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爷爷——”



秦纵横还没来及问什么事,秦老爷子就挂断了电话。



出了什么事?



秦纵横心里很烦躁。



他刚才从秦老爷子的声音中,已经听出了怒火,显然,又出事了。



秦纵横来不及多想,直接开着车回到了秦家。



秦家大宅。



客厅里。



程老爷子坐在椅子上,手里拄着拐杖,对秦老爷子说:“老秦啊,不是我说你,你对纵横太溺爱了,这孩子啊,现在已经没把我们这些老头子放在眼里了。”



秦老爷子心里很不舒服,不过脸上还是赔笑道:“老程啊,纵横去查封王家,那也不是他的本意,那是龙王的命令,他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

“老秦,你怎么还不明白,我不是怪纵横查封王家,我是说他在好陆逸联手。”



嗯?



秦老爷子一惊。



“不可能吧。纵横很明白我们和陆逸之间的仇恨,他和陆逸之间也是仇敌,怎么会联手呢?老程啊,你要是对纵横有什么不满,大可当面教训他,可不要给他扣帽子。”



唉!



程老爷子长长叹了一口气,干脆懒得说话了。



因为他知道,秦老爷子对秦纵横的感情很深,如果秦纵横真的与陆逸联手,秦老爷子肯定受不了。



秦老爷子皱了皱眉,过了一阵,看着程老爷子道:“老程,你说纵横真的可能与陆逸联手吗?”



“有什么不可能。”



程老爷子道:“如果是以前,纵横好陆逸肯定是不可能联手的,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,你把若白叫了回来,威胁到了纵横的地位,纵横当然得谋求帮助。”



“可如果他真的要帮手,也没必要找陆逸啊,找你们家小杰也行啊。”秦老爷子疑惑。



程老爷子摇摇头,道:“老秦啊,你真是当局者迷,你的两个孙子都是人中之龙,他们从小就一直争,若白被纵横压迫了那么久,你以为若白会放弃打击纵横的机会。”



“只要有机会,若白必定会干掉纵横!”



程老爷子看着秦老爷子,心里有点惋惜。



按理说,秦家出了两个非常优秀的后辈,这本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,可是哪曾想到,秦纵横和秦若白这两兄弟势如水火,彼此不相容。



而且按照现在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秦纵横和秦若白之间必定有一个人会死。



程老爷子看了秦老爷子一眼,说:“老秦你低估了若白心里的仇恨,有低估了纵横的野心,如果你想不出很好的解决办法,你很快就会看到悲剧。”



秦老爷子心里一抖。



程老爷子继续分析道:“若白回来之后,你在支持他,我们都在支持他,他的身后还有一个紫禁城,这对于纵横来说,是很大的压力。所以,纵横必须寻求一个强大的帮手,而陆逸,就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

“陆逸本身就很强大,他的后面还有陆无双,龙王不死营,如果我是纵横,我也愿意与陆逸联手。”程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道:“老秦,纵横和若白之间的事情你一定好好处理,不然的话,你真的会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

嗯。



秦老爷子嗯了一声。



从一开始,他就知道秦纵横和秦若白之间的问题很严重,但是他心里还抱有一丝幻想,他希望秦纵横好秦若白能放下心中的仇恨,看现在看来,根本不可能。



真是头疼。



秦老爷子揉了揉太阳穴。



看到他满脸疲敝,程老爷子站起来告辞:“老秦,时间不早了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你听我一句劝,一定要好好处理纵横和若白的事情,千万不要让秦家倒下啊。”程老爷子说完,朝秦老爷子拱了拱手,转身走出了大厅。



秦老爷子坐在椅子上,紧邹眉头,



刚才程老爷子最后一句提醒了他。



如果处理不好秦纵横和秦若白的事情,秦家真的有可能倒下。



怎么办?



他必须取舍。



秦老爷子在衡量。



程老爷子刚从秦家出来,就见秦纵横刚从车上下来。



“老爷子,您过来了。”



秦纵横对着程老爷子微微鞠躬,表现的非常恭敬。



程老爷子呵呵笑道:“纵横,怎么样,这两天还好吧?”



“还好。”



程老爷子点点头,说:“纵横啊,有句话我很早就想跟你说了,但是不知道的那个说不当说,我怕你听了不好听。”



“老爷子但说无妨。”



程老爷子道:“在我眼里,燕京城真能扛起大旗,年轻一辈中也只有纵横你了,但是你为人处世还不够圆滑,也容易情绪化,这样你会吃亏的,你知道么?”



“知道。”



说实话,程老爷子的让秦纵横还能感动。因为能说这种话的人,才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。秦纵横有点诧异,程老爷子会告诉他这些。



程老爷子拍了拍秦纵横的肩膀,说道:“自古成大事者,都是不争一时之气。人嘛,一辈子很长,但是,千万自己不要不爱惜的性命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。”



秦纵横似有所悟。



见秦纵横发怔,程老爷子脸上离开了秦家。



等到程老爷子的车子发动,秦纵横才惊醒过来,看着远去的大红旗,秦纵横眼睛眯了起来,今天他对程老爷子又有了一番认识,也许,程老爷子比想象中城府更深。



不过程老爷子所说的话秦纵横都明白了,程老爷子无非就是在告诫他,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,不要与秦若白争锋,否则的话,将会有生命危险。



秦纵横并没有急着进门。



他才思考,程老爷子刚从家里出来,就告诫他不要与秦若白争锋,这让秦纵横猜到,老爷子叫他回来,还是商谈与秦若白之间的事情。



秦纵横苦笑。



他的确不想现在跟秦若白争锋,因为现在的形势对他来说非常不利,可是,现在这个时候,如果他不争,等三年之后,秦若白从紫禁城出来之后,他将再也没有翻身之日。



秦纵横站在秦家大门口,抬头看着大门上的木匾,上面“秦宅”两个字经过十几年的风日晒,已经出现了一丝沧桑感,就想一块沉甸甸的巨石,压在秦纵横的心口。



“爷爷,希望你不要偏心!”



秦纵横深吸一口气,大步进门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