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唱会开场曲还在继续。



黎天王唱了三首开场曲目,紧跟着是歌神学友。



学友一身白色西装,在灯光的照射下,西装上的装饰闪闪发光,非常耀眼,他从下面升起来,直接站到了五米高的站台上,背对着观众。



“哇撒,终于等到学友哥了。”



“歌神歌神。”



“偶像,一辈子的偶像。”



“学友加油,我们顶你。”



“学友你是最棒的。”



在观众们拼命呐喊的时候,包间里面,原本跳起来的庞大鸟和洋洋都安静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

庞大鸟笑道:“我要安静的听歌神唱歌。”



“我要安静的做个美少女。”



“好多年没有听过现场了,只怕当年的迈克尔·杰克逊的现场也跟现在差不多吧。”赵清思说。



赵信摇头笑道:“迈克尔·杰克逊的现场的确很牛,但是也没今晚这场火爆。”
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萧韵云问。



赵信笑道:“我曾经去看过迈克尔·杰克逊的现场。”



李梦寒在一旁插话道:“你们不知道,赵信哥当年的理想可是做一个歌手,小时候他就喜欢戴着头巾,穿着牛仔裤,把自己打扮的酷酷的,后来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经常抱着吉他在女生楼下唱歌。”



“哦,没看出来啊,你还有这本是啊。”萧韵云笑道。



赵信瞪了李梦寒一眼,没好气道:“我说梦寒,人艰不拆啊。”

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

众人大笑。



终于,台上的学友开嗓了:



你知道吗,爱你并不容易,还需要很多勇气……



学友一开口,那磁性的嗓音瞬间让人觉得打心底舒服,顿时,全场安静下来,所有都自觉停止了说话和呐喊,挥舞着双臂和手中的荧光棒。



“是天意吧,好多话说不出去就是怕你负担不起,你相信吗,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你的。”



“是天意吧,让我爱上你才有让你离我而去,也许轮回里,早已注定今生就该我还你。”



“一颗心在风雨里飘来飘去都是为你。”



当唱到副歌部分的时候,节奏变的更催动人心。



“一路上有你,苦一点也不愿意,就算为了分离与我相遇。”



“一路上有你,痛一点也愿意,就算这本鼻子注定要与你分离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不知道是哪个观众,忍不住跟着唱了起来。接着,第二个跟着唱了起来,第三个,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



一百人开始合唱。



一千人,一万人,五万人,十万人……



最后,整个会场,十六万人开始一起合唱。



台上的学友笑了。



每一次演唱会,观众要是能参与其中,一起大合唱,那就说明,这是一场成功的演唱会。

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好想哭,记得读书的时候,我的初恋情人就是给我唱的这个歌。”一个三十出头,白领打扮的女人,看着台上的学友,眼泪悄然挂满了脸颊。



“不愧是歌神,一字一句咬的那么准,每一句都催人泪下。”



“走心的歌手,唱歌我就服学友。”



“华语乐坛五十年也只有一个学友。”



“其实学友不仅唱歌唱得好,他的戏也演得好,曾经还跟刘天王一起拍过戏呢,可惜啊,一山不容二虎,两人的合作太少了,真想有一天刘天王、周星星还有学友,一起拍一部电影。”



包间里。



大家也都被学友的声音感染的,听得如醉如痴。





“我这是第一次听学友的现场,没想到他的原音比cd播放的声音还要好听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赵清思也道:“是啊,我也是第一次听学友的现场,很厉害,估计现在国内歌手,能有这么好现场的不多了,特别是国内这些年轻人,估计没有一个人能达到这种水准。”



“太好听了,不管了,我要陆逸欧巴唱给我听。”洋洋大叫。



庞大鸟看了洋洋一眼,贱笑道:“要不,我给你唱吧。”



“不要。”



“为什么?”



“你太丑。”



哈哈哈。



大家轰然大笑。



庞大鸟鄙视地看着洋洋:“小丫头,我告诉你,老大对你这样的小丫头片子不感兴趣。”



“我还对你不感兴趣呢。”洋洋反击。



我——



庞大鸟无言以对。



“我说大鸟,你别跟她斗嘴了,你是斗不过她的。”赵清思笑道。



“什么,他叫大鸟?难道就是神雕大侠身边的那只鸟?什么,不是那只鸟,那就是鸟人。”洋洋嘲笑道。



我去。



庞大鸟彻底败下阵来,这个小丫头的嘴太损了,他自愧不如。



谭雨露一巴掌拍在洋洋的脑袋上,没好气道;“死丫头,好好看演唱会,别在那里瞎说,小心等回燕京,老娘就把你关起来,不让你出去。”



“切,谭雨露,不是姑奶奶瞧不起你,你还真关不了我。”



“你敢跟你妈顶嘴了?找抽是吧。”



“怎么,我爸不在,你就想打我?”



洋洋这话说一出口,谭雨露顿时停止了说话,眼里出现了黯然。



观众席上。



秦纵横和龙一坐在一起。



“看到陆逸了吗?”秦纵横问。



“没有。”龙一回答说:“我进场的时候没看到陆逸,刚才又去包间门外看了看,陆逸还是没有出现。”



秦纵横眉头皱了起来:“那他去哪了?”



“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事?”龙一问。



秦纵横的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

他现在就是担心陆逸不进来,这样的话,秦老爷子的计划就会落空。



“燕京那边什么情况?”秦纵横突然问。



“龙王和战天行去了苏州,第九小队现在是苍龙坐镇。”



“好。”秦纵横大笑,对龙一道:“吩咐我们的人,零点的时候动手,务必一定要把那个女人抢到手。”



“是!”



……



燕京。



秦老爷子躺在病床上,气色很不好,跟管家小声说着话。



“老庄,你说当年我再强势一定,会不会登顶?”秦老爷子问。当年的事情成了他这一辈子的心结。



老管家叹息道:“老爷您就是太强势了,年轻的时候得罪了不少人,所以最后一步,他们没有选择您。”



“是啊,可我有什么办法,如果那时候不强势,肯定早就被敌人干掉了。老庄,谢谢你,这么多年来一直陪着我,你是我最信任的人。”秦老爷子说。



老管家紧紧握住秦老爷子的手。



“老庄,把电话给我,我给纵横打个电话。”秦老爷子突然说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