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洋的声音让众人一喜。



“盗窃者在哪里?”



龙王急着问道。



“信号源在香江。”洋洋说。



香江?



龙王顿时皱起了眉头,看向了左老。



左老说:“香江那边我可以安排。”



龙王点点头,对着电话说道:“美少女,你继续负责追踪盗窃者信号,待会儿,你把盗窃者的个人信息发送给陆逸和天行。”



“是!”



挂断电话,龙王凝重着脸:“这个盗窃者不一般,显然他是早有准备,不然的话,三个小时他根本就不可能去香江。”



古老很认同龙王的分析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他现在就出现在香江,说明他早有安排,早就计划好了路线,这个人不简单,我看要好好的查一查。”



龙王抬头看着战天行和陆逸说:“小逸,你准备一下,马上去香江。天行,你留守不死营坐镇,带领第九小队追查盗窃者的背景,作为后援支援小逸。”



其他三位将军都看着陆逸。



显然,他们没想到龙王会让陆逸单独行动。



战天行看了陆逸一眼,然后又看着龙王,说道:“首长,要不让我去香江吧,陆逸从来没有去过香江,对那边情况不熟悉,我去的话适应一些。”



“不行。你在香江有仇人,如果出现万一,你不仅找不到文件,还会把命留在那里。”龙王严肃着脸。



陆逸惊异地看了战天行,没想到战天行还有仇敌在香江。



龙王视线落在陆逸脸上:“小逸是第一次去香江,那边没人认识他,他是生面孔,他虽然不熟悉情况,但是我想以小逸的适应能力,马上就会融入进去。”



“首长放心吧,我没问题。”陆逸说。



龙王点点头,看着陆逸道:“小逸,我对你只有三个务必,务必注意安全,务必找回文件,务必抓到盗窃者。明白吗?”



“明白!”



陆逸立正,给龙王敬了一个军礼。



陆逸看着脸色灰暗的万老,安慰道:“万老,你不要担心,就坐在家里等待好消息吧!”



万老感激的看着陆逸,说:“小陆,这件事拜托你了。”



“这是我应该的。”



古老笑道:“小陆,加油,完成任务了有奖励。”



奖励?



陆逸眼睛一亮,笑问:“首长,能告诉奖励是多少钱么?”



钱?



古老脸色当场就绿了。



你好歹也是共和国的军人,我跟你谈奖励,你跟我谈钱,这也太俗气了吧?



“钱一分都没有,但有其他奖励,比如荣誉,记个个人三等功什么的——”



“啊,没钱啊,那算了,我不要了。”陆逸一脸委屈。



古老哭笑不得。



左老笑着拍了拍陆逸的肩膀,说:“小陆,我们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好了,你跟小战马上去准备,二十分钟后,专机接你连夜去香江。这件事情,一定要速战速决。”左老说。



毕竟,丢失的保密资料,里面涉及到尖端武器,所以一定要速战速决,早点把它追回来。



陆逸和战天行同时向四位首长敬礼,然后转身离开会议室。



出了会议室,陆逸跟随战天行下楼,边下楼战天行边道:“这件事情不简单。”



“你也感觉出来了?”



陆逸心里一紧,他和战天行有同样的感觉。



战天行点点头,说:“主要是看万老着急,情绪又不高,所以我没说出来,不过想必龙王和左老古老心里也都明白,这个盗窃者绝对不是简单的盗窃者。”



“没错,一个在保密室工作二十年的老人,熟知保密室的各种规定,他突然盗取保密资料,要么是因为情况特殊,要么,他就是潜伏者。”



陆逸说。



“那你认为他是什么情况,是前者还是后者?”战天行问。



“我更偏向后者。”陆逸沉声道。



“如果是后者,他没必要在保密室潜伏二十年吧,再说了,这二十年来,他有很多机会盗窃机密,可他为什么没有那么做?”战天行疑惑。



陆逸分析道:“出现这种状况原因只有两个,第一,他做了没人知道,行动很隐蔽。第二,他真的没做,因为那些机密还不足以让他冒险行动。”



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个盗窃者就太恐怖了。”



战天行脸色凝重,如果盗窃者真是间谍,一个人在军方保密单位潜伏了整整二十年,而且还没露出半点蛛丝马迹,这只能说明,那个人非常恐怖。



“战神,有那个人的照片和资料吗?”陆逸突然问。



“有!”



战天行掏出卫星电话,翻出盗窃者的资料,递给陆逸。



陆逸拿过手机一看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中年男人的照片,他的年纪在四十多岁,方脸,头发留着三七分,戴着一副深框眼镜,穿着深色中山装,一副学者的样子。



从外表看,看不出半点不对劲的地方。



陆逸又看了看资料,这个人叫李东国,年纪四十六岁,进入保密室工作已经有二十年零七个月,也就是说,他在二十多岁就进入保密局工作了。



紧跟着,陆逸又看了看李东国的同事和领导对他的评论,让陆逸奇怪的是,几乎所有的评论都在夸奖李东国,说他工作认真,团结同事等等,没有一个人说他坏话。



这有点奇怪。



正常来说,一个人自单位工作,应该总会有一两个人对他评价不好,就好比陆逸在不死营,也还有秦纵横这个仇人呢。



陆逸仔细看了看李东国的资料,注意到了一个细节,李东国年轻的时候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,曾经作为交换生,在东京早稻田大学留学了一年。



在日本留过学?



陆逸皱了皱眉。



看到他这个样子,战天行问道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

“希望我的感觉是错误的吧!”陆逸没有明说,但他心里已经有了担心,他现在只希望他的担心是多余的,不然的话,这件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。



两人走出大厅,刚出门,陆逸竟然看到叶天心站在门口。



她怎么来了?



陆逸奇怪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