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天龙跟在陆逸身后。



“你是怀疑那两个家伙有问题?”李天龙。先前他在搜查的时候,也只是从他们的行李中搜出了违禁的东西,简单审问了一下,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,他就把人带上车,也没在意。



陆逸回头看了李天龙一眼:“如果是普通人,他们能弄到军用的*么?”



“这个——”



李天龙犹豫了。



正常情况下,一般人的确弄到军用的东西,但是也有些人神通广大,能通过特殊的渠道搞到这些东西。



陆逸走到吉普车面前,透过车窗看了一眼,只见里面坐着两个青年,两人年纪都不大,大约在二十四五岁的样子,一个穿着黑色夹克,一个留着长头发扎着小辫子。



在陆逸靠近窗户的时候,扎着小辫子的青年把头从里面伸了出来,看着李天龙嘻嘻笑道:“首长,行行好,放了我们吧,我们也没犯什么事,以后一定注意点。”



“放你?”陆逸冷着眼盯着青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“你问我名字干什么?”青年看着陆逸,上下打量了一眼,见陆逸没穿军装,跟李天龙不像是一伙的,胆子变大了,瞪着眼道:“你他妈是谁啊?”



哐!



陆逸闪电般出手,一把将青年的脸按在了车窗上。



“哎哟,疼——疼——”



青年痛呼。



“名字!”



陆逸板着脸道。



“王……王毛……老大,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



“告诉我,你的*哪里弄来的?”陆逸问。



王毛回答说:“老大,我不知道什么*啊,我是在垃圾场捡的,要是早知道是*,我就不会装进包里了,老大,这是个误会,误会——”



啪!



陆逸猛然抬手,一巴掌抽在王毛的脸上,声音冰冷道:“告诉我,*你从哪里弄来了的?”



“我真不知道那个是*,呜呜呜……我要回家……”说到后面,王毛嚎头大哭,吵着要回家。



李天龙看了王毛一眼,小声对陆逸说:“看来他也不知道什么,要不就算了吧!”



“龙哥,亏你是军人,难道你真的什么都没看出来?”陆逸一句话说的李天龙面红耳赤,陆逸继续道:“如果是扑通的小流氓,嘴会这么硬?”



嗯?



李天龙眼皮一挑。



是啊,如果是普通的小流氓,一般见到他就怂了,这两个家伙倒好,开始抓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是嬉皮笑脸,只等看李天龙认真后,他们才乖乖就范,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

“王毛,你告诉我,你到底从哪里弄来的*?”李天龙问。



“首长,这个问题你都问了我十几遍了好不好,我都说了,我是从垃圾场捡回来了的,我要是早知道那玩意儿是什么*,我根本就不会碰它。”



王毛苦着脸解释,说话的时候,他偷偷地瞄了一眼陆逸。



陆逸的目光始终落在了王毛的脸上。



李天龙盯着王毛道:“王毛,你要是实话实说的话,没准我现在就可以放你回家,但是你要知道,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,你若撒谎,等我查出来了,罪加一等。”



“首长,我真不知道——”



哐!



陆逸怒了。



直接一把揪住王毛的小辫子,然后用劲一甩,顿时,王毛整个人从车窗被抓了出来。



哐!



身子被陆逸狠狠地扔在了地上。



踏!



紧跟着,陆逸一脚踩在了王毛的胸口上:“别当我们是三岁小孩,垃圾场会有军用的东西?你别瞎扯淡了。告诉我,这东西你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?别自讨苦吃。”



“我——”



王毛不敢看陆逸的眼神。



“告诉我!”



陆逸冷声喝道。



“我真是捡的——”



踏!



咔嚓



陆逸脚上的力量陡然加大,黄毛胸口的骨头瞬间断了一根。



“啊——”



黄毛嘴里惨叫。



“我的耐心有限,还问你最后一遍,*到底从哪里弄来的?”陆逸满脸杀气。王老咬牙不说,这让陆逸预感到,这里面恐怕还藏着秘密。



“我……真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

轰!



陆逸忍无可忍,一拳砸在王毛的脸上,将他击晕过去,紧跟着,转身盯住了车内传夹克的青年,淡淡道:“有没有想说的?”



“我——”



青年有些犹豫。



“龙哥,把枪给我。”陆逸从李天龙手里拿过手枪,对准了青年,语气森然地说道: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要么告诉我,要么选择死。你要知道,我们是在执行公务,杀人不会犯法,也不会坐牢。”



“我说!”



