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,全场的焦距,都落在了陆逸一个人的身上。



陆逸开始了。



首先,他给病人把脉,足足用了三十秒。



三十秒过后,陆逸才开口问病人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病人一愣,随后说道:“我叫谢守全。”



“谢大哥,你是华夏人吧?”



“嗯,我是江城人。”



“今年贵庚?”陆逸又问。



谢守全虽然不明白陆逸这么问他到底有什么目的,但是还是按照要求回答。



“今年虚岁四十三。”



“哦,还只四十三岁啊。”陆逸点头说道:“你知道你自己患的是什么病吗?”



“知道!”



谢守全一脸死灰。



癌症啊,那可是绝症啊。



“我想问你一句,你想活,还是想死?”陆逸一句话把谢守全问愣住了,把全场的人也问愣住了。



居然还有这样的医生。



“我当然想活了,而且还要活的好好地,鬼才想死了。”



谢守全一句话让全场大笑。



费米冷笑不不已,看来这个陆逸没什么真本事,就是一个废物,根本不配与自己比试医术。



“好,既然你想活,我就实话告诉你,你患的是肝癌,而且是晚期!”



肝癌,晚期!



这四个字,让谢守全面色惨变。



肝癌,书面的解释是,恶性肿瘤,包括原发性肝癌和转移性肝癌两种,人们日常说的肝癌指的多是原发性肝癌。



原发性肝癌是临床上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,根据最新统计,全世界每年新发肝癌患者约六十万,居恶性肿瘤的第五位。



而肝癌晚期,这四个字,就象征着宣布死刑。



癌症,到现在为止,全世界都没有攻克,而肝癌晚期,可以说,延长寿命都延长不了多久,根本就是属于无药可救的状态。



而谢守全还只有四十三岁,正处在人生的黄金年华,不得不说,这对于他来说,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打击。



现场不少医生都唏嘘不已,每当他们见到这样病人的时候,自己在向病人宣布死刑的时候,心里都很不是滋味。



虽然全世界有很多医疗机构和各方面的权威专家,都在研究癌症,想找到一种治愈它的办法,然而到现在,依旧没有发明出来。



肝癌,被称之为全世界十大疑难杂症第二位。可见它有多么的可怕。



陆逸叹了一口气,对谢守全说:“谢先生,你不用如此悲观,我刚才不是问你了吗,问你想活想死,你既然想活,那我就让你好好活着。”



听陆逸这么一说,谢守全灰色的眸子里陡然射出明亮的神采,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逸:“医生,你是不是可以治好我?只要你能治好我,我把我全部的钱都给你。”



拼搏半辈子赚了些钱的谢守全在生死关头终于明白,原来人的一生,健康远远比钱重要。



钱没有了,可以再赚,人没有了,那什么都是过眼云烟。



“谈什么钱,谈钱伤感情。”陆逸说道:“再说,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,我救你,因为你是病人,仅此而已。”



“好了,不和你墨迹了,我要开始治疗了。我还想看有个人待会儿跪在我面前呢。”陆逸说完,让谢守全平躺在病床上。



“放松,别紧张。”



陆逸连续插了三根金针,扎在谢守全的肝部的位置。



然后,九转金身决在体内运转,五指之中,全部汇聚劲气,从指尖,劲气进入到金针之中,通过金针,又进入到谢守全的穴位之中。



“痛——麻——痒——好冷,热死我了……”各种感受都从谢守全的嘴里说了出来。



让在场的人大呼神奇。



胡青牛已经站了起来,眼神灼灼的盯着陆逸的动作。



太乙神针!



胡青牛盯着陆逸的动作,他不想错过一丝一毫,这种绝学,对于他来说,绝对是可望不可求。



但是陆逸表现出来的太乙神针,让观众有些失望。



为什么呢?



因是三根金针就扎在那里,观众就可以看到。有些怪异的是,不知道陆逸的手掌放在金针上面到底在干什么?



陆逸的劲气被压缩的很细很小,别人根本就看不见,所以在外人的眼中,有几分怪异。



收回手掌,陆逸在一根金针的针尾一弹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

一根金针颤动,带动三根金针,同时发出“嗡嗡”的颤鸣声。



金针的颤音,整个会场都听得见。



谁都没注意到,就在这个时候,陆逸的眼里突然出现了两点璀璨的金光。



谢守全身体内部的情况,全部出现在他眼里。



没错,陆逸运用是天眼通。



就在昨天晚上,他的九转金身决成功晋升到了第四层。



天眼一痛,就等于拥有了透视。



这对于陆逸治病来说,无疑是很大的帮助。所以陆逸的境界还没稳定,但是治疗一次已经够了。



随后,陆逸又连续在谢守全的身上扎了三十三根金针。



过了十五分钟,陆逸拍了拍手掌,站直了身子,陡然,胸口一阵剧烈的疼痛,喉咙一阵咸味。



陆逸强忍住喉咙里的血,咽了下去。



脸上笑容灿烂,看着台下的马瑟,陆逸脸上的笑意更浓。



很快,陆逸又就开始收针。



他的治疗,总共用了半个小时。



收针完毕,陆逸笑道:“所谓医术,救死扶伤,医好病人,才是好医术。”



一句话,再次获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。



“好了,麻烦给谢先生检查一下身体。”陆逸说完,谢守全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,也做全身检查。



“这小子死定了。”马瑟小声道。



费米冷笑道:“还装的有模有样,希望带会让他跪地求饶的时候别哭。”



台下。



考察团的人也是一脸紧张。



“胡老,情况怎么样?小陆这么快就治疗完毕,靠谱吗?”余洋问道。



胡青牛一脸笑容,说道:“小陆用的太乙神针,你说靠不靠谱?”



“什么,失传百年的太乙神针?”



众位专家一脸震惊。



眨眼,二十分钟过去,谢守全的检查报告出来了,当工作人员看到检查报告的时候惊呆了。



这,这怎么可能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