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阳之体!



陆逸楞了一下,问道:“重阳之体是什么?”



“简单点来说,就是阴历九月初九上午九点九分九秒所出生的人。”



听到陆无双这话,陆逸眸子睁的大大的,陆无双说的这个时间就是他出生的时间,不可思议的看着陆无双,道:“师父,不会这么巧吧?”



“至于你究竟是不是重阳之体我还不知道,等到重阳节,我带你去见守护者,他会亲自验证。”陆无双说完,又说道:“我希望不是巧合。”



说完,大步走了。



战天行看着陆逸问:“你真的是那个时候出生的人?”



“是啊。”



“牛b!”战天行感慨道:“我虽然对命格没什么研究,但是我也知道,八字里面九很多的人,命格很硬,可不是一般人能镇压得住的。”



“废话,我命格本来就硬。”



回到不死营。



陆无双就闭关了。东方青竹的出现,给了他很大的压力。



陆逸则和战天行去送别王八。



不死营的所有队员均已到期。



第九小队的人抬着王八的遗体往前走,随着战天行一声“敬礼”,不死营所有队员都行军礼,然后目视王八被送上灵车。



“礼毕!”



所有人收回了手,肃立的站在原地。



“兄弟,保重!”战天行看着王八的遗体,目光里闪烁着泪光。



“走好!”陆逸轻声道。



随后,苍龙和狮子等人,陪着王八去往八宝山革命公墓,王八的遗体要是革命公墓火化,然后葬在那里。



送别仪式完毕之后,各自散去。



战天行问陆逸:“东方青竹来者不善啊。”



“他就是针对师父来的。”陆逸脸色凝重。东方青竹的强悍他已经看到了,至于月圆之夜的决战,他不知道陆无双能不能赢,总之,他很担心。



因为东方青竹太强了。



毕竟是天榜第一,传说中的人物啊。



“要不要我们准备一些?”战天行问。



陆逸看了战天行一眼,摇了摇头:“我了解师父,看他的样子,是真想跟东方青竹来一次公平的对决,无论成败,他都不会允许别人插手。”



“可如果,我说如果,陆前辈败了怎么办?”



陆逸呼吸停顿了一下,眯着眼睛道:“我相信师父!”



正在这个时候,陆逸的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一看,是叶天心打来的,陆逸当即接通了电话:“天心——”



“你在哪里?”叶天心问。



“我在基地。”



“秦若白来找你了。”叶天心说。



“啊,他来干什么?”陆逸问。



“估计是找你看病的,我见他带了一个断了臂的男人。那人状态很不好。”叶天心说。



“我知道了,我马上回来。”



挂断电话,陆逸对战天行说:“秦若白找我了,我得回去一趟。”



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战天行奇怪。



“他带着天象,估计是想找我给天象治伤。”陆逸说。



战天行冷笑道:“秦若白做事还真是不拘一格啊,明知道他是你的敌人,但他却找你给天象治病,亏他想得出来,也不怕碰一鼻子灰。”



“你可别小看了秦若白,他之所以敢找上门来,是因为他知道我会救治天象。”



“什么,你要救治天象?”



战天行惊愕。



陆逸笑道:“只要条件谈得拢,治伤也无妨。”



“你要知道,如果天象的伤若治好了,你就会多一个敌人。”战天行提醒道。



“没你想得那么严重,如果天象会对我构成威胁,不管秦若白开什么条件,我都不会给天象治伤。”陆逸笑道:“天象受伤的时候,我仔细观察了一下,他的脊柱断裂,中枢神经损伤非常严重,虽然我可以让他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状态,但你以为,我会那么做吗?”



陆逸嘴角有着神秘的笑容。



战天行一愣,过了会儿,指着陆逸笑道:“你真是个小狐狸。”



“哈哈,我先回去了。”陆逸跳上了车。



战天行还是有点担心,说道:“要不我陪你回去。”



“不用。”陆逸直接拒绝,有叶天心在,他什么都不惧,如果真有危险,叶天心一个人都能搞定,别看叶天心不会功夫,但是她的智商高的吓人,早就做好了防备。



从不死营出来,陆逸直接回到了叶天心的别墅。



远远地,就见秦若白站在院子里,并没有进屋,他的旁边放着一个轮椅,天象坐在轮椅上。



陆逸停好车,走了下来,看着秦若白笑道:“哟,什么风把秦公子吹来了,真是蓬荜生辉,蓬荜生辉。”



“行了,别扯淡了。陆逸,帮我一个忙。”秦若白开门见山。



陆逸扫了一眼天象,看着秦若白道:“你该不是想让我给他治疗吧?”



“没错。”秦若白道:“天象伤得很重,我刚把带到三零一医院请专家看了,没有一个专家治得好,我想能治好他的人也许只有你了。”



“是的,他伤得很重,脊骨断裂,中枢神经受损非常严重,如果错过最佳治疗时间,那么他下半辈子就只能瘫痪在床,当然,植物人也是可能的。奶奶滴,秦纵横下手够狠啊。”



陆逸最后一句话,让秦若白眉毛一挑,眼里出现了冷光。



“陆兄,拜托你了。”秦若白诚恳的看着陆逸。



陆逸笑道:“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。医生眼里没有男人女人或者是敌人仇人,眼里只有病人,既然病人都在门口了,我当然义不容辞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么说,秦若白一喜:“谢谢陆兄。”



“你先别急着谢我,有件事我得提前给你说明,我能接好他断裂的脊骨,也能把他受损的中枢神经恢复一部分,但是他的修为,我没办法。”



秦若白脸一变,看了看天象,只见天象歪着脖子,嘴里不能说话,最终,秦若白咬牙道:“天象已经这样了,只要能保住他的性命,哪怕成为普通人也没事。”



“如此就好。”



“多谢陆兄。”秦若白再次道谢。



“别急着谢我。”陆逸说着,手伸到了秦若白面前:“拿来。”



秦若白一愣:“拿什么?”



“钱啊。”陆逸瞪着秦若白,没好气道:“你丫的该不会想让我免费给天象治疗吧?我告诉你,想都别想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