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京。



一条不知名的胡同。



这里有一栋小四合院。



院子门口,有两尊石狮子,朱红色大门残破不堪,门口的台阶上也布满了青苔,好像很久都没有居住过似的。陆无双站在门口,轻轻叹息一声。



紧跟着,陆无双对着大门微微鞠躬,说道:“晚辈陆无双到访。”



“请!”



屋里传来一个平和苍老的声音。



咯吱——



随着这声苍老的声音落下,朱红色大门突然打开。



陆无双脸色平静,抬步走了进去。



进去之后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株菩提树。绿油油的菩提树,上面接着红色的菩提子,每一刻菩提子,璀璨夺目,在阳光的照射下,就跟珍珠似的。



陆无双一眼就看出了这株菩提树很不凡,他眼神盯着那些红色的菩提子,眼里有着金光流转,顿时,只见菩提子上面好似出现在了云彩,在微微转动。



大道之光。



陆无双心里一震。



这株菩提树果然不凡,连接出来的菩提子竟然都蕴含着大道之光,这样的宝树,只怕在修真界也屈指可数。



“不愧是华夏守护者,果然不凡。”



陆无双心里想。



“这株菩提树名曰金菩提,在这里生长了整整六百年,是当年我师祖亲手种下的,整整六百年,它才结出菩提子。”突然,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进陆无双的耳里。



陆无双扭头,直接在他三米开外,站着一个灰袍老头。



老头年纪从外表看只有七十多岁,但是陆无双知道,老头的真实年纪一定会吓死人。老头身材不高,只有一米六,满头黑发,脸上笑容可掬,就跟一尊弥勒佛似的。



这就是华夏的守护者?



陆无双也是第一次见到守护者,当下对老头微微鞠了一躬,说道:“晚辈陆无双,拜见前辈!”



“无须客气,来,坐。”



老头指了指菩提树树下的石桌。



陆无双点头,跟随老头在石桌边坐下,坐下之后,陆无双脸露诧异,因为这方石桌上面竟然是一个棋盘,上面摆着一局残棋,陆无双扫了一眼,只见白玉棋子上面有着白光流转。



同样是大道的气息。



陆无双心里更是震惊。



老头看了陆无双一眼,从旁边拿出一个紫铜壶,给陆无双倒了一杯茶,笑着说道:“这茶是我二十年前去神农架的时候,在原始森林里面采摘的野茶,你尝尝怎么样?”



陆无双端着茶杯,放在鼻尖嗅了一下,一点茶香都没有。



紧跟着,陆无双轻轻抿了一口。



茶水入口,一股甘甜从味蕾涌上前,一股浓烈的茶香传遍全身,陆无双只觉得全身毛孔舒张,心旷神怡,竟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。



好茶!



陆无双眼睛一亮,继续喝了一口。



轰!



这一口茶水咽下,陆无双就感觉一个炸弹在他胃里炸开。



晃!



身子一颤,陆无双赶紧运用,用内劲去压迫这股茶水发出来的威力。



“顺其自然,灵台空明!”



老头轻声道。



陆无双听到后,散去了内劲,放弃了抵抗,然后,他震惊的发现,茶水在他胃里炸开之后,形成了一股浓烈的劲气,散入他的奇经八脉之中。



陆无双清晰的感受到,自己的修为在提升。



“闭上眼睛,用心去感受!”老头提醒。、



陆无双会意,闭上了眼睛,去感受那股内劲。



足足过了半个时辰,陆无双才睁开眼睛。



“如何?”老头笑问。



“妙不可言。”陆无双虽然脸上波澜不经,看不出什么,但是他的内心却是狠狠震惊了一把,因为刚才那两口茶水,足足相当于陆无双苦修三年。



陆无双很震惊。



陆无双站起身,对着老头行大礼,恭敬道:“感谢前辈大恩。”



“区区小事,不足挂齿。”老头笑道:“坐下说话。”



陆无双点点头,重新坐下,然后才问老头:“不知道我刚才喝的茶叫什么名字?”



“它本无名,但我给它取了一个名字,叫两口茶。”



“两口茶?”陆无双有些奇怪。



按说,这么好的茶应该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才是。



见陆无双疑惑,老头笑道:“我之所以给它取名叫两口茶,是因为只有前两口才能有功效,至于后面再喝它,与普通的茶别无二致。”



“是吗?’



陆无双有点惊奇,这茶还这么神奇。



陆无双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这次茶香很浓郁,还别说,除了很香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反应,就跟普通的大红袍别无二致。



“这茶还真有意思。”陆无双笑了笑,问老头:“晚辈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?”



老头笑道:“我叫裴九龄!”



姓裴?



不知道为什么,陆无双听到这个姓心里一跳,这个守护者该不会跟剑圣裴旻有关系吧?



裴九龄指了指石桌上的残棋,笑眯眯地看着陆无双说道:“无双,听说你精通棋道,可有兴趣陪我把这盘残棋下完?”



“求之不得!”



陆无双早就看出了这盘残棋很不简单,他也想试试。



“好。开始吧!”裴九龄笑着,示意陆无双先请。



陆无双让裴九龄执子先行。



裴九龄也不拒绝,笑了笑,便快速落子。



陆无双也跟着落子。



可是当棋子落下去的时候,陆无双只觉得眼前的棋盘一边,变成了星罗棋布,浩瀚无边,每一颗棋子就好像是天空中的星辰,巨大无边。



难道,这是——



陆无双心里一跳。



他看出了这局残棋。



这是玲珑局。



千百年来号称最难解的玲珑局。



陆无双在这一刻不仅没有退缩,相反,他的心里反而涌出了战意,眼睛死死地盯着棋盘,然后落子。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在落字的时候,身上涌出了“铮铮”的剑意。



裴九龄看陆无双眼神出现了赞赏。



两人落子的速度越来越慢。



陆无双身上的剑意也越来越强烈,犹如实质。



裴九龄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每落下一颗棋子,他起码要思考十分钟,陷在棋盘奥妙中的陆无双没有发现,裴九龄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剑意……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