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青!



听到战天行的惊呼,陆逸一愣。



只见战天行直愣愣地看着女子,眼睛一眨不眨。因为陆逸就站在战天行的身边,所以他能清晰的感受到,战天行因为激动,双肩都在微微颤抖。



靠,这是什么情况?



女人在听到战天行的声音后,猛然停住脚步,抬头看着战天行。



突然,泪眼婆娑。



“天行,是你吗?”女子眼角的挂着两行清泪。





“是我!”



战天行的目眶也红了。



卧槽,不对劲啊。



战天行和女子的表情,就算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,他们有一腿。



可是,战神一直在不死营,什么时候认识的苏青?



在陆逸疑惑的时候,战天行迈步走到了女子面前,动作轻柔的帮女子擦掉眼角的泪水,说道:“是我,青儿。”



青儿?



陆逸傻眼了。



真不敢想象,铁血的战神竟然还有这么肉麻的时候。



“天行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”



女子扑进战天行的怀里,紧紧地抱着战天行,眼泪又流出来了。



“我也是,终于见到你了。青儿,这么多年没见,你还好吗?”战天行柔声问道。



“我不好。”苏青幽怨道:“自从当年你不不辞而别之后,这些年,我每一天我都在找你,每一刻都在想你。天行,你到底去哪了?”



战天行苦涩道:“去了一个秘密的地方。”



陆逸皱了皱眉,难道,战神为了不死营牺牲了自己的爱情?



苏青优雅的擦掉嘴角的泪水,说道:“幸好,我终于再见到你了。见到你真好。”



“我也是。”



战天行眼里柔情无限。



苏青直视战天行的眼睛,眼里情深似海。



这一幕画面,很温馨。



就在这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:“阿弥陀佛,恭喜施主。”



卧槽!



陆逸猛然扭头,狠狠地瞪着无为大师,似乎在说,你不说话会死啊?



无为大师笑了笑,然后对南宫说道:“南宫,待会儿去菜园多采摘点蔬菜,中午我要亲自下厨。”



“是,师父。”



苏青忙对无为大师鞠了一躬,恭敬道:“大师,打搅您呢,还望您见谅。”



“方外之人,何来打搅一说。倒是这位女施主,缘来了,可要抓紧。”无为大师深深看了苏青一眼,然后又扭头看着战天行,道: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唯有缘字,永生不灭。”



唯有缘字,永生不灭。



战天行身子一震,似是醒悟了,忙对无为大师行大礼道:“多谢大师点化。”



“阿弥陀佛!”



无为大师喧了一声佛号,然后看着陆逸,挤了挤眼睛。



陆逸回敬无为大师一个眼神,似乎在说,你这老秃驴,终于做了一件靠谱的事情。



沈星儿好奇的问陆逸:“他们什么关系啊?”



“你还没看出来?”



在陆逸看来,沈星儿不至于弱智到这种程度。



“像恋人,又不像。曾经肯定是恋人。”沈星儿看着苏青,小声说道:“不过苏姐姐的气质真好,像是搞艺术的,身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。”



“这点你和我的观点倒是一致,我也觉得苏青是搞艺术的。”陆逸说完,对战天行大声道:“战神,嫂子来了,你也不介绍介绍么?”



一声嫂子,叫的战天行和苏青两人满面通红。



“陆逸,你别瞎叫。”



战天行瞪陆逸。



陆逸撇嘴:“我有瞎叫么?”说完,陆逸看着苏青笑道:“我没瞎说吧,是不是啊,嫂子?”



苏青更是羞的无地自容,低着头都不敢看人。



陆逸好笑,看来,战神真的有戏。



随后,战天行把苏青介绍给大家认识,果然,苏青是搞艺术的。



苏青来自苏州的一个紫砂世家,他们家里专门是制造名贵紫砂壶的,听战天行说,苏青的父亲还是国际知名的紫砂壶大师,被收录进了联合国编撰的世界名人录。



难怪有这么好的气质,原来是家族的熏陶啊。



苏青性子虽然比较温婉,举止优雅,但绝不高冷,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。



陆逸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战天行,这才知道,战天行和苏青曾经不仅是恋人,而且,战天行在进入不死营之前,还是苏青父亲的徒弟。



可有一天,战天行突然提出要去当兵,这惹怒了苏青的父亲,多次劝说无果后,苏青的父亲把战天行逐出了师门,而且大病了一场。



“战神,没想到你的感情经历也够复杂的,话说,你进入不死营之后,就没回去看看?”



在陆逸因为在陆逸看来,战天行是一个非常看重敢情的人,他和苏家的敢情那么深,他不可能不回去看看。



“回去过一次!”



战天行说:“师父六十大寿的时候我回去过,当时被师父狠狠骂了一顿,不准我再登门,而且,当时师父明确告诉我,青儿已有婚配,我万念俱灰,回到了不死营。”



陆逸无语。



这明显就是父母棒打鸳鸯的惯用伎俩,战天行竟然信了,这智商真让人着急。



“难道你就信了他父亲的话,以后再也没找过青姐?”陆逸问。



战天行看了一眼苏青,这才说道:“我不信师父的话,但是我也不敢再找青儿。我的工作性质注定我时刻在生死边缘行走,我不想青儿每天都为我担心。”



听到他的话,苏青眼角溢出了泪水。



唉!



陆逸无语。



“那这次呢,你和青姐又见面了,你有什么想法?”陆逸问。



战天行看着苏青,深情地说道:“这些年,青儿一直在我心里,刚才大师那番话点醒了我,我决定了,无论如何,我非青儿不娶!”



苏青失声痛哭。



陆逸给沈星儿一个眼神,沈星儿会意,忙说:“陆逸,你帮我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

“好叻。”



陆逸笑嘻嘻看了战天行和苏青一眼,快步跟沈星儿走出了房间。



出来之后,沈星儿突然小声抽泣。



这陆逸吓得一跳,忙问道:“星儿,你怎么呢?”



“战神和苏姐姐的爱情感动我了。”沈星儿抬头看着陆逸,说道:“陆逸,你娶我好不好?”



啥,娶你?



要不是沈星儿在哭泣,陆逸早就吓得跑路了。



见陆逸不说话,沈星儿脸色一黯:“陆逸,你不想娶我吗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