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梦寒解开陆逸的衣服。



然后双手放在陆逸的胸膛上,温柔的帮他按摩。



李梦寒也是医生,对按摩手法很精通,她知道陆逸受了内伤,胸口又淤血,帮助陆逸按摩,有助于他体内的淤血散开,可以让陆逸的伤势早日好转。



就这样,一直按了半个小时,李梦寒已经是满头大汗。



“咳咳——”



昏迷中的陆逸突然咳嗽出声。



李梦寒手一顿,低头看了陆逸一眼,只见陆逸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不少。



她神色一喜,继续帮陆逸按摩。



时间又过了十五分钟。



“咳——”



陆逸突然张嘴,喷出一口黑血。



同时,陆逸也睁开了眼。



“你怎么样?”李梦寒急问,说话的时候他拿过旁边的毛巾帮陆逸擦掉嘴角的血迹。



看到李梦寒,陆逸脸上浮现出了笑容,问道:“梦寒你怎么来了?”



“你都成这样了,我能不来吗?”李梦寒瞪了陆逸一眼,埋怨道:“以后被逞强了,你看看你,都伤成这样子了,你怎么都不想想我,要是你万一,万一出事了我怎么办?”



“放心吧,我有把握,死不了的。”陆逸咧嘴笑。



“还笑。”



李梦寒佯怒要打陆逸,刚扬起手,就见陆逸嘴角又溢出了血丝。



她脸色猛变,忙俯下身子抓住陆逸的手,问道:“陆逸,你怎么了,你可别吓我——”



“没事,没事。”陆逸抬手擦掉嘴角的血液,然后问李梦寒:“潘教授怎么样了?”



“我还没去看潘教授。”



“曹市长走了吗?”陆逸又问。



“刚出去。”



陆逸点点头,神色变得严肃起来,说道:“梦寒,帮我一下,扶我起来。”



“你伤的那么重,起来干什么,还是好好躺着吧。”



“扶我起来。”陆逸神色坚决。



李梦寒无奈,只好扶起陆逸,为了怕陆逸坚持不住,她特意把陆逸的后背垫了两个枕头。



陆逸坐直身子之后,闭上了眼睛,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,这才睁开眼,扫了一圈,只见金针就放在床头柜上,旁边还有一个托盘,里面有酒精,还有棉球等一些医用品。



他这才对李梦寒说:“梦寒,你先出去。”



“你干什么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我要疗伤。”陆逸抬头看着李梦寒说道:“你先出去,没听到我叫你,你被进来,也别让任何人进来,我要疗伤。”



“可是你伤的那么重——”



李梦寒话没说完,就听陆逸说道:“没事,我自己的伤我有数,如果我跟普通的病人躺在这里,就算躺半年我的伤也好不了,我自己疗伤不用多久就能好。”



“你说得真的?”李梦寒不信。



陆逸咧嘴笑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放心吧,等我好了还想跟你做运动呢。”



“做什么运动?”



“当然是床上那种十分亲密的运动啊。”



“去死。”李梦寒脸一红,接着说道:“那我在外面等你,你自己小心一点,有什么事随时叫我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李梦寒这才慢腾腾的出去。



等她走出之后,陆逸还是深呼吸。



他现在身上的伤很重。



如果没有九转金身决的话,陆逸在施展完毕金针渡难后,就肯定会脱力而死,幸好九转金身决在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内劲,虽然很微弱,但对陆逸现在来说,十分有用。



而且自愈功能也在悄然帮他修复内伤。



呼。



陆逸吐了一口气,慢慢抬起双手,放在了胸前。



轰!



一团金光出现在他双掌之间。



噗。



金光出现的瞬间,陆逸嘴里又喷出一口血,可陆逸没有停止,继续在运转九转金身决,没一会儿,那团金光在他双掌之间就形成了一个篮球一般大笑的金球。



咻咻咻——



金球在他双掌间飞速的旋转。



渐渐地,陆逸移开了右手。



但金球依旧在旋转。



啪!



猛然,陆逸一巴掌拍在金球上。



轰!



