之前对他们太好了,所以才导致他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,这样的人留在医院还有什么用?”



说完,陆逸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

电话接通之后,陆逸笑着问候道:“孙部长,您好,我是陆逸。”



陆逸一个电话直接拨给了卫生部的孙副部长。



接到陆逸的电话,孙副部长有点意外,笑道:“小陆,你小子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”



“无事不登三宝殿,给您打电话肯定是找您帮忙呗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哟,我还能帮你忙,快说说,我能帮你什么忙。”



“我想吊销一个专家的从业执照。”



“这么点小事还要麻烦我?行吧,我给你办。不过我很好奇,到底是谁这么倒霉,得罪了你?”



陆逸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黄中琦,道:“江州医院的内科主任,黄中琦。”



“好,我马上给你办。对了小陆,什么时候来燕京,我有一点医学上的事情想找你请教。”孙副部长说。



“过两天我就会来燕京,不过有件急事要办,等把这件事情忙完后,我来拜访您。”



“那行,我等你电话,到时候我安排秘书来接你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陆逸挂断了电话,看着坐在地上的黄中琦,满脸怜悯道:“可惜啊,一大把年纪了,半只脚都已经迈进了棺材,落得这么一个下场,可悲。”



黄中琦瞪着陆逸道:“姓陆的小子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李梦寒的关系,等老子把李梦寒赶出医院的时候,你也会跟着滚蛋。”



“哟,火气还不小嘛,不怕告诉你,我最讨厌像你这种倚老卖老的人。”陆逸扫了一眼在场的专家的教授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你们被开除这事,不要怪林院长,因为这事是我让梦寒办的。”



什么!



顿时,所有人都盯住了陆逸。



“陆主任,我好想没有得罪过你吧?”



“陆主任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虽然我年纪比你大,但在我心里一直承认你是我们江州医院的希望。”



“陆主任,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

“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

“陆逸,你不过是中医科的主任,凭什么开除我们?是谁给你的权力?



“林春秋,你竟然不管陆逸,你还是不是院长,行,我这就给上面打电话,撤了你们的职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陆逸小口喝着茶,听着专家教授们的责骂,最后缓缓地抬头,目光落在了专家教授们的脸上,说道:“你们不是想知道为什么要开除你们吗?我现在就告诉你们。”



“小明明命悬一线,李梦寒顶着压力,跟你们讨论治疗方案,你们倒好,不仅不讨论方案,一个个的推卸责任,甚至还提前跑路,这就是你们的担当?”



“我不是跑路。”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主任反驳道:“我是因为要出去见病人,时间很紧急,所以才提前走,并不是害怕承担责任。”



“是吗?”陆逸看了他一眼,在手机里面翻了一下,说:“你叫陈诚是吧?从会议室出去之后,你就去了天福花园小区见你的情人去了。”



刷。



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陈诚。



陈诚脸色瞬间涨红,急道:“你胡说。”



“是吗?要不要我把门牌号公布出来?还有高清照片,你想不想看看?”陆逸笑道。



陈诚脸色顿时灰白一片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