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杀了我吧!”



王老爷子看着陆逸说。



陆逸从王老爷子眼里看到了英雄迟暮的感觉,但是,并未动摇陆逸的决心。



“人在做,天在看。对你来说,死亡的确是最好的解脱,但是你以为,我会让你死么?”陆逸笑眯眯的看着王老爷子。



“你——”



王老爷子满脸怒容。



他没想到,陆逸竟然不想他死。



王老爷子很明白,如果他继续活着,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折磨。他做的那些事,王家做的那些事,一旦被查出来,他必定一辈子会在秦城监狱里度过。



“只要我想死,没有谁能难住我。”王老爷子说完,准备咬舌自尽。



咻!



陆逸手中一根金针快速插在王老爷子下巴上。



“有我在,你想死也没那么容易。”陆逸笑容灿烂道。



王老爷子怔怔看着陆逸,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他心里竟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。他有点恐惧陆逸了,陆逸的手段太可怕了,比陆无双一点都不弱。



“王老,你现在还有什么想法?”



陆逸问。



说实话,他真的想知道王老爷子此时内心的想法。



王中天死了,王浩死了,王家也被抄家了,现在,王家就只剩下王老爷子一个人了。最关键的是,王老爷子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。因为接下来王老爷子面对的,是漫长的调查。



一旦所有事情调查清楚,王老爷子就会受到公审。



王老爷子满脸死灰,看着陆逸,冰冷道:“没想到,我们王家最后竟然倒在了你手里,可笑,可悲。”



“说到底,这是你自取灭亡。”陆逸说完,径直走出了房间。



陆逸出去一会儿,就有几个士兵进来,带走了王老爷子。



与此同时。



陆无双跟房九龄还在下棋。



“铮铮——”



陆无双完全陷入了棋局之中,浑然忘了自己身上释放的剑意越来越强烈。



房九龄也脸色凝重,他捏着棋子,指尖也有着丝丝剑溢出。



两人在棋盘上布局,厮杀的非常激烈。



呛!



陡然,一声剑吟,一道犹如实质的剑意从陆无双背后升起,直接朝房九龄劈了下来。



房九龄盯着棋盘,头也不抬,在剑意快要落在他头顶的时候,房九龄突然伸出两根手指,夹住了陆无双发出的剑意,然后另一只手去落棋子。



轰!



一颗棋子落下,整个棋盘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天地。



玲珑局。



有史以来最难解开的玲珑局。



即便是陆无双这种惊才绝艳的人物,也皱起了眉头。



陆无双皱起了眉头,突然,又一道剑意从他背后出现,径直朝棋盘上斩落下来。



呛!



这一次,房九龄的头顶陡然出现了一个小型的圆形剑阵,挡住了陆无双的剑意。



陆无双手里捏着棋子,过了好一阵,陆无双才落子。



轰!



棋子落下。



棋盘局势瞬间变化。



刚刚两人还势均力敌,可是随着陆无双这一枚棋子落下,房九龄顿时处于弱势。



有意思!



房九龄嘴角出现了笑意。



接下来,两人又连续落了七八枚棋子,在这个中间,双方都吃了对方几颗棋子,但是整个棋盘的大势对于房九龄来说,越来越不利。而且陆无双每一颗棋子落下,都会让房九龄沉思很久。



当然,两人身上都散发着犀利的剑意。



到了最后,陆无双周身会浮现了强烈的剑意,每一道剑意,犹如实质似的,斩向房九龄,可房九龄毕竟是守护者,身手高超,他的身体被一个剑阵包裹,阻挡住了陆无双的剑意。



轰!



就在这个时候,陆无双背上的帝剑赤霄锵然出鞘,凌空一剑斩向房九龄。



房九龄不忙不慌,对着剑刃手指一弹。



铛!



一声脆响,帝剑赤霄被弹飞出去。



可是,赤霄宝剑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,又紧跟着凌空斩向房九龄。



房九龄依然坐在没动,直接伸出了食指。



铛!



手指又一次弹在剑刃上。



呛!



房九龄身子一颤,指尖被刺破,鲜血飞洒出来。



恩?



房九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容。



显然,他没想到陆无双能伤他。



而陆无双依旧仿若未见,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棋局之中,这一次,陆无双足足盯了棋盘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后,陆无双已经是满头大汗。



啪!



终于,陆无双落下了一枚棋子。



轰!



棋盘上突然散发出白光。



于此同时,那棵菩提树没有任何征兆突然摇曳起来,散发着莹莹绿光。



房九龄看陆无双的眼神更加深邃起来。



终于,陆无双收回神,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陆无双看在房九龄歉意道:“不好意思,这个玲珑局太难了,我解不开。”



“是吗?”房九龄笑道:“即便解不开,想必你也看出了一些端倪。”



陆无双没有否认。



他的确看出了端倪,如果再给他三天时间,他有把握解开玲珑局。



陆无双看了一眼天色,只见已经天黑多时,陆无双忙起身,说道:“不好意思前辈,今天打扰你了,以后有机会来京城,我再来拜访你。”



说完,陆无双就要离开。



“无双留步。”房九龄忙说道。



陆无双看着房九龄,问道:“前辈还有事吩咐吗?”



“吩咐不敢当,不过我真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。”房九龄说着,也站起了身,看着陆无双道:“无双,你知道华夏守护者的职责吗?”



“略知一点。”



房九龄点头,道:“华夏守护者,顾名思义,就是要守护华夏。守护者的存在,不仅要震慑外侵,还要随时注意国内的局势,让国家不出现大乱。”



陆无双疑惑,因为这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



“前辈,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。”陆无双说。



房九龄笑道:“这个院子,自从我住进来,被我邀请来这里的,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穆天尊,另一个就是你。”



“哦?”



陆无双没想到穆天尊也来过这里。



房九龄笑道:“我想在退隐之前,为华夏找到新的守护者,在你和穆天尊之间,我觉得你更合适。无双,有兴趣当华夏的守护者吗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