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时候,李天龙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

接听之后,李天龙问陆逸:“陆逸,我叫来了排雷的专家,要不要他们进来?”



“算了,还是我来吧。”



院子里埋了不少地雷和炸弹,如果让排雷的专家亲自排雷,指不定又会出现什么变故,所以陆逸干脆自己来,这样至少可以保证大家的安全。



“好吧。”



李天龙赶紧告诉电话那头,让他们暂时先不要进来。



陆逸直接从腰后掏出了掌心雷。



蹭!



陆逸脚下用力,高高跃起,身子落在了院子里的树干上,然后对着院子的地面扣动了扳机。



砰!



轰——



掌心雷子弹爆炸的瞬间,引爆了地下的炸弹。



轰隆隆——



所有的炸弹和地雷在瞬间爆炸。



地动山摇。



这让在唐家门口待命的排雷专家全都变色。



爆炸声一直持续了一分钟才停下。



陆逸从树干上跳了下来,身上沾满了土灰,扭头看了一眼院子,原本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,此刻石板碎裂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,尘土飞扬。



“好好的一个家族,说没就没了。”李天龙突然感慨。



“是啊,一个家族就根一个国家一样,想要长治久安,必须要兢兢业业,不敢有丝毫的马虎。”陆逸同样感慨。唐家曾经贵为江州第一家族,可就在这短短时间内,变得断壁残垣。



这不是天意,而是人为。



如果唐家当时选择和陆逸做朋友,那么现在肯定安然无恙,即便他们不跟陆逸做朋友,只要保持中立,现在肯定也没事,只是,唐老爷子和唐海燕错误的选择,断送了唐家的前途。



这怨不得别人。



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一旦做出选择,就要承担代价。



只是唐家承担的这个代价有点大。



因为没有了炸弹,院子里就安全了很多,陆逸告诉李天龙:“龙哥,让你的人把外面收拾一下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李天龙开始打电话吩咐。



过了两分钟,赵信匆匆赶来。



进来,赵信就急着问道:“陆兄,龙哥,你们没事吧?”



“我们都没事。”陆逸笑。



赵信道:“可急死我了,我刚才在一公里外面,就听到这里有爆炸声,我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呢,幸好没事,万幸,万幸。”



“没事,那是我引爆的炸弹。”陆逸问赵信:“我让你找的开锁匠呢?”



“陆兄稍等。”



赵信说着,拨了个电话,一会儿,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就被赵信的人带了进来。



中年人白白胖胖的,看起来很憨厚。



“赵总,您有什么吩咐?”中年人恭敬问道。



“陆兄,你说。’



陆逸看着开锁匠,道:“我这有一扇铁门,需要你帮我打开。”



“铁门在哪?”



陆逸指了指池塘中央的假山,说道:“假山下面三十米的地方。”



啊!



开锁匠眼里出现了惊骇。



“怎么呢?”陆逸问道。



开锁匠问道:“那扇铁门是不是实心的,怎么都打不开,上面有一个针孔小洞?”



“你怎么知道?”陆逸眼神如同刀锋,盯着开锁匠。



他很疑惑,这个开锁匠怎么会这么清楚?



“因为那扇门就是我师父造的。”开锁匠说:“我师父曾经告诉我,二十多年前,他帮人专门打造过一闪特殊的门,说铁门是实心的,厚度达一米。而且这些铁都是压缩钢铁,别说子弹,就是导弹都炸不开。”



“这么猛?”



赵信吃惊。



厚度达一米,太变态了。



唐家究竟要在下面藏什么东西,竟然弄的那么安全?



“你能不能打开?”陆逸问。



开锁匠摇摇头:“打不开。”



“如果你能打开,我重重有赏。”陆逸又说。



开锁匠还是摇头,说:“那个铁门上的锁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打开的锁,我想,只有主人能够打开,除了主人,就算是我师父来了,也不打开。”



“这么厉害?”



李天龙将信将疑。



开锁匠看着陆逸,问:“我想您已经看到铁门上的针孔了吧?”



“嗯,看到了。”



“没错,这个针孔就是打开铁门的关键,针孔里面,装着一把特殊制造的锁,里面有十二道机关,所以除了主人之外,其他人根本就打不开。”



陆逸皱起了眉头。



打不开锁,就不能知道唐家的秘密,这可不是一个好事。



“要不我用其他东西试试?”李天龙说。



看到李天龙的神色,陆逸就明白他在想什么,连忙制止:“龙哥,千万别乱来,这位先生说的不错,厚度达到一米的实心钢铁,不是一般的东西能打开的。”



“那你说,唐海燕会不会就藏在那扇门后?”李天龙问。



“有这个可能。”陆逸之所以想打开铁门,原因也就是因为他觉得唐海燕有可能就在那扇铁门后面。



“那怎么办?”李天龙一脸着急。



无论如何,不能让唐海燕跑了。



如果今天不能斩草除根,以后就会后患无穷。



“找人来开门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那么严实的门,谁能打开呢?”赵信问。



开锁匠插话道:“据我所知,真正的开锁宗师都在监狱里。”



监狱?



陆逸眼睛一亮:“也许他能打开。”



听到这话,赵信和李天龙神色一震,不约而同地问道:“谁啊?”



“一个天才。”



陆逸笑了笑,拿出手机走到一边拨通了战天行的电话。



待电话接通之后,那头传来了战天行的声音:“陆逸,怎么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?”



“战神,没打扰你休息吧!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行了,咱们谁跟谁啊,别说废话了,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战天行问。



“战神,帮我从秦城监狱捞个人。”



“秦城监狱?”战天行声音提高了:“你以为我是龙王啊,能从秦城监狱捞人?就算是龙王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从秦城监狱捞人的。”



秦城监狱是华夏级别最高的监狱,想从里面捞人,必须要有一号首长的手令。



“我这不是没办法吧,想从秦城监狱借个人帮帮忙,放心,又不是释放,再说我也用不了多久,最多两天。”陆逸保证道。



战天行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那个人叫什么名字?”



“李鸿儒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