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城监狱?



陆逸一愣。



按照李鸿儒这犯罪的记录,死罪根本就跑不掉,可是竟然没有判他死罪,而是把他放到了秦城监狱。由此可见,上面对李鸿儒是格外开恩。



曹市长说:“李鸿儒是个天才,到了秦城监狱也没闲着,国家为了他,专门拨了一笔资金,给他建了一个实验室,他在里面搞研究,据说他发明了几十种高科技的东西,当然,具体是什么我不得而知,那是保密的地方。”



“市长,国家对他也太好了吧,按理说,他应该要判死罪啊。”李梦寒说。



曹市长点点头,说:“之所以没判死罪,两个原因,第一,李鸿儒发明了不少专利,国家见他是个人才,加上他手里又没犯过命案,所以杀了可惜。第二,他是潘教授的学生。潘教授和李鸿儒的感情很深,当时潘教授出面向上面求情了,所以上面才决定把李鸿儒放到秦城监狱。”



陆逸笑道:“这个李鸿儒还真是个人才,以后有机会了见见。”



“见他?”曹市长盯着陆逸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

“我能干什么啊,就是跟他聊聊天。”陆逸笑。



曹市长没好气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,陆逸,这件事情你最好慎重点,李鸿儒这种人最好别惹,千万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

“市长,您能这么介意我找他?”陆逸笑眯眯地看着曹市长。



曹市长对李鸿儒的事情了如指掌,这让陆逸怀疑,没准曹市长和李鸿儒也有交际。



曹市长看了陆逸一眼,叹了口气,说:“当年就是我逮住他的。”



啊!



陆逸和李梦寒都很吃惊。



李鸿儒竟然死曹市长抓住的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



曹市长说:“当年抓李鸿儒的时候,我还在京城,我奉命带着专家组来江州逮住了他。可惜了,李鸿儒真是一个人才,虽说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实验室,但是毕竟在秦城监狱,限制很多,有些东西他想研究也没机会。”



“这样的人才要是能出来就好了。”



陆逸无意间的话让曹市长眉毛一扬:“陆逸,你小心最好别胡来。”



额——



陆逸嘻嘻笑道:“我就是开个玩笑,人都抓到秦城监狱了,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把他弄出来。”



“你没本事?你要是没本事,那天底下就没本事的人了。”曹市长说完,话锋一转,问陆逸:“江州你准备怎么办的?”



“什么怎么办?”



陆逸疑惑,没明白曹市长的意思。



“我是说,江州现在梦寒他们家和赵家都已经联合,然而唐家还在,你们还准备拖到什么时候?我不久就要离开江州了,陆逸啊,人在好办事啊。”



原来是这事啊。



陆逸笑道:“您放心吧,这件事情回去我就跟李老和赵老商量一下,争取近期搞定。”



“嗯,越快越好,免得夜长梦多。还有,动手之前一定要做缜密的安排,可不能有漏网之鱼,至于原因,我想你比我更清楚。”曹市长叮嘱道。



“我明白。”陆逸点头。



唐家无论怎么说,曾经都是江州的第一家族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想要灭掉,必须要有万全之策,可不能灭掉了唐家,却让唐老爷子和唐海燕跑了。



唐家这对爷孙,可不是省油的灯,只有斩草除根,才能以绝后患。



“小李,最近工作怎么样?当了副院长之后是不是更忙了?”曹市长关心问李梦寒。



李梦寒笑道:“嗯,比以前是要忙一些了。”



“工作忙是好事啊,不过小李,你也不能因为工作忙而忽略了陆逸,陆逸这小子鬼机灵了,你要把他看住,不然的话,没准什么时候他就会在外面沾花惹草。”



草!



陆逸顿时不满的盯着曹市长:“市长,不带这样坑人的啊。”



“我可没有坑你,我是实话实话。”



“切!”



李梦寒白了陆逸一眼,说道:“市长您放心吧,我一定会看紧陆逸的,不会让他有沾花惹草的机会,不过市长,要是陆逸不听我的,到时候我找您教训他。”



“不用找我。这事我可不管。”曹市长摆手道:“他要是真敢胡来,你就找你哥,让他带一个团的人来揍陆逸,别讲道理,先打个半死再说。”



沃日。



陆逸满脸气愤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潘教授端着菜盘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笑道:“陆神医,小李,市长,赶紧洗手吃饭。”



“好勒。”



洗了手大家在餐桌上坐了下来。



普通的八仙桌上,放满了餐盘,中间是潘教授特意为陆逸他们做的杜婆鸡,油光灿灿,泛着金黄的颜色,看起来十分有食欲。



“陆神医,别客气,尝尝老头子的手艺。”潘教授客气道。



“好勒。”



陆逸也没客气,直接夹了一块鸡肉放到了李梦寒的碗里。



他这个举动,看得李老师频频点头。



随后,陆逸才给自己夹了一块,咬了一口,顿时,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味蕾都散开了,太好吃了,麻辣的味道之中还带着一丝香味,好吃的不得了。



李梦寒更是忍不住惊呼道:“潘教授,您做的肌肉太好吃了。”



潘教授笑道:“当年退休后,还有五星级大酒店想拉我去做大厨,想我专门给酒店做杜婆鸡,你不知道,人家都给我开五万一个月了。”



“那您怎么没去啊?”李梦寒问。



潘教授笑道:“我这个人啊,搞了一辈子的科研,要是到了晚年去当厨师,还不让同行笑掉牙啊,我这个人爱面子,不去。”



“吹牛。”



李老师瞪了潘教授一眼。



“我说老伴,我哪里吹牛了?”



“人家什么时候给你五万一个月了?明明是一万块一个月好不?你当时不去是嫌工资少了,我记得你就是这么给我说的。”李老师的话让潘教授的脸色尴尬。



潘教授尴尬的笑道:“我说老伴,当着陆神医他们的面,你能不能不拆我的台?”



“谁叫你胡说的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看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斗嘴,不知道为什么,这在陆逸他们眼里,只觉得这是幸福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