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眼神冰冷的望着费米。



比赛结束了,胜负已分,此刻,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!



费米浑身冰凉。



陆逸看着费米,嘴角有着冷笑:“费米教授,我记得,之前好像有人在这个舞台上说,不要相信中医,还要跟我赌命来着,是谁啊?”



顿时,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了费米的脸上。



我——



费米脸色灰白。



看了马瑟一眼,后者则害怕的躲在了舞台后面。



法克!



该死的马瑟,关键时刻靠不住。



费米知道,众目睽睽之下,他只不可能逃避的,他只好硬着头皮,走上了舞台,脸色复杂的看着陆逸,说道:“骚蕊,我没想到中医真的有那么神奇,我对我的无知,向你道歉。”



“如果换做是被人,也许我原谅他了,但是你,恕我无法原谅。”陆逸说:“你是世界顶尖的医学专家,还是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,你的话印象太大了,你对中医的伤害,仅凭你这么一句轻易的道歉,恕我无法接受。”



“你想怎样?”



费米盯着陆逸。



虽然两人有言在先,但是他不相信,在这个舞台上,陆逸还能要的命。要知道,美国是一个法制非常健全的国家,如果面对几万名现场观众和上亿的电视机前的观众,陆逸逼迫死了费米,陆逸也吃不了兜着走。



陆逸看着费米,冷笑道:“我想怎么做。你懂得。”



“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。”



费米心一横,干脆硬气了起来。



他在赌,赌陆逸不敢杀他。



“是吗?真的随我的?”陆逸说着,慢走近费米,眼神愈发变得冰冷起来。



考察团上。



田汉生大急,说道:“小陆该不会一时冲动犯浑吧!”



余洋也说道:“孙副部长,要不你把小陆叫下来,反正这场比赛已经赢了,至于什么费米和马瑟,早就名声扫地了,没必要跟他们斤斤计较。”



谁知道,孙副部长摇了摇头,说道:“陆逸做的没错。中医不可辱,华夏不可辱。费米之前做的太过分了,今天,不管陆逸做出怎样的后果,我都会竭尽全力保护陆逸。”



颜孟丹紧张的看着陆逸,过了会儿,小声对胡青牛说:“胡老,陆逸听您的话,要不您就劝劝陆逸。这里是在美国的土地上,要是真的闹出了人命,我怕陆逸有麻烦啊。”



驻美大使骆佳华也开口了,“老孙,你要不让陆逸下来吧,费米毕竟是享誉世界的医学专家,如果他死了,陆逸会有大麻烦的。”



孙副部长皱了皱眉。



“胡老,你怎么看?”



胡青牛望了台上的陆逸一眼,然后缓缓说道:“这件事让陆逸自己解决吧。放心吧,他会有分寸的。”



胡青牛知道,陆逸是一个聪明人,虽然不怕麻烦,但是也绝对不会自找麻烦。



“好吧!”



孙副部长便不再说话了。



台上。



费米不敢直视陆逸的眼神,他恐惧了。



因为陆逸的眼神太吓人,似乎真的要杀他似的。



完了,该不会今天把老命丢在这里吧?



想到这里,费米更加恐慌,不自觉地望向了马瑟,他用眼神在向自己的弟子寻求帮助。



可是马瑟跟没看到似的,忙把脸扭到一边。



法克,该死的马瑟!



费米大怒,妈的,怎么会教出这么不成器的东西,现在自己导师有难了,命悬一线,他都见死不救,这让费米很愤怒。



费米已经想好了,只要今天自己不死,他一定要狠狠的抽马瑟两巴掌。



其实费米哪里知道,马瑟i型努力也惶恐,陆逸就是一个魔鬼,他现在不敢靠近陆逸,他生怕把他也牵扯进来,这可是玩命啊,他怕死。



“费米,赶紧的,别磨磨唧唧了。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费米双腿忍不住打颤。



台下。



观众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



“陆逸该不是真要杀费米教授吧!”



“太残忍了,逼一个老人。”



“这怎么能怪陆逸呢。费米侮辱中医在先,而且,他们之前说了要赌命,费米也答应了,愿赌服输,我支持陆逸。”



“是的,费米老东西该死。”



“哼,费米不死,天理难容。”



“可是这么多观众在现场,而且还在直播,要是费米死了,影响很大啊。”



“这样不更好吗。费米要是死了,我看以后还有谁敢侮辱中医,侮辱华夏。”



“唉,我还是希望这件事有个完美的结局。”



微博上,网友们也在谈论。



“兄弟们,你们猜猜,费米会不会自尽?”



“他肯定不会自尽,费米就是一个怂包,才舍不得死呢。”



“是啊,这老狗绝对舍不得死。”



“那陆逸会杀他吗?”



“鬼知道啊。”



“不过我支持陆逸。愿赌服输,费米该兑现自己的承诺。”



“是的。男子汉大丈夫当说到做到。”



“我看楼上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不是要你的命,你们肯定无所谓。要是轮到你们,我看你们一个个还有心情在这里逼逼乱叫。”



“楼上的滚蛋。”



“楼上的,我代表月亮消灭你。”



……



台上,费米浑身都在颤抖。



他真的怕了。



他还不想死。



怎么办?



费米额头上都冒出了豆粒大的汗珠。



“费米教授,愿赌服输,你该不会不想兑现自己的承诺了吧?”陆逸眯着眼睛说道。



幸好这是在比赛现场,如果在其他场合,陆逸真的不介意干掉他。陆逸的底线,就是不能欺负她的女人,不能侮辱他的国家,否则,任何人都要死。



可毕竟,费米只是一个医学教授而已。



费米突然抬头看着陆逸,说道:“陆,我不想死,我知道我之前说的话对你和对中医造成了一定的伤害,但是我想请求你,原谅我,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侮辱中医。”



“真的?”



陆逸一脸不信。



这个偏执狂,会这么快就改变想法。



“真的。”费米猛点头。



“我不信!”



听到陆逸这话,费米脸色一白,然后,在四万名观众的见证下,他突然“扑通”一下,跪在了陆逸面前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