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爷爷!”



陆逸接通了电话。



“小逸,你是不是在明珠?”电话里,传来龙王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

“是的,我在明珠。”



“你见到王浩没有?”龙王问。



陆逸心里一沉,如实回答说:“昨天见过了。”



“他现在在哪?”



“怎么呢,爷爷?”



“他家里正在找他。说他在明珠失踪了。他父亲都找我们不死营来了,想请我们去找王浩。”龙王问道:“小逸,你该不是把王浩干掉了吧?”



“嗯。”



对于龙王,陆逸没有一丝隐瞒。



“做的干净吗?”龙王问。



“非常干净。”



“那就好。”龙王笑道:“这事我知道了,你小心点。”



“对了爷爷,您还没告诉我,您怎么知道我在明珠呢?”陆逸好奇地问道。



龙王笑道:“我查到了你的机票。小逸,这个你以后一定要注意,如果被有心人发现,你会有大麻烦。”



陆逸心里一紧,自己做事还是不够谨慎啊。



“嗯,我以后会小心点。”



“行了,就这样,我还有事先挂了。”龙王说着,挂断了电话。



陆逸挂断电话,看着庞大鸟笑道:“胖子,中午叫厨师做多几个荤菜,我要吃肉补补身体。”



“陆兄,我让厨师做虎鞭行吗?这个大补。”



陆逸无语,老子是补身子,不是补肾。



最可气的是,庞太师还在一旁附和道:“大鸟,你赶紧的,去给厨师说一声,中午要加餐,什么狗鞭羊腰子都要上足。”



“好叻。”



庞大鸟屁颠屁颠的下楼了。



陆逸看了沈星儿一眼,只见沈星儿满脸通红。



“贤侄,你的身体真的不要紧?”庞太师还有些担心陆逸的身体。刚才的情况他也看到了,陆逸给他治疗完毕之后,身子都差点站不稳。



“伯父放心吧,我休息休息就好。”陆逸说。



庞太师赶紧招呼飞狐,喊道:“飞狐,把我珍藏的普洱茶拿来。”



很快,就见飞狐拿着一个十厘米的圆形茶饼走了上来。



庞太师得意道:“贤侄,这是我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极品普洱,你知道这么大一块多少钱啊?三百万,妈了个巴子,当时老子心疼死了,可是喝了一次之后发现,这三百万还真是不亏,这个茶很不错。”



陆逸好笑,他一眼就看出,庞太师并不是真正懂茶之人。



因为真正的极品普洱,是年代越久远茶越醇,价格也越贵,庞太师手里的这个茶饼,年份应该在八十年左右,但是庞太师并不懂这些,只知道它是极品普洱。



庞太师在茶几面前坐了下来,然后装模作样的给陆逸泡茶,折腾了三分钟,庞太师终于泡好了一杯茶,然后倒进了紫砂茶杯,递给陆逸。



不得不说,这套茶杯不错,正宗宜宾老窑烧出来的紫砂壶。



“伯父,这套茶杯不便宜吧?”陆逸问。



庞太师嘿嘿笑道:“还好还好,只花了五百万。”



我靠!



陆逸很无语,尼玛,虽然是宜宾老窑烧出来的,但是也卖不出这么高的价格啊。



显然,庞太师被他自己的附庸风雅给坑了。



陆逸喝了一口茶,微微点头,笑道:“这个茶还不错。”



“我买的值吧?”



“值。”



陆逸的目光随后落在了飞狐的脸上,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以前是特种兵?”



听闻这话,飞狐一惊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
“如果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,我还怎么在部队混。”陆逸笑。



飞狐讶异:“你也是部队上的人?”



陆逸含笑点头,问道:“你之前在哪个部队服役?”



“南海舰队。”



“哦?”陆逸疑惑道:“南海舰队可是个好地方,以你的身手,应该有了一定的级别吧?”



“我退伍的时候,是副团长。”



副团长?



陆逸更加好奇了,要知道,有很多人混了一辈子都不可能晋升到团级,而这个飞狐却从副团长的位置上退伍,跑来做青帮的红棍,这让陆逸百思不得其解。



“能告诉我你退伍的原因吗?”陆逸说。



飞狐道:“很简单。我觉得当兵很窝囊!”



“窝囊?”陆逸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理由,道:“具体说说。”



“我当年入伍参军,就是心中有一团热血,誓死要保家卫国,为国而战,然而这么多年来,我都没有机会上战场,这让我很憋屈。”



飞狐说:“特别是近些年来,南海岛屿的主权问题,一直被其他几个小国争,而我国呢,一直都是强烈谴责,就是不拿出实际行动。要是搁我,我直接一颗导弹打过去,看那些小国们还敢不敢嚣张?”



陆逸好笑,这是一个愤青。



“飞狐,国家和国家之间的事情很复杂,如果一旦发生战争,那将是一件劳民伤财的事情。”



陆逸说:“我国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打仗,究其原因就是不想因为战争而让老百姓受苦,而且,我国现阶段,面临的各种挑战太多,最好的方法就是韬光养晦,积蓄实力。”



“韬光养晦?积蓄实力?呵呵。”飞狐看着陆逸道:“我是一个军人,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。我入伍没多久,就有小国扣我国渔船渔民,试探我国底线,然而,我方却每次都是强烈谴责,从不出兵,这让我感到憋屈,感到愤怒。当今华夏,已不是百年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华夏了,我们应该利剑出鞘,勇敢亮剑。”



飞狐红着眼说:“然而,我在部队呆了八年,从没机会上战场,我的一腔热血每次都被滚滚海浪所淹没。我是一个老兵,我连热血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资格呆在部队?所以,我退伍了。”



陆逸沉默了,飞狐所说的愤怒,不仅是一个华夏人内心的愤怒,更是一个老兵的愤怒。



没错,现在南海群岛争端频发,几个小国甚是嚣张,加上西方强国的支持,国际形势更是复杂。虽然陆逸也有上战场的愤怒,但是他知道,国家之所以不战争,一定站在人民的立场考虑。



“我国捍卫领土完整,一个都不能少。南海是华夏的。一个扇贝都是华夏的。飞狐,你是一个好兵,虽然退伍了,但是你要相信一句话:敢犯我华夏天威者,虽远必诛!”陆逸冷声道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