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州。



秦纵横和龙一来到了珞珈山庄。



通报之后,警卫才放行,秦纵横和龙一走进院子,龙一就被拦住了。



“秦队长,首长说了,他只见一个人。”



秦纵横看了龙一一眼。



龙一点了点头。



然后秦纵横一个人走进了房间。



进门,就见大厅里面坐在两位老人在聊天,一位鹤发童颜,穿着道袍,手里拿着拂尘,一看就是道士,只不过他双眼泛白,是个瞎子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被老瞎子的眼神盯着,秦纵横很不舒服,就像全身被看透了,藏不住一点秘密。



另外一位老人,则是一号首长。



一号首长端着端茶,和蔼的说道:“纵横来了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你爷爷身体还好吗?”一号首长问。



秦纵横脸色一黯,说:“他很不好。”



“怎么呢?”



“爷爷患了癌症,时日不多了。”



什么!



一号首长眼里出现了震惊,但也只是短短一瞬,震惊就消失了,忙问秦纵横:“你爷爷现在在哪?有没有进行治疗?保健局的专家到位了吗?”



“谢谢首长关心,爷爷现在在三零一医院治疗,效果很可以,但是爷爷的精神状态很不好。刚来江州之前,我还跟我爷爷吵了一架。”



“你说你也是的,都这么大的人了,跟你爷爷吵什么啊?”一号首长批评。



秦纵横犹豫了一下,说:“首长,有个重要情况我要向您反映。”



“什么情况?”



“关于我爷爷得事情。”



嗯?



一号首长目光闪烁了一下。



“说!”



秦纵横看了一眼老瞎子,欲言又止。



一号首长看出了他的意思,说道:“上师不是外人,你尽管说。”



秦纵横咬牙道:“爷爷想对陆逸不利。”



“哦。”



一号首长淡淡的哦了一声,秦家和陆逸的矛盾他知道,所以秦老爷子想对陆逸不利,这让一号首长根本就不意外。



秦纵横道:“爷爷自知时日无多,所以决定跟陆逸玉石俱焚,但是他具体想怎么做我不知道。我劝过他,可是劝不住,所以想来想去,我只来找您求助。”



“玉石俱焚,什么意思?”一号首长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。



秦纵横道:“爷爷估计要对陆逸发起最后的一击。根据我的猜测,极有可能,就是在今天演唱会的现场。”



嗯?



一号首长眉毛一扬:“可有证据?”



“没有,这只是我的猜测。”



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

“是!”



秦纵横出门之后,一号首长的脸色沉了下来,问老瞎子:“上师,您怎么办?”



“可信。”



老瞎子只说了两个字。



“上师您认为秦纵横说的是真的?”一号首长问。



老瞎子道:“这个时候,秦纵横来向你汇报,由此可见,这件事是真实的,秦安要在演唱会的现场对陆逸不利,而且是必死一击,那么就说明首长你也有危险。”



说到这里,老爷子又道:“这个秦纵横有意思啊,这么大的事情不亲自告诉陆逸,反而告诉首长你,他有心啊。”



“我看他是怕被连累啊。”



“正因为怕被连累,才更加说明,秦安的计划很疯狂。疯狂到连他的亲孙子都怕。”



一号首长脸色凝重。



秦安的厉害,他非常清楚,何况是临死之前的一击,那更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。这个时代,怕就怕这样有手段还不要命的人。



“上师,你怎么看待秦纵横?”一号首长问。



老瞎子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秦纵横此子,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,但是心胸狭隘,鼠目寸光,正气不足,终究是难成大器。”



“上师就这么不看好秦纵横?”



“是的。我不看好他。首长你要是不信的话,再过三年看看。”老瞎子笑道:“他不远千里来江州,向你汇报他爷爷的情况,看起大义灭亲,实则是想撇清关系,力求自保。像他这种人,成不了气候。”



一号首长沉默了。



……



陆逸在叶天心的指引下,车子开到了郊区,然后又继续开了二十多分钟,车子拐上了盘上道,穿过一座小山,最后在一处四面环山的低洼处停了下来。



“真是一块风水宝地。”



陆逸赞叹。



来到江州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眼前这种风水宝地,从外面看普普通通,别无二致,但是以走进里面,别有洞天,陆逸下车之后,和叶天心踏着青石小道往里面走。



小到两边,盛开着桃花。



香气扑鼻。



令人惊奇,这都是十月了,外面的桃花早已凋零,可这里,花开真放。



走完小道,眼前又出现了一做石拱桥,陆逸来到桥上,看了一眼,只见敲下溪流清澈见底,里面有很多鱼,再观察了一下水流,陆逸赞叹:“好一个虎踞龙盘之地!”



“你看出来了?”叶天心问。



“嗯。”陆逸没出山之前,跟在陆无双身边,学习过很多东西,包括奇门遁甲,风水相术,虽然他不精通,但是起码得常识还是知道的。



叶天心笑道:“这个地方你是师父给我爷爷找的。”



“难怪。”



陆无双不出手则已,一旦出手必定一鸣惊天。



穿过石桥,面前又出现一条碎石小道。



小道两边,栽种着梅花。



梅花也在怒放。



陆逸仔细看了一眼,原来,这个地方被人布下了阵法,改了阴阳,所以能看到春天的桃花秋天看,冬天的梅花也在秋天怒放。



“这该不是也是我师父的手笔吧?”陆逸问。



“是的。”



“好吧。”



走完碎石小道,终于,看到了一栋用石头砌成的三层别墅。



别墅门口,有两尊威严的狮子。



陆逸停下脚步看了一眼,只见大门墙上刻着一副对联:虎贲三千,直扫幽燕之地;龙飞九五,重开尧舜之天。横批是:人间天国。



这幅对联与*的对联一模一样。



字是用剑气刻上去了,并且是一气呵成,陆逸瞬间明白,这肯定还是他师父陆无双的手笔。



叶天心带着陆逸,推开了朱红大门,走了进去,远远地,就见两个人在院子里下围棋,一人白衣胜雪,正是陆无双,另外一个人,头发向后梳着,穿着龙纹黑色唐装,背对着陆逸他们,看不清容貌。



“来了!”陆无双抬起头,看着陆逸和叶天心,脸上有着微笑。



另外一人也在这个时候转过了身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