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纵横在体育馆外面吹了一下冷空气。



这段时间,他忙于应付这种事情,已经有了心力交瘁的感觉。



突然,他看到陆逸站在不远处抽烟。



秦纵横走了过去。



“哟,这不是秦大少么,你怎么不看演唱会了?”看到秦纵横,陆逸笑呵呵地说道。



“里面有点吵,出来透口气。”秦纵横看着陆逸,笑着说:“陆兄,你怎么没有进去看演唱会?我可听说,你也是四大天王的粉丝?”



“谁说的?瞎说。我可不追星,我一般只追人,比如清思。”



陆逸笑道。



秦纵横眉毛一挑:“陆兄,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

“我可没开玩笑,我是认真的。”陆逸说。



秦纵横的脸色沉了下去,冷淡道:“陆兄,现在我还把你当兄弟,你应该知道,清思是我的未婚妻,朋友妻不可欺,陆兄你要真追清思的话,只会让我看不起你。”



“怎么,自己追不到,就不准别人追?”陆逸不屑道:“秦兄啊,不是我说啊,清思不喜欢你,你就应该放手,男人嘛,要心胸开阔,拿得起放得下,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?”



“陆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倒是陆兄,我得奉劝你一句,做人啊,要知足,不要贪心,更不能贪得无厌,不然的话,一定没有好下场。”



秦纵横虽然笑着说,但是语气中的警告意味非常浓。



陆逸不以为意,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这个人嘛,别的优点没有,最大的优点就是贪心。人,特别是男人,如果不贪心,怎么成事?秦兄,你敢说你不贪心么?你若不贪心,会有今天的成就?会眼巴巴地盯着不死营的参谋长。”



哼!



秦纵横冷哼一声,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说:“今晚夜色不错,陆兄你好好欣赏吧,我不陪你了。”



说完,秦纵横直接走进了体育馆。



他刚进去,龙一就出现在他面前,看秦纵横脸色不好,龙一问道:“队长,你没事吧?”



“没事。陆逸在外面。”



龙一一愣:“他在外面干什么?”



“欣赏夜色。”



龙一的神情跟怪异了。



好好的演唱会不看,待在外面欣赏夜色,这是脑子有病么?



“队长,如果他不进来,会不会影响老爷子的计划?”龙一问。



“别担心,他会进来的。”秦纵横道:“听说沈星儿是演唱会的嘉宾,等沈星儿登台演唱的时候,陆逸肯定会进去的。陆逸这个人啊,别的都好,唯独就是多情。多情就是他的死穴。”



秦纵横说完,大步朝自己的座位走了过去。



……



台上。



学友一口气唱了五首成名曲,每一首都事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,他一开嗓,下面就开始了大合唱。



他结束了开场曲目,下去换衣服了,舞台上的灯光一下晃动起来,变得十分绚烂,二三十个穿着花花绿绿的伴舞开始随着节拍舞动起来,一看到前奏,下面观众就炸了。



“啊啊——啊——”



无数观众尖叫。



“诚诚,我爱你——”



“大爱诚诚。”



“诚诚你是最棒的。”



“我爱你。”



紧跟着,一辆跑车突然驶上了舞台。



那是法拉利的经典款。



一个华丽的摆尾,车子停了下来,过了十秒钟,突然,车门拉开,一个低声顿时响了起来:鼓声隆隆,掌声雷动,热热烈烈划破长空,只因你我,心灵早相通……



郭天王穿着红色的夹克,白色牛仔裤,头发也染成白色,他一开嗓,下面的观众更激动了,纷纷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,还有一大半的观众直接站了起来,开始摇摆。



气氛越来越热烈,歌声也越来越大:



动起来,为新的力量喝彩;



动起来;每一秒都期待;



动起来;为新的记录喝彩;



动起来;就拥有精彩未来。



……



几万名观众疯狂的跳着,气氛好不热烈。



第一首唱完之后,舞曲紧跟着响起起来,又是熟悉的旋律。



《对你爱不完》。



诚诚还没开口唱,下面的观众就已经开始了拼命的尖叫。



这首歌是诚诚的代表作,这首歌彻底表现出了诚诚的风格,诚诚当年凭借这首歌一路获得最佳新人奖,舞台演绎奖,从此走上了天王之路。



特别是当年推出的唱片中,他飒爽的舞姿,深情的眼神,湿漉漉的头发,俊朗的外形,搭配一身休闲牛仔,完美无拘的展示了自我音乐风格和舞蹈的优异之处,迅速成名的他,被无数的粉丝借鉴,模仿,也写下了自己“亚洲舞王”的卷首之所。



终于,台上的诚诚开唱了:



灯初上未央,来往的人多匆忙,



我不要太紧张和别人一模样,



但是对我望,两只眼睛大又亮,我开始失去了主张。



风吹得路好长,一颗心晃呀晃,



多想找人陪我逛,累了睡在马路上,



表面上很倔强,其实内心一团糟。



……



对你爱爱爱不完,



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



……



在诚诚唱副歌的时候,体育馆里,所有人都跳动了起来。



包间里。



曹市长看到一号首长没有兴致,笑着问道:“首长,是不是太吵了,要不我让陆逸那小子给明星们打个招呼,尽量不要太吵?”



“不用。”一号首长道:“不能因为我不喜欢,就阻止别人喜欢,现场十几万观众,他们既然喜欢,那就说明,这歌是好的。只是我年纪大了,要是在年轻三十岁,我肯定也跟他们跳了起来,现在老啰,跳不动了。”



说到这里,一号首长扫了一眼,问曹市长道:“陆逸那小子呢,怎么从进来之后就没看到过他?”



“他应该在外面吧。”曹市长说。



“他在外面干什么?”



“透气,透气。”曹市长笑着敷衍。他知道陆逸肯定是呆在外面负责安保,为了不让一号首长担心,所以他并没有说实话。



……



体育馆外面。



陆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

电话是李天龙打来的,陆逸接通了:“喂,龙哥——”



“我在体育馆的南门上,陆逸,你赶紧过来一趟,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呢。”李天龙说。



陆逸脸色一变:“我马上来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