金球裂开,浓烈的金光顿时将陆逸整个人包裹其中。



呲。



陆逸手一卷,一根七寸长的金针就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

本来,陆逸是准备用酒精消毒的,但是他现在已经腾不开手,也不能分神,干脆粗暴的使用九转金身决的力量给金针消毒,当金光包裹住金针的时候,金针上面冒出了屡屡白燕。



当消毒的差不多了,陆逸右手捏住了金针,对准了自己的心脏。



吸。



陆逸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慢慢地用金针刺透自己的皮肤,扎进了心脏之中。



他要给自己治病。



要是其他人,哪怕是神医,也不会这么做,因为一般的医生都会有两个规矩,第一是无论情况多么紧急,都不会给自己的亲人治病,第二就是无论什么状况,自己不能给自己治病。



再高明的医生,也不敢自己施针。



稍有不慎,就会一命呜呼。



但是陆逸却选择了自己给自己疗伤。因为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身体状况,其次,如果不能把伤治好,没准刚走出医院,他就会被别人干掉。



别忘了,现在江州唐家还没灭呢。



还有燕京几大家族肯定也在江州安排了人手,只要有机会,他们肯定会动手,所以考虑到这种后果,陆逸就必须先把伤治好,可他身上的伤很重,他自己给自己治疗,就必须要冒险。



啊——



当七寸长的金针完全没入心脏的时候,陆逸嘴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痛呼。



他心脏有伤,这一针扎的位置并不是穴道上,所以非常疼。



门外。



李梦寒听到病房里传来的痛呼后,当下就想推门进去,但是想到陆逸的叮嘱,她又生生停住了脚步,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。



啊——



病房里又传来了痛呼声。



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



里面的通呼声不停,每一声痛呼都像扎在李梦寒的胸口上,李梦寒拼命不让自己掉眼泪,守在门口,既担心又着急。



于此同时,二楼检验科。



潘教授刚做完全身检查。



“天啊,怎么可能?”当检验医生拿到检验报告的时候,一脸震惊。



“怎么呢?”吕医生问。



检验医生说:“简直不敢想象,潘教授的病竟然好了。”



什么!



在场的人豁然变色。



“好了?不可能!”一个老专家当场就反对。



吕医生仔细看了看检查报告,一脸凝重。



老专家又说:“众所周知,糖尿病根本就治不好,最多也只能控制而已,何况还是糖尿病晚期,想要治好,根本就不可能。”



吕医生眼神终于从检查报告上面挪开了,看着老专家说道:“从检查报告上面看,潘老的病的确好了。”



啊!



“不可能。”老专家依然不信。



众人说话的时候,曹市长走了过来问道:“吕医生,潘教授的病怎么样了?”



“市长,从检查报告上面来看,潘教授已经完全痊愈。但是——”吕医生看了一眼老专家,又说道:“但是还是有些难以置信,毕竟潘教授是糖尿病晚期,医学史上,目前还没有谁能完全治疗糖尿病。”



“你确定检查过程中没有纰漏?”曹市长问。



吕医生很肯定地回答:“市长放心,我们给潘教授做检查的时候非常仔细,绝对不可能出现一点纰漏。”



“那我知道了,潘教授的病真的好了。”



曹市长脸上出现了笑容。



“市长,您从哪里肯定得?”吕教授不解地问。



曹市长笑道:“陆逸连癌症都能治疗,何况还是糖尿病。”



额——



曹市长这句话说得那先前那名质疑的老专家面红耳赤。



是啊,人家连癌症都能治好,还治不好糖尿病么?



顿时,大家纷纷夸赞陆逸。



“陆主任真是神医啊。”



“是啊,年纪轻轻就有那么高明的医术,真是令我辈汗颜。”



“可惜了,陆主任不是我们医院的人。”



“是可惜啊,不过不管怎么说,陆主任都是医生,大家在一个系统工作,以后有机会啊,我们可以多找他请教请教。”



“说的是,多找陆主任请教。”



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,曹市长回到了潘教授的病房,进门就见潘教授坐在床边,李老师在帮他穿鞋。



曹市长一惊,急道:“潘教授,您病刚好,您怎么都下床啊?您听我的,好好休养两天,等身体彻底好了之后再活动好不好?”



“我都好了,还躺着干什么。市长,你知道陆逸陆神医在哪里吗?”潘教授问道。



“潘教授,你找陆逸干什么?”



李老师笑道:“老潘的病多亏了陆神医,我准备和老潘去看看陆神医,当面感谢一下。”



“潘教授,我已经代替您感谢陆逸了,您老病刚好,还是多多休息,等身体好了之后,你要是想见见陆逸,我让陆逸来见您怎么样?”曹市长继续劝。



潘教授的病刚好,年纪又这么大,万一再出现个什么意外,曹市长可担待不起。



“不行。”潘教授坚决道:“要不是陆神医,我这条命今天算是交代了,所以无论如何,我要去见见陆神医,当面表示感谢。”



“市长,你知道老潘的脾气,你就当我们去吧。”李老师也附和道。



“好吧!”



曹市长无奈,只好带着潘教授夫妇上楼,刚出电梯,就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