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地敲门声,让林院长很不悦。



“进来!”林院长沉声道。



秘书匆匆走了进来,说道:“院长,陆主任回来了。‘



什么!



林院长先是一惊,继而脸上出现了狂喜,急道:“他人呢?”



“陆主任已经去了重症监护室。”秘书说。



“走!”



林院长快速起身,带着众位专家快速出门,在出门的时候,林院长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秘书:“你把先出去的专家名单给我拟一份出来,顺便去调查一下,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事,如果属实我就不追究了,但如果是怕承担责任借故离开,那就请他离开我们医院。”



啊!



秘书眼里出现了惊骇,要知道,先出去的可刻有十几位专家。



林院长严肃道:“医者仁心,我们医院的医生,不仅需要高明的医术,而且还需要高尚的品德,对于有技术而无医德的医生,我们坚决不要。按照我说的去办,下班之前给我结果。”



“是!”秘书快步离开。



在场的专家有的偷偷摸额头的冷汗,暗自庆幸自己幸好没有离开,不然的话,估计也会跟会清理出江州医院。



李梦寒嘴角微翘,这就是他欣赏林院长的地方,当初她回国的时候,放弃了国内很多医院高薪聘请,而留在江州医院,就是觉得林院长这个人在大事上不含糊,是一个称职的院长,所以才决定留在江州医院。



林院长回头看了李梦寒,安慰道:“放心吧,陆逸回来了就没事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李梦寒跟着林院长朝重症监护室走去。



……



重症监护室门外。



堵满了医护人员。



好多人都是闻讯陆逸回来了,匆匆赶来,想看陆逸能不能救好小明明,他们堵在重症监护的外面,一边透过窗户观察病房的情况一边窃窃私语。



“哎呀,也不知道陆主任能不能救好小明明,好担心。”一个护士道。



“有什么好担心的,反正出了事也不是我们负责。”

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我是担心陆主任,小明明的情况这么不好,万一陆主任治不好小明明,岂不是毁了陆主任一世英名,就连我们医院的金子招牌也毁了。”



“你说陆主任怎么就那么傻呢,小明明根本就没法救了,他现在还插手,不是自找没趣么?”



“你忘了陆主任和李副院长的关系了?他们可是情侣。真羡慕李副院长,找到了陆主任这么优秀的男朋友,这个年代,像陆主任这种年轻有为又有担当的男人可不多了。”



“是啊,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,李副院长的命真好。”



“还是希望陆主任能治好小明明。”



“一起为小明明祈祷吧!”



踏踏踏。



正在这个时候,一串脚步声响起。



“院长来了。”



“李副院长来了。”



不知道人群是谁喊了一声,顿时,堵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的医护人员纷纷散开。



“都不用上班嘛?赶紧回到各自岗位,否则立刻开除。”林院长沉着脸道。



听闻此话,医护人员纷纷离开。



林院长和李梦寒来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外,透过玻璃窗,只见陆逸一个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给小明明把脉,看到没人给陆逸打下手,林院长说:“梦寒,给陆逸找个护士帮忙。”



“还是我自去帮他吧!”李梦寒说着,当即找护士快速要了一套白大褂和口罩,走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


……



重症监护室里面,陆逸在给小明明把脉,小明明现在情况很不好,多处脏器正在衰竭,随着把脉的时间越久,陆逸的眉头就皱得越紧。



这时,门开了。



李梦寒走了进来。



陆逸抬头,看到是李梦寒,脸上露出了微笑,几日不见,李梦寒更加消瘦,陆逸心疼,想骂她,可又生生忍住,知道在这个场合骂李梦寒不合适,只好笑着问道:“你还好吧?”



“嗯。”李梦寒点头的同时,眼里出现了泪花,问陆逸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

陆逸笑道:“龙哥给我打了电话,所以我就赶了回来,幸好还来得及,要是再晚一个小时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。”



李梦寒满脸愧疚:“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

陆逸摇头:“你没给我添麻烦,你做得很对。”



李梦寒的眼睛这才落到小明明的身上,问道:“孩子情况不好,我之前给孩子做个全面的检查,孩子估计是在井内呆的时间太久了,严重缺氧,加上过度惊吓,神经系统出现了絮乱,而且这个孩子似乎身体本来就患病了,他的脏器正在快速衰竭。”



“你说的没错,这孩子的确换了一种特殊疾病,根据我的初步检查,应该是血管类的疾病。”陆逸凝重着脸,对李梦寒道:“我需要帮忙。”



“你说。”



陆逸掏出针夹,扔给李梦寒:“帮忙给金针消毒。”



“好。”李梦寒快速拿酒精,给金针消毒。



另一边,陆逸扶起了小明明,让小明明坐在床上,然后一只手放在小明明的背心,给小明明输送了一道内劲,在内劲进入小明明身体后,陆逸又快速给小明明把了下脉,明显感觉到小明明的脉息稳定了一下。



陆逸神色一喜。



紧跟着,他把小明明平稳放在病床上,快速解开小明明的一扇,手一伸:“金针!\'



李梦寒快速把金针递到陆逸手里。



陆逸捏住金针,出手就是太乙神针,一口气在小明明身上扎了九针。



这九针扎完的时候,陆逸的额头上出现了冷汗。太乙神针也需要以气运针,以前陆逸在治疗过程中,一般最多只会用三针太乙神针,可是这才为了救治小明明,他一口气用了九针。



因为他必须要治好小明明。



不是为了自己神医之名,而是为了李梦寒,更为了一条人命。



李梦寒快速给金针消毒,可是渐渐地,陆逸扎针的速度越来越快,用的金针也越来越多,额头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,这让李梦寒心里有些不安。



守在玻璃窗外的林院长看到陆逸出手施救了,对秘书道:“马上把陆逸救治小明明的消息公布出去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