陆逸话音刚落,就见青年被吓得脸色苍白,急道:“首长我说,我全说……”



“说!”



“是有人给我们钱,叫我们把*带进演唱会现场的。”青年吓得都瘫软在地上了。



陆逸和天龙交换了一个眼神,李天龙问:“是什么人让你们这么干的?”



“不认识。”青年回答说:“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,我不认识他,他在大街上找到我的,不过听他的语气,好像不是华夏人,有点像岛国人。”



岛国人?



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“他让你们干什么?”李天龙又问。



“他给了我们一个包,让我们把包带进去,然后随便找个地方把包扔了,对了,演唱会门票也是他给我们的,还说了,等我们出来后,还给我们五千块钱。”



又给演唱会门票,又给钱,还有这样的好事?



“有多少接受了他们的门票?”陆逸问。



“就我和王毛。”



“确定没别人了?”



“没有。”



陆逸递给给李天龙一个眼神,李天龙会意,吩咐士兵道:“把这个两个人押回去,回头仔细审问。”



“是!”



等士兵把青年和王毛带走了之后,陆逸对李天龙道:“吩咐你的人,务必把他刚才说的那家伙找出来,速度要快,不能让他们闹事。”



他已经预感到,有人要在演唱会上闹事。



“我马上去找。”李天龙说完,转身就走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体育馆里发出了震天的呐喊,四大天王演唱会正式开始。



体育馆内。



演唱会正式开始。



气氛达到了最高潮。



灯光全暗。



现场一片漆黑。



巨大的led显示屏上出现倒计时。



十。



九。



八。



七。



六。



五。



四。



三。



二。



一。



时间到。



嚯。



宽敞的舞台上,顿时出现了一道白光。



全场寂静无声。



十几万人的目光都盯在舞台上。



慢慢地,那道白光移动,照射到了半空中。



第一个出场的是刘天王。



刘天王的出场方式很特殊。



他是从高空直接降落,更主要的是,并没有用护栏护住身子,然后,ied显示屏上出现了星月神话的场景,与此同时,灯光也成了流星,从天空一闪而过。



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

“刘天王,我爱你——”



“华仔,华仔——”



“老大!老大!”



“我爱你,华神——”



十几万观众疯了,在看到刘天王身影的刹那,全都站了起来,一边疯狂的呐喊,一边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,还有的在挥舞手臂。



这个时候,刘天王开唱了:



如何面对,曾一起走过的日子,



现在剩下我独行。



如何用心声一一讲你知。



从来没人明白我,



唯一你给我的好日子。



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。



多少风波都愿闯,



只因彼此不死的目光,



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……



刘天王开口就是最经典的粤语歌曲《一起走过的日子》,在他开口的刹那,下面的观众也跟着唱了起来……



十几万人同时唱了起来,声势惊人。



包间里。



一号首长看着舞台,微微点头道:“华仔是个好艺人,不错。”



“是啊,红了三十年,他的身上充满正能量。”曹市长也说。



台上刘天王还在继续唱:



不可猜测总有天逸。



才珍惜相处的日子,



道别话亦未多讲,



只抛低这伤心的汉子,



沉沉睡了……



粉丝们在合唱一阵之后,纷纷举起手里的条幅、海报、荧光棒开始喊起了口号。



“刘天王,我爱你。”



“华仔,爱老虎油!”



“阿拉哈有,不要不要滴,刘。”(韩文版刘天王我爱你)



“叽叽哇哇,岛国人是傻瓜。”(岛国版我爱你)



“……”



无数人疯狂呐喊。



“华仔华仔,一生挚爱!”



“华仔天地,天下无敌!”



“我们的老大是——刘天王。欧耶!”



……



在这种场合,只要有一个首先扯开嗓子喊,就会有第二个人喊,在一去疯狂粉丝的带动下,所有的人也开始跟着大呼小叫起来,而且嘴里还不一致,喊着各种各样的口号。



十六万人齐声呐喊,声音越来越大,声势也越来越惊人,整个体育馆开始沸腾了起来。



甚至,还有三个岛国人因为太激动,竟然晕了过去,保安快速的把他们送了出去抢救,救护车刚走,又有五个人因为太激动,晕了过去。



陆逸坐在包间了观看,看到洋洋和庞大鸟两个人在那里激动的跳了起来,陆逸好笑,不过不得不承认,现场非常有感染力,连陆逸都忍不住要呐喊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

逃出来一看,是李天龙发来的短信,只有短短三个字:有情况!



陆逸脸色一变,快速离开包间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