咻。



一道破空声响起。



紧跟着,就见秦纵横的身子飞了出去,甚至连秦纵横自己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

陆逸脸色一变,猛然看向大厅门口,因为刚才他看清了,击飞秦纵横的是一枚石子。



什么人出手了?



陆逸首先想到的就是穆天尊,穆天尊是紫禁城的老大,身手超绝,又是秦若白的师父,完全有理由出手,只是,穆天尊还在禁足,难道他跑出来了?



除了穆天尊,此时燕京城,能用一枚小小的石子击飞秦纵横的,只有陆无双和守护者能做到,可陆逸觉得他们不会出手。



那会是谁?



陆逸脸色凝重,盯着大厅门口。



战天行悄然把手伸到了腰后,握住了手枪。



秦若白抬起了头,看向门口。



哐当!



秦纵横身子重重砸在地上,然后他艰难地地上爬了起来,不顾身上的疼痛和嘴角流血,眯着眼望着大厅门口,身上散发着强烈的杀气。



就连脊柱断裂的天象,也被这一幕镇住了,艰难的扭过头,看向门口。



门口久久没有出现人影。



这让众人奇怪。



秦纵横忍不了了,往前走了两步,盯着大厅门口沉声道: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缩头缩尾了,有本事出来。”



他话音刚落,一道人影突然从外面蹿了进来,速度极快,就连陆逸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,



嚯。



那道人影瞬间就出现在秦纵横的面前,一脚将秦纵横踹飞出去。



这个时候,众人才看清那人的面目,他是个中年人,个头不高,连一米七都不到,身材微微发福,穿着休闲装,国字脸上一片寒霜,身上散发着强大的压力。



是他!



看到那人,所有人脸色猛变。



陆逸也认出了那人,心里一沉,眼睛死死的盯着中年人,心中震惊不已。



战天行额头冒出了冷汗。



秦若白和秦纵横也是满脸震惊。



“咳咳——”



秦纵横咳嗽了两声,不顾嘴角的血丝,从地上爬了起来,盯着中年人问道: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

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就要杀了若白?”中年人盯着秦纵横,板着脸说道:“秦纵横,你有本事啊,是不是知道我要回来,你就找人半路截杀我?你狠啊,连亲生老子都敢杀,孽子。”



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秦纵横和秦若白的生父——秦天。



这个从秦家走出去的厨子回来了。



秦纵横冷眼盯着秦天,他早就预感到,秦老爷子死之前给秦天打了电话,秦天多半会回来,可他怎么都没想到,秦天回来的竟然这么快,而且,他让龙一找人截杀秦天,也失败了。



“本以为,我以为离开这个鬼地方,你们两个就会跟着老东西好好长大,他会把你们培养成材,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,老东西竟然把你们培养到此番模样。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你们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

秦天说话音刚落,就遭到了反驳。



“你根本没资格教训我。”



“你认为你配说这样的话么?”



秦纵横和秦若白异口同声,许是他们兄弟俩也没想到会站到统一战线,说完之后,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,微微点头,在这一瞬间,两人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

秦天脸色一沉,吼道:“不管你们认不认,我都是你们的老子。”



“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。”



“我也没有父亲。”



秦纵横和秦若白出奇的默契。



紧跟着,秦纵横又说道:“我从来没有父亲,从我记事起,就是爷爷把我拉扯大的,虽然我恨他偏心,但我不得不承认,如果没有他,我早就饿死了。”



秦若白也说:“我只记得,我是一个孤儿。我没有父母,老东西不喜欢我,从小在学校我一直被人欺负,头破血流也没人送我去医院,老东西更不会关心我一句话。父亲,那是什么东西?”



秦天脸色一黑。



这个时候,秦纵横继续道:“虽然老东西对我不错,发了大力气培养我,我也被那些人称之为燕京第一公子,人前风光无限,但是我知道,那些人背着我的时候,都会笑话我是厨子的儿子。”



秦若白又说:“学校开家长会,老东西不去,我就自己去开会,每次老师都会问我,我的父母为什么不来,开始我撒谎,告诉他们我父母忙,后来我告诉老师我父母生病,每次都要撤各种理由,最后实在没办法了,我只能告诉老师,我的父母早死了。”



秦天彻底沉下了脸。



秦纵横继续道:“每年过年,别人一家都是其乐融融,只有我们家,我和秦若白两个人陪着老东西吃团圆饭,吃完饭,秦若白就滚去睡觉了,老东西忙着去应付拜年的人,我只能一个人看春晚,一边看我一边想,究竟谁他妈的生了我,生了我为什么不养我?”



“很久之前我就想过,如果有一天我死了,我的墓志铭一定会这样写:这是一个没有父母的人,但却靠着自己的拳头打下一片江山……”



“够了!”终于,秦天忍不住了。



秦天指着秦纵横和秦若白两人,怒道:“没想到老东西教了你们这么多年,竟然把你们培养成了连父亲都不认的孽子,行,趁着老东西还在这,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们。”



嚯。



说完,秦天就动手,他一个箭步就来到了秦纵横面前,一拳砸向秦纵横,秦纵强势回击,一拳对着秦天的拳头砸了过去。



另一边,秦若白深吸了一口气,不顾身上的伤势,直接动用了青莲剑气,“嗡”的一声,瞬间,秦若白身边出现了一百多柄青色小剑。



砰!



秦纵横的拳头和秦天的拳头撞在一起,瞬间被击飞出去,秦天猛然转身,准备教训秦若白,可他刚转过身,一百多柄青色小剑就出现在他面前,瞬间暴涨成为巨剑。



“你个孽子,竟然想弑父。”



秦天又惊又怒,两只拳头上浮现出一层白光,对着青色巨剑砸了过去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