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来的敲门声,让屋里两人神色凝重。



陆逸和李寒风对视一眼。



两人眼里都有着戒备。



“谁啊?”



陆逸走到门口,谨慎的问道。



“陆少,我是叶小姐的人。”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

陆逸这才将门打开一条缝。



只见门外站在一个中年男人,年级在三十多岁的样子,留着小平头,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刀疤,因为皮肤比较黑,这条刀疤让他看起来更有魅力。



看见陆逸伸出脑袋,男人对着陆逸鞠躬,恭敬道:“陆少您好,我叫大刀,是叶小姐的人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察觉没什么可疑之处,这才打开门,问大刀:“找我有事吗?”



“有。”大刀:“小姐吩咐我,说在香江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事情,陆少直接吩咐我就好了。第二件事就是,我善做主张给陆少送了一份礼物,希望陆少喜欢。”



“哦?”



陆逸脸上出现了好奇的笑容。



这个大刀看起来很会做事,说话很有分寸,所以陆逸想看看,大刀送的礼物是什么?



大刀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,等电话接通之后,大刀说道:“把他带上来。”



“是。”



两人等待了一会儿,就见两个黑衣青年提着一个大号的黑布袋走了过来。



“刀哥。”



“刀哥。”



两个青年叫大刀。



大刀笑着对陆逸说:“陆少,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

“拿进来吧!”



陆逸已经看出了布袋里的东西,所以让大刀他们拿进屋里。



进了屋,看到李寒风,大刀冲他点了点头,然后才吩咐两个手下:“把他放出来。”



“是!”



两个青年手脚麻利的打开袋子,顿时,一个老人从里面爬了出来。



“你们是谁?为什么要抓我?我告诉你们,我在道上又不少熟人,你们敢对我不敬,小心全家被杀。”老人大声叫到道。



啪!



大刀直接一巴掌摔在老人脸上,虎着脸道:“舔燥!”



草!



老人怒极。



他还是第一次被打,而且是在香*上,这让老人顿时怒火冲天,吼道:“你个小扑街仔,敢打我,我告诉你,你完蛋了,你完蛋了……”



老人话没说完,就感到额头上抵住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。



抬头一看,只见一把枪抵在自己额头上,顿时吓得魂不附体。



“最好给老子安分点,不然的话,老子送你上西天。”大刀狠狠地说道,然后测过脸,看着陆逸道:“陆少,他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


“不错,这份礼物我很喜欢。”



陆逸已经认出,这个老头就是之前跟在龙武身边的那个老头。



“是你!”



老头看到了陆逸,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,咬牙道:“你把龙哥怎么呢?”



“杀了!”



“杀了?”老头一阵失神,过了好一阵,猛然摇头道:“不可能,龙哥在香江是无敌的,没有人能杀他。”



“可事实是他死了。”陆逸在沙发上坐了起来,翘着二郎腿,看着老头笑道:“你怎么称呼?”



“我姓严。”



“严先生,你跟着龙武的时间不短吧?”



“我是看着龙武长大的。”



一句话,让陆逸心里涌出了杀机。



这个老头是看着龙武长大的,一句话就说明了很多事情,首先,说明他在龙兴社的时间很长了,其次,他在龙兴社的地位不低,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他和龙武的关系非同一般。



想到这里,陆逸笑道:“严先生,既然你是看着龙武长大的,那么你应该知道龙武的秘密吧?”



“秘密,哼。”老头冷哼一声,看着陆逸道:“我想你所说的秘密,应该是指龙兴社的钱吗?想我告诉你,哈哈,就算杀了我,我也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

“都一把年纪了,何必固执呢?”



“我这不叫固执,我告诉你小子——”



啪!



老头嘴里刚说出“小子”两个字,就被大刀一巴掌抽在脸上,大刀喝道:“死老头,对陆少尊敬点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老头不服气,想骂大刀,可是抬头看到大刀手里的枪,他又只好把想说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,然后看着陆逸道:“你杀了龙武,你还想要龙武的钱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

“我告诉你,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钱我绝对不会给你的。”



“我明白了。”陆逸平静点头,对大刀道:“回头你把他带到内地去,我让不死营的人来接管他。”



说完,陆逸看着老头道:“我很欣赏你的骨气,既然你的骨头这么硬,那么我也不逼你,毕竟我这个人一向尊老爱幼,可是你又是龙兴社的余孽,我要是饶过你,只怕会留下后患。”



老头怒视陆逸:“要杀便杀,何来这么多废话?”



“放心吧,我怎么会杀你,我都说了,我这个人尊老爱幼,杀老人这种事我肯定不会干。我只会把你送到秦城监狱去,我要你在里面度过余生,让你生不如死。”陆逸嘴角有着淡淡的笑容。



魔鬼。



老头脸色惊恐,虽然他活到这么大的岁数了,但他却没从去过内地,更不知晓秦城监狱是个什么状况,可他从一些书本上也看到过关于秦城监狱介绍。



秦城监狱是华夏级别最高的监狱,里面关的人曾经都是手握生杀大权的猛人,无论你是什么职位,进去之前有多么高的地位,但是一旦进去后,你就只有一个二十平民的单间。



这对那些习惯自由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。



这还不是最可怕的。



最可怕的是秦城监狱里面的墙壁,床等等,都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,就算你想在里面自杀,都自杀不了。简直就是生不如死。



当然,这还是那些大人物待遇。



老头知道,如果陆逸真的把他扔进秦城监狱,那么他的待遇会更差,没准到时候就呆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黑屋里面,度过下半辈子。



想出又出不去,想死又死不了,只怕再正常的人,都会被折磨成神经病。



“把他带下去。”



陆逸对哪里两个黑衣青年说道。



“是。”



两个青年快速将老头带了出去。



随后,陆逸的眼神才落在大刀的脸上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