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虽然怀疑秦家的人,但是并没有直接的证据。



这个时候,战天行和狮子进来了,看到陆逸,狮子惊问道:“副队长,这里面的人都是你干掉的?”



“大部分是吧!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狮子吸了一口冷气。



要知道,饿狼兵团可是闻名世界的雇佣兵团,纵横了十几年,都没有人抓住他们的首领,可没想到,这次在华夏,一整个团都被陆逸干掉了。



“那女人呢?”战天行问。



“跑了。”



“跑了?”战天行一愣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

“有人把她救跑了。”陆逸说:“刚才出现了一个神秘人,戴着银色的面具,跟我在西北见到的那家伙面具一模一样,就是他救走了爱丽丝。”



“你跟他交手了?”战天行文。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点头道:“他身手很强。”



“难道是秦家的人?”战天行说。



陆逸皱着眉头道:“我也怀疑是秦家的人,但是还没想到那家伙究竟是谁。秦纵横在江州还没回来,秦若白又被禁足在紫禁城,秦老爷子那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


“如果跟秦家没关系,那他就不会救爱丽丝。”战天行十分肯定。救爱丽丝的人一定跟秦家有关系。



“算了,跑了就跑了吧,下次再抓就是了。”陆逸扫了一眼工厂,对战天行说:“战神,回头让人来收拾现场吧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陆逸和战天行随后回到不死营。



……



紫禁城。



一间幽暗的房间里面。



爱丽丝看着眼前的面具人,眸子里闪烁出了泪花,哽咽地问道:“主人,我知道是你。我就知道,你是不会放弃我的。”



银色面具人取下了面具,露出一张帅气的脸。



是的,他就是秦若白。



在爱丽思被第九小队抓走之后,秦若白就一直在关注,本来他准备动手从第九小队手里抢走爱丽丝,可是后来他发现,饿狼兵团似乎也对爱丽丝很感兴趣。



调查一番之后,秦若白勃然大怒,饿狼兵团竟然是秦纵横找来了。



秦若白虽然很怒,但是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在饿狼兵团抢走爱丽丝之后,才选择动手,让他诧异的是,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,陆逸竟然找到了饿狼兵团。



其实,陆逸进入工厂的时候,秦若白就已经进入了工厂,只不过他隐藏的很好,并没有急着行动,而是让陆逸在前面打头阵,扫清了障碍,最后他才动手。



当然,这个面具也是他故意做的。



虽然秦家的事情很隐蔽,但是秦若白也掌握不少,所以他故意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面具,拿出来迷惑陆逸,想让陆逸以外,戴面具的人就是秦纵横。



可是他失算了,因为秦纵横还在江州,他点陆逸非常清楚。



看着爱丽丝,秦若白伸出手,抚-摸着爱丽丝的脸颊,心疼的说道:“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。”



“不不不,我不哭,是我不好,让主人你费心了。”爱丽丝痴痴地看着秦若白,说道:“主人,你知道吗,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,我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在思念你。”



换做别的女人说这样的话,秦若白肯定不会相信,但是这话从爱丽丝嘴里说出来,他百分百的相信。



因为面前这个女人是他这辈子唯一信任的人。



秦若白把爱丽丝紧紧地拥在了怀里,当搂住爱丽丝柔-软的身子后,秦若白发现,自己身体某处竟然不争气的昂起了头,这让他有些尴尬。



爱丽丝感受到自己的小腹处被一个坚-硬的东西抵着,她低头一看,脸色顿时羞红,然后悄然伸出手,握住了那处坚-硬。



秦若白身体一颤。



爱丽丝抬头,媚眼如丝地看着秦若白,轻声说道:“主人,想吗?”



“嗯。”



秦若白点头。



自从被禁足之后,这段时间他就一直呆在紫禁城里没有出去,更别提碰女人了,他是正常男人,这么久没碰女人了,他也憋得很痛苦。



要不是穆天尊在闭关,他连出去救爱丽丝的机会都没有。



“那丽丝服侍主人吧!”爱丽丝说着,解开衣服扣子,慢慢地退下了衣服。



那看到两团粉色出现在视线的时候,秦若白的眸子一下红了起来,正准备扑上去,却被爱丽丝伸手制止,爱丽丝眉梢含着春意,看着秦若白道:“主人,别急嘛,好好享受,让丽丝好好服侍你。”



爱丽丝说着,拉起秦若白的手,把他的轻轻地放在自己胸-前,让秦若白握住自己的一只饱-满,然后,他动作轻柔的帮秦若白解开了衬衣纽扣,修长的指甲轻轻的摩-擦。



秦若白闭上眼睛享受。



爱丽丝又帮他解开了皮带,退下了裤子,双手轻轻地抚-摸,过了一阵蹲了下来,抬头看着秦若白,柔声问道:“主人,舒服吗?”



“舒服。”



“让丽丝给你来点更舒服的。”爱丽丝说着,猛然一口含-住……



哦——



秦若白舒服的叫出了声。



持续了十几分钟,秦若白终于忍不住,一把拉起爱丽丝,将她按在了墙上,翻过爱丽丝的身子,从后面开始动作……



“哦……主人……快点……哦哦……受不了勒……”



爱丽丝嘴里发出了*。



……



房间门外。



天象和南山子并肩站立。



唉!



天象叹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,南山子跟了上去。



来到院子,两人在石桌边坐了下来,南山子问天象:“老大什么时候出关?”



“不知道。”天象摇摇头,接着叹了口气,道:“年少最是风流。”



南山子明白天象说的是秦若白,当下笑道:“我们这位少主,比老大年轻时候可厉害多了,想当初,老大为了练功,四十年都没碰过女人,可少主这才憋了几天啊。”



“别在背后议论少主,要是被他听到了,你就麻烦了。”天象提醒道。



南山子一脸无所谓:“听到了就听到了吧,怎么,难不成他还想杀我?”



话刚说完,一道人影突然掠了过来,一巴掌拍飞了南山子,紧跟着,冷冷地声音传来:“别以为我不敢杀你,下次要是让我听到你在背后议论我,老子直接灭了你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