铮铮!



陆无双身上的剑意有如实质,瞬间,整个静室铺天盖地都是剑气。



战天行面色苍白。



他终于见识到了天下无双的厉害。



在陆无双的剑意面前,他惊恐的发现,他一点法抗之力都没有。



“师父——”



陆逸低声叫。



铮!



陆无双收回了剑意。



战天行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说道:“陆前辈放心,您的话我一定如实转告龙王。”



“嗯。”陆无双点了点头,看着陆逸道:“小逸,你出去看看沈丫头,这两天她一直在担心你。我有些话要和小战单独聊。”



“好!”



陆逸看了战天行一眼,出了静室。



沈星儿果然在门外等候陆逸。



陆逸刚出来,沈星儿就走过来问道:“你的事情解决了吗?”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笑了笑,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土墩上的小南宫,问道:“你师父呢?”



南宫看都没看陆逸,说:“师父在菜园。”



菜园?



陆逸愣了一下,无为大师还要亲手做饭么?不过想来也是,无为大师要是不做饭,他和南宫吃什么。



“星儿,带我去看看无为大师。”陆逸说。



沈星儿笑了笑,带着陆逸来到后院,只见后方院里,有一块蔬菜地,无为大师正拿着毛笔在墙上写着什么。



这秃驴在干什么?



陆逸好奇的走过去看了一眼,只见无为大师在墙上奋笔疾书:“种棵南瓜,着实不易。一共生俩,施主全部采走,不该!不该!”



陆逸和沈星儿哑然失笑。



“无为大师,这是什么情况?”陆逸笑问。



无为大师道:“说来惭愧,前几天我看到南瓜藤上结瓜了,而且还是两个,我当时想来,南宫喜欢吃南瓜,就好好养着,哪曾想到,瓜被小偷偷走了。”



原来是这事啊。



陆逸笑道:“大师,你这诗不应该这么写。”



“那怎么写?”



无为大师看着陆逸。



陆逸从无为大师手里拿过毛笔,在墙上写道:“贫僧六旬体力衰,为疼幼徒把瓜栽。几月辛勤结二瓜,何人狠心来全摘?”



看到陆逸写的诗,无为大师有些惭愧。



不得不说,陆逸这打油诗写的不错。



沈星儿咯咯娇笑道:“瓜都被偷了,你们写这样的话还有用吗,小偷又不会把瓜送回来。”



“怎么,难道你有办法?”陆逸问。



沈星儿笑而不语,从陆逸手里拿过毛笔,慢慢地写了起来,只见她在墙上写道:“此瓜有毒,望偷瓜者请勿食用,否则后果自负……”



啊,这也行?



陆逸和无为大师都傻眼了。



“大师,你就耐心等吧,只要小偷看到了,没准会把瓜送回来。”沈星儿笑道。



“那贫僧就等好消息吧!”



无为大师说完,问陆逸:“小陆施主,一路可顺利?”



“还好。”



无为大师点点头,又问:“小陆施主,你有什么打算,要不在本寺多留几日?”



嗯?



陆逸有些疑惑。



无为大师笑道:“令师天资过人,贫僧想,小陆施主要是没有要紧事的话,不妨在本寺多留几日,等令师完全领悟六脉神剑之后,一起观赏。”



说实话,陆逸对无为大师的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,他也瞻仰一下六脉神剑的厉害,但是想到三天后他参加灵猫的追悼会,陆逸就知道自己恐怕不能在这里久留了。



“大师,我有急事要去燕京。”陆逸说。



话音刚落,沈星儿惊问道:“你要去燕京?”



“嗯。战友牺牲了,我要去参加追悼会。”陆逸看着沈星儿,说:“星儿你准备一下,今天下午我就陪你出去看看,后天我直接去燕京。”



“陆逸,你要是有事的话,要不就下次再陪我吧!”



沈星儿善解人意地说道。



陆逸笑道:“说好是来陪你来旅行的,现在只有两天时间我已经很惭愧了,怎么可以等到下次。星儿,你马上去收拾一下,下午我们就去洱海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沈星儿,这让她很感动。



沈星儿离开之后,无为大师笑道:“陆施主,好福气啊!”



“怎么,大师你羡慕?”陆逸开起了玩笑。



无为大师笑了笑,说道:“佛门之人,岂可动凡心。”



陆逸撇嘴。



你丫的要是没烦心,当初怎么会出山帮助诸葛云?



“对了,小陆施主,贫僧有一事相求。”无为大师突然收起笑容,严肃道。



“大师请说。”



无为大师道:“贫僧年纪大了,不知道哪天就会去见佛祖,到时候,我还希望小陆施主能代我管教南宫。南宫虽然顽劣,但本性不坏,而且他和沈施主有缘,若时机成熟,小陆施主可以让南宫给沈施主当护卫。”



“大师,你好好地,说这些干什么?”



陆逸不解,无为大师慈眉善目,一看就不是短寿之人。



无为大师笑道:“贫僧不是说的现在,贫僧说的是未来。”



“成,这事我答应了。”



陆逸没有拒绝。



无为大师肯把六脉神剑的剑谱拿出来给陆无双观阅,这对陆逸来说,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。



“有小陆施主这句话,贫僧就放心了。”



随后,陆逸和无为大师回到前院。



刚来到静室门口,就见战天行从静室里面出来,扑面而来一股强悍的气息。



“阿弥陀佛,恭喜施主,修为更进一步。”无为大师看着战天行笑道。



陆逸一惊,仔细的看了战天行一眼,是感觉战天行身上的气息浓厚了一些,惊问道:“战神,你突破了?”



“这多亏了陆前辈。”战天行笑道。



正在这时,小南宫跑过来对无为大师说:“师父,门外来了一位女施主,想给佛祖上香。”



“来到这里就是有缘。让她进来吧!”



南宫屁颠屁颠的去开门,很快,就见南宫带着一位女子走进了院子。



女子年纪在三十左右,打扮的很素雅,一袭青色的长裙,衬托出她曼妙的身材。她的容貌只比沈星儿稍逊一筹,但是身上那股淡雅的气质,让人很舒服。



“好一个气质美女。”



陆逸眼睛一亮,还没开口,突见战天行惊呼道:“苏青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