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它真的长大了。”



李梦寒惊呼道。



陆逸也出现了惊异,这个小东西在*金光之后,还真的长大了,比之前要大了不少,现在有小绿豆那么大了。



奶奶滴,这个小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?



陆逸好奇心大起,再度运起九转金身决,顿时,他手心又出现了一道金光。



金光非常璀璨。



看到金光,小吸血虫大口大口的*,然后它的身子逐渐长大,慢慢地,长大到了蚕豆一般大小,直到这个时候,陆逸终于看清了这个小家伙的真实面具



蝉!



这个小吸血虫竟然是蝉。



草,蝉怎么会跑到小明明的脑子里去?



这是咋回事?



陆逸傻眼了。



不仅他傻眼了,就连李梦寒也傻眼了,李梦寒盯着陆逸掌心的小家伙,惊呼道:“竟然是一只蝉,它怎么会钻到小明明的脑子里去?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”



何止是不可思议,简直就是天荒夜谈。



尼玛,你要是说见过什么吸血虫钻进了脑子里,这倒是很正常,可是你要是说一只蝉钻进了脑子里,而且还活着,要不是亲眼所见,说出去只怕没有谁会信。



*几分钟,小东西翅膀仰着头,在陆逸掌心滚了两圈,看起来似乎吃饱了,沐浴了一阵金光后,小东西突然翅膀震动了一下,飞到陆逸肩头停下。



陆逸吓得一跳,他生怕这个小东西会钻进他的耳朵里,扭头一看,小家伙竟然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。



卧槽,吃货。



陆逸彻底无语。



李梦寒双眼闪亮的盯着小东西,仔细瞅了瞅,笑道:“这个小家伙太可爱了,肥嘟嘟的,就跟毛毛虫似的,只不过比毛毛虫要神奇多了。”



真不是一般的神奇。



短短一瞬,它就长大了一大截,太神奇了。



陆逸坚信,这个小东西有古怪,他决定把它带回去好好研究。幸好这个小东西不仅是吃货,而且还是个睡货,落在陆逸肩膀就不动了,不管陆逸怎么捉弄它,它就是不动了。



“卧槽,这个小家伙该不是营养过剩,吃多了吧?”陆逸惊诧。



“我看是。”李梦寒也是无语。



“算了,先别管他。”陆逸说着,目光落在了小明明的身上,问李梦寒:“你已经检查过了吧,这孩子身上的病都好了吧?”



“已经检查了,完全没有病症了,只是他身体比较弱,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陆逸点了点头,扶着小明明在病床上坐起。



他的举动让李梦寒奇怪,李梦寒疑惑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

“给她补充点营养。”陆逸笑了笑,左手扶住小明明的肩膀,右手按在小明明的背心,运起九转金身决,把自己的内劲输送进了小明明的体内。



按理说,他已经治好了小明明,不需要再浪费自己内劲,他之所以这么做,原因有两点。



第一,现在外界非常关注小明明的病情,如果不给她治疗彻底,万一中途出现在了什么问题,李梦寒还是会有很多麻烦,所以陆逸决定让小明明立刻就痊愈。



另外一个愿意,就是他发现从小明明脑子里出来的这只蝉不是凡物,如果是凡物,在小明明脑子里就应该早就死了,但那个小家伙竟然还活着,甚至在陆逸金光的沐浴下,这个家伙还长大了,这就更加证明这只蝉很不简单。



陆逸认为这是他和小明明的缘分,所以他想帮助小明明康复。



内劲源源不断地进入小明明的身体,没一会儿,就见小明明的苍白的小脸逐渐变得红润起来,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平稳,甚至连它的皮肤,也白里透红。



李梦寒转头,对守候在重症监护室窗外的林院长点了点头。



林院长悬着的心终于落定了,兴奋地转过头对在场的专家们说道:“小明明有救了,小明明有救了。”



“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



“是啊,终于有救了。”



“李副院长的麻烦终于要解除了。”



“我看外面那些骂我们医院和李副院长的人脸往哪里搁?”



“还是陆主任厉害,回来就妙手回春。”



“是啊,陆主任实在是太厉害了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就在专家们兴奋地时候,林院长的秘书匆匆跑了过来。



秘书的额头上有一个铜钱大的口子,而且还在流血,秘书一手捂住自己额头上的伤口,一边跑过来,惊慌地对林院长道:“院长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



“怎么呢?”林院长沉着脸问:“你额头上怎么怎么回事?”



“家属闹起来了,闹起来了,他们叫了不少人,都打进医院了,保安受伤了,护士受伤了,我们院务办的人也有好几个被打了,他们已经往这边来了。”秘书急道的。



什么!



在场的人脸色骤变。



林院长的脸当即沉了下来:“家属人在哪里?”



“我们劝不住,也拦不住了,进来了……”秘书话没说完,就听到背后传来大声的喊声:“别跑,你给我站住,不给我们赔钱,我打死你。”



秘书吓得赶紧躲在了林院长身后。



林院长沉着脸,抬眼看去,只见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,长得五大三粗,凶神恶煞,简直就是女版的李逵,在她的旁边,还有一个男人,瘦瘦弱弱地,手里抓着一把扫帚,在他们身后,还有二三十个男人。



那些男人个个手里都拧着家伙,有木棒,钢棍,扫把,五花八门。



妇女走到林院长面前停住了脚步,首先瞪着林院长身后的秘书吼道:“你个小比崽子,有本事别跑啊,不想给我们赔钱,看老娘打不死你。”



语气极度不善。



“你是谁?”林院长皱着眉头问。



“林春秋,怎么,你不认识我了?”妇女双手双手插着腰,瞪着林院长道:“我女儿送来你们医院的时候,你当时就在场,怎么,现在我女儿治不好了,你就装作不认识我了?林春秋,你在这里正好,老娘就问你一句话,你们到底赔不赔?”



“赔什么?”



“我女儿都被你们治死了,你还想抵赖吗?我告诉你,两百万一个子都不能少,不然我打死你,拆了你们医院,反正我女儿都死了,我也不想活了。”



妇女说着,往前一步,手伸到林院长面前道:“赔钱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