噗。



陆逸嘴里喷出一口血,从空中掉落下来。



“陆逸——”



“副队长——”



战天行和苍龙的声音从树林里传了过来。



秋圆水月脸色一变,扔掉手中的长剑,忙将陆逸抱住在了怀里。



香气扑鼻。



陆逸的鼻尖在秋圆水月高耸的胸部上使劲凑了凑。



哼!



秋圆水月恼羞成怒,松开了手。



哐!



陆逸的身子砸在了地上。



“哎哟,咳咳——”陆逸又咳出一口血。



“你怎么样?”秋圆水月忙蹲下身子,用膝盖垫着陆逸的脑袋,一脸关心的问道。



“死……死不了……”



陆逸有气无力的回答。



刚才为了救秋圆水月,他强行使用了九转金身决的绝技——匿杀。匿杀这一招需要耗费很大的内劲,为了使出这一招,陆逸将全身的力气都使出了。



使出这一招之后,陆逸内劲全无,加上身上本来就有重伤,现在更是雪上加霜,在打跑安倍晴川之后,他终于支撑不住,吐血掉落了下来。



“你看你,明明身受重伤,还那么逞强干什么?”秋圆水月埋怨。



埋怨的同时,秋圆水月按住了陆逸的脉搏。



她是和歌山的传人,对于医理要知晓一些,当查探到陆逸的伤势后,秋圆水月终于动容,红着眼眶道:“你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还跑去闯太天照神社,还惹安倍晴明,你不要命了?”



“媳妇,你在担心我?”



陆逸苍白的脸上有着笑容。



秋圆水月脸一红,忙扭头过:“我才不担心你呢。”



“担心就是担心,竟然还不承认。”陆逸嘀咕了一句,说道:“水月,我师父说了,让我再见到你,请你帮忙转告一句话给你师父。”



“什么话?”



“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”



秋圆水月脸上出现了喜色:“你师父真那么说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好的,我知道了,我一定如实转告。”



“对了水月,我师父跟你师父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你是不是知道?”陆逸问。



“你别说话,你现在伤得很重,我带你回和歌山。”陆逸伤得很重,需要休养好一段时间才能痊愈。



“不,我要回华夏。”陆逸说。他现在身上带着绝密资料,他必须回不死营复命。



“你伤得那么重——”



看着秋圆水月一脸担心,陆逸笑道:“没事,我很快就能活蹦乱跳的,水月,你什么去华夏?”



“去华夏干什么?”



“当然是看老公我啊。”陆逸厚颜无耻的握住了秋圆水月柔软的手。



哼!



秋圆水月一声娇哼,甩掉了陆逸的手。



这个时候,战天行和苍龙已经来到了陆逸的身边。



“陆逸,你怎么样?”战天行问。



苍龙也急道:“副队长,你没事吧?”



“你看我像没事的么?”陆逸朝苍龙翻了个白眼,然后对战天行说:“战神,我们回华夏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这片土地不宜久留,只有离开才能彻底安全。



“其他人呢?”陆逸问。



“他们在机场接应。”战天行说。



秋圆水月对陆逸说:“我护送你去机场。”



“好!”



陆逸没有犹豫就答应了,又秋圆水月这尊高手在,就算是江川乱步错这样的高手出手,也会掂量一二,再加上第九小队的成员,可以说他很安全。



“走!”



陆逸说着,秋圆水月就把他从扶了起来。



苍龙本来想去搀扶陆逸,却被陆逸恨恨瞪了一眼,弄得苍龙莫名其妙,倒是战天行看出了端倪,在一旁偷笑。



陆逸全身脱力,毫无力气,大半个身子机依偎在秋圆水月的身上,手臂摩擦着她胸前的柔软,鼻尖嗅着秋圆水月发丝上的清香,好不惬意。



秋圆水月也察觉到了陆逸的意图,俏脸通红,可是她又不能推开陆逸,因为她很清楚陆逸的伤势。



花了一个多小时,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机场。



“副队长——”



“副队长,你受伤了?”



“副队长——”



天狗等人出现,看到陆逸被秋圆水月搀扶在,脸色苍白,一个个担忧的问道。



这次行动究竟多危险,天狗他们不知道,但是他们从这次行动的级别中发现,这次的任务一定非同一般。



“没事,受了点小伤。”陆逸不想大家担心,一句话轻描淡写地带过,然后扭头看着秋圆水月,轻声说道:“水月,好好保重,等我下次有机会了去和歌山看你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秋圆水月把陆逸交给了战天行。



“保重。”



秋圆水月盯着陆逸,眸子里柔情一片。



“等等——”陆逸叫住秋圆水月,笑道:“水月,你过来,我有话跟你讲。”



“什么话?”



“你过来嘛。”



秋圆水月狐疑的靠近陆逸,她的脸刚靠近陆逸,陆逸就往前一凑,“吧唧”一口亲在秋圆水月的脸上。



额——



秋圆水月浑身僵硬。



陆逸哈哈大笑,对战天行说道:“战神,我们回去。”



“好勒。”



等陆逸过了安检,秋圆水月才回过神,恨恨地看着陆逸消失的背影,小声骂道:“登徒浪子”,不知道为什么,秋圆水月骂了一句之后,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,伸手摸了一下,似乎还在发烧。



难道,这就是恋爱的感觉?



战天行把陆逸刚扶到飞机上坐下,陆逸嘴里再次吐血。



“陆逸——”



“战神,文件……文件在我……在我怀里。”陆逸断断续续地说完,头一歪,昏迷过去。



“陆逸——”战天行大惊,忙抓住了陆逸的脉搏,查探了一番,神色凝重。



“战神,副队长他怎么样?”天狗问。



“他受了很重的内伤。”



“啊!”



狮子惊叫一声,继而大怒:“谁打伤副队长的,他妈的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。”



“先别问谁了,苍龙,你马上给龙王打给电话,把这边的情况向龙王汇报一下,然后请龙王给陆逸安排医院。”战天行吩咐道。



“是!”



苍龙立刻拿出卫星手机打电话。



打完电话,苍龙汇报道:“战神,龙王那边已经着手安排了,龙王说了,无论如何,让我们必须带回副队长,带回文件,到了燕京会有专车来接我们。”



“好的。”



没一会儿,飞机起飞,朝东方而去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