卧槽。



怎么还会有炸弹?



陆逸脸色刷的白了。



“首长,对不起,我——”陆逸忙慌道歉。



幸好发现了这个炸弹,不然的话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


“陆逸,这就是你让我来演唱会的目的?我的座位下面被人安装了炸弹,胆子不小啊。”一号首长平时不发怒,但是发起怒来,非常恐怖。



浓浓的威严朝陆逸压了过去。



陆逸而头上瞬间冒出了冷汗,急着说道:“首长,对不起,是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,让您受惊了,我这就叫人来把炸弹拆了。对不起,首长……”



“我说陆小子,差不多得了啊。”



这个时候,老瞎子开口了。



陆逸抬头,只见一号首长脸上笑眯眯地看着他,他又看了看老瞎子,老瞎子脸上也有笑容,扭头又看了一眼曹市长,曹市长证偷笑着看着自己。



“首长,怎么回事啊?”陆逸问。



“这个炸弹是李天龙发现了。”



我靠,不早说。



陆逸悬着的心瞬间落定,瞟着曹市长,没好气道:“市长,你不够意思啊,你来看演唱会门票都是我送给你的,你还跟首长一起吓唬我。”



“没有吓唬你,炸弹确实在首长的椅子下面发现的。”曹市长说。



陆逸抬头看着一号首长。



一号首长微微点头,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看着陆逸道:“陆逸,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,竟然在体育馆里埋下了那么多炸药,你不知道,李天龙向我汇报的时候,我吓得一跳。”



陆逸苦笑道:“首长,这事我有责任但,是可不能怨我,因为到现在为止,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安置的炸弹。”



“这个放炸弹的人不简单啊。”



一号首长话里带着深意。



陆逸和曹市长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从地方的眼里看到了你凝重。



一号首长说的没错,安置炸弹的人不仅不简单,而且是神通广大,要知道,演唱会开始之前一个星期,江州警方和军区的人都开始在这里负责安检,然而,还是有人把炸弹带进来了。



要是一两个炸弹也就算了,可李天龙和李寒风竟然在体育馆里搜出了十吨炸药。



十吨啊,这是什么概念?



也就是说,炸弹一旦引爆,整个江州体育馆会被炸的只剩下灰。



曹市长对陆逸说:“你给李天龙说一声,让他好好查一下,特别是体育馆的工作人员,必须严加审问,我就不信,那么多炸弹会自己跑进来。”



说实话,当时李天龙在一号首长的座位下面发现炸弹的时候,曹市长吓得脸色都白了,幸好后来李天龙解释了一番,确定炸弹不是针对一号首长一个人的时候,曹市长才喘了一口气。



“市长放心吧,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。”陆逸话音刚落,就听到老瞎子哼道:“早就告诉你小子了,叫你小心点,我没说错吧。”



顿时,陆逸眼睛一亮。



“首长,市长,您们也看到了,安置炸弹的人竟然能把这么多的炸弹带进这里,这说明对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,我就算想要抓他,估计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我看不如让老瞎子帮忙算一卦。”



什么!



老瞎子差点跳了起来,指着陆逸道:“你个小兔崽子,老子下山就是为了给你排忧艰难,你倒好,竟然坑老子。”



“我哪坑你了?我只是让你帮忙算一卦而已。你不是号称天机神算吗,怎么,难道你算不出力?还是你的天机神算是浪得虚名,根本就是言过其实?”



陆逸激将道。



“胡说。”老瞎子怒了:“老子可是龙虎山三百年来第一个领悟天机秘术的人,要论天机神算,就算我师父从地下爬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

“既然你这么厉害,那你帮忙算算到底是谁放的炸弹。”陆逸笑眯眯的看着老瞎子。



你厉害,你算啊。



老瞎子气得不行,连连摇头:“不能算,不能算。再泄露天机,老子就要去见我师父了。”



听到他这话,一号首长赶紧问老瞎子:“上师,真的会泄露天机么?如果对您有影响的话,那就别算了,不过可以的话,我希望还是请您算一卦,毕竟,这次事件太恶劣了。”



十吨炸药,一旦引爆,就会死十几万人。



这种举动,跟恐怖分子没什么两样了。



唉!



老瞎子长长叹了一口气,手中拂尘一甩,叹气道:“物极必反,狗急跳墙。”



说完,老瞎子再也不愿意多说。



曹市长没听明白,追问道:“前辈,您这话说你什么意思?



老瞎子闭眼不做声。



因为他知道,陆逸和一号首长听明白了。



一号首长看着陆逸:“你怎么看?”



“我相信老瞎子。”



一号首长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不可思议道:“这种做法也太绝了吧,要知道,这里可有十几万条性命啊,再说呢,秦纵横也在现场呢。”



“他已经放弃了秦纵横。”陆逸道:“他的目标是我,他要杀了我为秦若白扫清障碍,加上他时日不多,所以才会狗急跳墙。至于秦纵横的生死,他已经不在意了。”



“疯了,真是疯了,简直就是丧心病狂。”一号首长脸上有着怒气,声音冰冷道:“看来我是太纵容他们了,所以才导致他们疯狂的令人发指。”



陆逸心里一凛,一号首长要对几大家族动手了?



“秦纵横呢?”一号首长问。



“出去了。”



“出去了?”一号首长脸色又变换了一下,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沉默了一会儿,才问陆逸:“你师父是不是来了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他人呢?”



“刚走,不知道去哪了。不过明天早上我们会去京城。”



陆无双要进京!



一号首长心里一震。其实,他最怕的不是秦老爷子,诸葛老爷子他们这种玩弄手段的人,他最怕的就是像陆无双那种天不怕都不怕的人。



“首长放心吧,我师父不会乱来,他这次进京,是护送我去见守护者。见到守护者,他就会走。”陆逸解释道。



“哦?”



一号首长眼里出现了惊讶。



守护者见陆逸干什么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