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从体育馆出来,就看到李天龙在门外等他。



“什么情况?”



“刚才有一个可疑人物在这里溜达,鬼鬼祟祟的在周围瞄了一会儿后,又离开了。他走路的步伐很轻快,像是练家子,我怀疑是敌人。”李天龙小声说。



“嗯,多加小心,总之不能让敌人进入体育馆内。”陆逸叮嘱。



体育馆内今天不仅人多,而且还多有头有脸的人物,万一出了问题,没有谁能担待得起,所以要把一切危险尽量阻挡在门外。



李天龙看了陆逸一眼,忽然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里的不安越来越严重,难道今晚真的会发生点什么?”



“放心吧龙哥,有我在这里,没事。”



陆逸笑着安慰。



殊不知,在安慰李天龙的时候,陆逸心里也有点沉重,他也有同样这样的预感,总觉得今晚会发生事情,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事情。按理说,他从小修炼九转金身诀,不应该有这种状态才是,但他时不时的会感到心悸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李寒风回来了。



“炸弹找到了吗?”陆逸急问。



李寒风面无表情的点头,说:“不知道是谁放的炸弹,太疯狂了,竟然安置了那么多炸弹,而且还是烈性的,幸好发现得早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

“有多少炸弹?”李天龙问。



“*有二十个,算上炸药的话,起码有两吨,而且是烈性的。”



草!



两吨,听到这个数字,陆逸和李天龙都变色。



两吨烈性炸药是什么概念,也就是说,体育馆内十六万人都待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,里面埋了四千斤炸药,只要炸药爆炸,里面的十几万人都会死。



“这什么人干的,也太疯狂了吧!”李天龙震惊道



陆逸脸色变换不定,问李寒风:“抓到可疑的人没有?”



“抓到了两个,但嘴都很硬,刚审问一会儿受不了咬舌自尽了。”李寒风脸色凝重的看着陆逸,说:“能在体育馆内安放炸弹的人一定不简单,我刚才已经把体育馆的工作人员全部给扣下了,我怀疑他们有人参与其中了,不然的话,不可能有人能在里面放那么多炸弹。”



两吨炸药啊,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体育馆内?



陆逸点点头,问:“体育馆内的炸弹全部清除了吗?”



“应该还有。我只草草的搜了一遍。”李寒风看了李天龙一眼,说:“他的人还在里面逐一排查,不过应该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

“龙哥,给弟兄们说一声,让他们务必要小心,争取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,仔细排查,否则的话体育馆内这么多人,要是有个炸弹爆炸,就算不死人,到时候也会产生惊吓,肯定会出大问题。”



陆逸神色凝重的说。



“好,我这就通知他们。”



李天龙一走,李寒风看着陆逸道:“少主,老主人让我告诉您,风来了,你要小心点。”



风来了!



陆逸眼睛一眯。



“我会的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李寒风点点头,然后朝杀皮特的楼房走了过去,陆逸有点好奇,也跟了上去。



到了楼顶,李寒风不顾地上的冰凉,直接匍匐在了地上,架起了皮特之前没来得及用的狙击步枪,黑夜中,狙击步枪散发出肃杀的光芒。



“地上很冷吧?”陆逸问。



“习惯了。”



在陆逸心里,李寒风更像是他的同门师弟,但是在李寒风眼里,陆逸却是他的少主,永远追随的少主,永生不得背叛,为了少主,他可以杀人,也可以为陆逸挡子弹。



这就是陆无双训练李寒风的真正原因。



他要为陆逸训练一把出鞘必见血的利剑。



“谢谢!”



陆逸道谢。



“这是我应该做的,老主人说了,我的命是少主的,为了少主,我什么都可以去做。”说到这里,李寒风突然回过头看着陆逸,问道:“少主,你去杀过人吗?”



“你指哪种?”



“执行任务,刺杀!”



“当然。”陆逸笑道:“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我当年比你年纪还小,我记得我第一次出山执行任务的时候,好像是十四岁吧,我杀的第一个人在俄罗斯,是个贩毒集团的头子。”



李寒风好奇的看着陆逸:“结果呢?”



“结果?”陆逸淡淡一笑道:“当然是我干掉了他。连同那家伙在内,还有他的二十七个手下,全被被我干掉了,不过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了。”



说到这里,陆逸脸上出现了回忆,抬头看着夜色,似乎在回忆,缓缓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的,毒贩集团头子嘛,对自己的安全特别重视,我杀的那家伙住在郊区的别墅里,守卫很森严,杀他之前,我在零下二十度的地上趴了一整天,终于找到机会,潜入别墅里面干掉了他。”



“目标是干掉了,但我出来就被他手下发现了,估计是第一次杀人,一点经验都没有,妈的,他的一群手下拿枪追杀我,我对俄罗斯的地形又不熟悉,一边跟他们交锋,一边逃命,最后竟然跑进了雪山,奶奶滴,老子在雪山里面躲了一个星期。”



“俄罗斯的雪山很冷啊。”李寒风笑道。



“可不是嘛,冬天的雪山起码在零下四十度,我在雪山里面冻得不行,幸好出现了转机,竟然让我发现了一只冬眠的狗熊,我干掉了狗熊,喝他的血,把它的皮剥下来当做衣服穿,这样才度过了一个星期。”



“那是少主第一次杀人吗?”李寒风问。



“嗯。”



李寒风佩服道:“少主比我厉害,我第一次杀人之后,全身冰冷,虽然我知道我杀的是坏人,但看到血腥的场面我还是忍不住吐了,幸好当时老主人陪着我,不然的话我怎么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

“什么,师父还陪着你?”陆逸惊呼。



“对啊。”



“靠,他真偏心,他可从来没有陪过我杀人。”



李寒风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也许是老主人对我不放心吧!”



“我也没见他对我放心过。”陆逸撇了撇嘴,就在他扭过头的之后,忽然发现一道白影进入了他的视线,在那到白影之后,还跟着两道人影。



“风来了!”陆逸冷声道。



李寒风快速握紧了狙击枪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