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和沈星儿下了飞机,接着又去客运站,坐汽车去赵大虎所在的小东村。



不知道为什么,陆逸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,可不安的源头在哪里,陆逸又找不到。



难道,是自己疑神疑鬼?



陆逸好笑。



上了汽车,车子一路颠簸,行驶了足足七个小时,晚上六点的时候,车子终于在小东村停了来。下车,就见远方青山如黛,风景如画。



“吸!”



沈星儿张开双臂,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新鲜空气,说道:“陆逸,这地方空气真好。”



“你也不看看这里哪里,要是大中午,热不死你。”陆逸笑道。小东村属于云滇的边境,这里的天气非常热。



小东村其实就是一个小镇,依山傍水,风景很不错。



陆逸给赵大虎打了电话,待电话接通,陆逸说道:“赵先生,我是陆逸,我已经到了小东村,你在哪里?”



“陆老师,您稍等,我来接你。”



“好。”



挂断电话,沈星儿问陆逸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

“取一味药材。”



“药材?很珍贵吗?”沈星儿疑惑。



“当然珍贵了。”



陆逸心想,跑了几千公里只为去一味药材,要是不珍贵的话,他才懒得来呢。想到马上就要拿到千年何首乌,陆逸心里隐隐有些兴奋。



两人在马路边等了十几分钟,终于,一个穿着短袖的中年人出现在陆逸的面前,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陆老师,您好。我可终于把您盼来了。”



说完,赵大虎偷偷瞟了一眼沈星儿和陆逸手中的檀木盒子。



这个盒子里面装这是《侠客行》。



陆逸奇怪,赵大虎怎么会认识他?



想到这里,陆逸打量了赵大虎一眼,只见赵大虎身高一米七,非常瘦,就跟一个电线杆似的,蜡黄的脸上留着八字胡,穿着一身印花短袖,脚上拖着拖鞋,根本就不像个老实巴交的农民。



“你认识我?”陆逸问。



只听赵大虎笑道:“当然认识了。陆老师您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医生,我怎么可能不认识。前不久您在国外参加比赛,我还专门在网上看了直播。”



“是吗?”陆逸呵呵一笑,问道:“老赵,我要的东西在哪里?”



“在我家里,距离镇上有五里路程。”赵大虎说:“陆老师,今天时候不早了,要不,您们在镇上先休息一晚上,明天去我家取何首乌?”



“不用了,今天就取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陆逸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,我决定还是早点取了何首乌离开这里比较好。



赵大虎咧嘴笑了笑,说:“既然如此,那您稍等一会儿,我去叫个车。”



“嗯。”



赵大虎离开之后,沈星儿问陆逸:“刚才那个人是谁?”



“一个农民。”



“农民?我怎么看不像啊。”沈星儿说。在她的认知里,农民都是老实巴交的,可是她看赵大虎很精明,而是普通话说得很顺溜,根本就不像个农民。



陆逸眉毛挑了挑。



其实,他心里也有这种感觉,只是他没有说出来。



“算了,不管了。既来之则安之,待会儿去她家去了何首乌,然后我们就回到小镇上休息,明早去大理。”陆逸说。



沈星儿微微点头。



没一会儿,赵大虎就回来,这次他开着一辆皮卡车。



“怎么没司机?”陆逸疑惑道。



赵大虎笑道:“这车是我朋友的,我借来开开。”



“那你的朋友和你关系不错啊,连车都舍得借你。”听到陆逸这话,赵大虎脸色有些不自然,忙说道:“陆老师,上车吧,我这就带你们去我家取东西。”\\



“嗯。”



陆逸和沈星儿上了车。



赵大虎一踩油门,转动方向盘,熟练的开着车往前行驶,走了十几分钟,皮开车就使出了小镇,然后开始走盘山公路,因为是土路,所以非常颠簸,沈星儿几乎都靠在了陆逸的怀里。



“老赵,你平时都在家干什么啊?”陆逸一边问,眼神一边扫着窗外。



赵大虎笑道:“我也没什么事情干,农民嘛,我就在家种地。陆老师,您是医生,我跟你没法比啊。”



陆逸瞟了一眼赵大虎握着方向盘的手,白白胖胖的,一点老茧都没有,显然,他在说谎。



这让陆逸不禁怀疑,难道,这个赵大虎是骗子。



可是,他为什么要骗我?



陆逸暗自提高了警惕。



车子一直走盘山公路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走了半个小时,赵大虎还没有停车的意思,陆逸不禁又问道:“老赵,还有多久能到?我朋友有些晕车。”



“快了快了。”赵大虎说着,猛踩油门,车子快速前行。



又走了十来分钟,车子还在行驶。



沈星儿忍不住问道:“陆逸,还要多久才能到啊?”



“老赵,还要多久?”



“快了,最多五分钟。”赵大虎说着,油门踩到了底。



五分钟很快过了,依然没有停车。



陆逸的不安更加强烈,拿出手机给沈星儿发了一条短信:“小心点,我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



沈星儿奇怪的看了陆逸一眼,然后微微点头。



又过了十分钟,终于,车子停了下来。



赵大虎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陆老师,我们到了!”



陆逸和沈星儿下车,只见前面十几米的距离,有一栋小平房,平房亮着灯,关着门,这让陆逸感到很奇怪,因为之前赵大虎在微博私信说他母亲病了。



可是,他母亲如果生病了,应该在家里,为什么家里没人?



奇怪!



“老赵,你母亲呢?”陆逸问。



赵大虎对着陆逸咧嘴一笑,然后走到大门口,大声喊道:“他来了!”



啪!



顿时灯光通明。



两道人影从平房上面一跃而下。



南山子!



陆逸一眼就认出了其中一个人,那就是秦纵横的师父南山子,还有一个老头,陆逸不认识,但他知道,能和南山子一道的,肯定是个高手。



这是一个圈套。



陆逸移步,正准备后退,就听见南山子冷笑道:“别想跑了,今晚你是跑不掉的。”



南山子身边的那个老头也说道:“既然来了,就留下吧!”



“你是谁?”陆逸问。



老头冷冷一笑,傲然道:“老夫诸葛正我。”



啊!



陆逸的心猛往下沉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