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猛然转过身,只见他面前站着一个女人。



女人年纪最多三十出头,打扮得非常时髦,头发染成了黄色,扎着几串小辫子,耳朵上戴着一串长长的耳坠,穿着牛仔衣和牛仔裤,脚下踩着一双马丁靴,非常酷。



“谁啊?”陆逸问洋洋。



洋洋没理他,而是对女人道:“谭雨露,我男人怎么样,长得不错吧?”



“你个死孩子,哪有女儿直接喊自己妈妈名字的?你敢再叫,信不信我扣掉你这个月的零花钱?”女人瞪了洋洋一眼,然后这才看着陆逸,上下打量了一下,笑着伸出手:“女婿你好!”



啥,女婿?



陆逸吓得一跳,这个女人是洋洋的母亲?



擦,不会吧,看模样给洋洋当姐姐还差不错。



“是不是吓着你了,哈哈,没事。我叫谭雨露,是洋洋的妈妈,我在家常听洋洋提起你,谢谢你照顾洋洋。”说到这里,女人转过头看着洋洋,说道:“李洋洋,你男人不错,这个女婿我认了。”



“谭雨露,其实你不认他也没事,因为刚才在飞机上我就想好了,要是你不认可他,我就跟他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来告诉你,气不死你。”



洋洋的母亲还没成年就生下了她,以至于生了孩子之后的谭雨露还跟着小姑娘似的,怎么看都像是结了婚的人。等到洋洋稍大一些后,她带着女人出去玩的时候,都提前叮嘱女人要喊她“阿姨”或者是“姐姐”,她谎称洋洋是她远房亲戚的女儿。



洋洋很生气,就干脆直接叫她名字,到了后来,大家就知道了这个了秘密,谭雨露抗议了无数次,母女俩为了这事没少干架。



“得了吧,就你那点胆量,敢做什么出格的事?我只是在想,到底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倒霉,竟然被你给看上了。”



“谭雨露,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?我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人,有你这么打击我的么?懒得跟你说话,我的小心脏受伤了,陆逸欧巴,你给我揉揉。”



陆逸狂汗,尼玛,你妈让我我给他揉,老子敢揉么?





“哎呀,宝贝女儿,妈妈错了,妈妈说着玩的呢,我女儿可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,人见人爱花见花开,你看中的人肯定是他祖坟冒青烟八辈子修来的福气,是不是啊?”



谭雨露朝陆逸挤了挤眼睛。



陆逸木然的点头。他还会第一次见这么夸自己女儿的。



“小伙子,我给你说啊,这个年代,像我女儿这样的妹子很难找了,既然她喜欢你,作为她的妈妈,我只想对你说一句,泡她!”



啊!



陆逸傻眼了。



这是什么奇葩母女?



“那个姐姐,不,阿姨,我比洋洋大,我跟她不合适。”



在陆逸眼里,洋洋就是一个小女孩。



“我看你比洋洋也大不了多少啊?你多大了?”



“我马上要二十五了。”



“二十五啊,李洋洋今年十七,你只比她大八岁啊,像李洋洋他爸,都比我大了整整二十岁,不是也没什么呢。小伙子啊,我告诉你,真正的爱情,与年龄无关,与金钱无关。”



这——



陆逸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

谭雨露又对洋洋说道:“女儿,爱情是个非常奇妙的东西,你谈恋爱我不阻止,但是我告诉你,你可不能像老妈一样还没成年就结婚,唉,为了一棵树错过了一大片森林。”



“谭雨露,你少胡说,我这辈子就只爱陆逸欧巴。”洋洋气得直跺脚,她实在拿他这个极品老妈没撤。



老爸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?这辈子居然娶了这么一个妖孽。



“你这死孩子,我哪是跟你开玩笑,我就是想确定一下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?”



“有你这么确定的么?当着我男人的面,叫我不要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,这不是逼我们分开么?谭雨露,我告诉你,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。陆逸欧巴,我们走!”



洋洋拉着陆逸要走。



“李洋洋,你给我站住,亏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谭雨露气急败坏的说。



“我就气你了,怎么了?”



“你再气我,信不信我打你。”



“打啊,你不打死我,我打死你。”



陆逸被雷倒了,这都什么母女啊,怎么跟庞太师他们父子一样,都是奇葩。



“洋洋,阿姨,你们还没吃饭吧,我们先回酒店去吧!”陆逸赶紧说,如果让洋洋和她妈妈继续争吵,还不知道要吵到什么时候,陆逸呆在这里压力山大啊。



“行,女婿,我听你的安排。”



听到女婿两个字,陆逸脚下一滑,差点摔了一跤。



“陆逸欧巴,你没事吧?”洋洋扶住了陆逸。



“没事。”



谭雨露走在后面,看着陆逸的背影,眸子里有着担忧。



回去的车上。



谭雨露问陆逸:“女婿,我听说你跟我女儿是一个单位的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这车是你的?”谭雨露又问。



“嗯。”



“好家伙,这辆奔驰起码得好几百万吧,你很有钱啊。”谭雨露笑道。



“还好。”陆逸自然明白谭雨露的心思,一边开车一边应付着。



谭雨露又说:“你年纪轻轻,就能开这么好的车,可见你很有能力。对了,你父母做什么工作的?也是江州人吗?”



陆逸沉默了。



洋洋扭头瞪了一眼谭雨露,没好气道:“谭雨露,你要是再叽叽歪歪,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?咱们是来看演唱会的,又不是来调查户口啊。”



“你个死孩子,知不知道老娘是为了你好,你还是未成年,什么都不懂,要是被人拐跑了我怎么办?后半辈子没人赚钱,你想我饿死啊。”



“饿死好了,免得浪费粮草。”洋洋嘟嚷了一句,不耐烦的说:“我实话告诉你吧,陆逸欧巴是天逸集团的总裁,身价好几百亿呢,他白手起家,行了吧!”



“啧啧啧,我说呢,我女儿心高气傲怎么会喜欢上人家呢,敢情人家果然是人中之龙啊。”谭雨露瞟了一眼陆逸,眼里的担心更浓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