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赛正式开始。



费米走上了舞台。



哇!



下面爆发出了惊天的掌声。



那些美国观众都在为费米呐喊,加油。



只有华人观众,大家坐在舞台上一动不动,一个个厌恶瞪着舞台中央的费米。



这个家伙,怎么不去死啊!



大家心里骂着费米。



费米站在舞台中央,对着观众微微鞠躬,一脸微笑,说道:“很高兴,我能在这里给大家展示西医。大家知道,我能获得诺贝尔医学奖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研究出了能抑制癌细胞扩散的药物。是的,这是我一生的骄傲。”



“今天,我就要用我研究的药物,给患者治病。”



费米扫了一眼台下的陆逸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说道:“我要让某些人知道,西医,是不可战胜的神话。这个世界上,只有利用科学的仪器,科学的药物,才能只救病人。”



“我会用实际行动,告诉那些人,学习中医,才是救死扶伤的唯一途径!”费米说完,下面又是一阵欢呼声。



观众的情绪都被他调动起来了。



费米走到患者面前。



他的身后,带着一个助手。



“给患者查体温,量血压,检查身体机能。”费米吩咐道。



说着,费米套上了白大褂,戴上了口罩。



他的助理给患者检查身体,检查完毕之后,然后把结果给了费米,费米看了一眼,然后让助理递给特斯里,特斯里拿过检查报告,很快,就在巨大的显示屏上显示出来。



没错,这个患者是癌症。



而且是胃癌晚期。



观众又是一声惊呼。



胃癌晚期,这可怎么治?



孙副部长不着痕迹的看了陆逸一眼,费米治疗的是胃癌晚期,如果费米能有效抑制该细胞的扩散,那么,这场比赛,陆逸基本上就没有赢的希望。



而且,陆逸好像本来就没赢的希望。



“给患者做全身体检!速度要快!”费米吩咐助理。



助理速度很快,在费米的指导下,利用各种仪器给患者做全身体检,而且,还有一大群护士在帮忙。用了二十分钟,检查报道终于出来了。



在费米的授意下,特斯里再次将检查报告的各种数据和图片又放到了显示屏上。



紧跟着,费米的助手快速打印检查报告,然后给第一排的特别来宾每人发了一份。



仔细看了看检查报道,胡青牛沉着脸,这跟想象的出入很大。



因为,患者病的很重。



只能用病入膏盲来形容。



胡青牛知道,就算他出手的话,也不可能抑制住正在快速扩散的癌细胞。



“少主,你压力很大啊。”



胡青牛压低声音,对陆逸说道。



陆逸笑道:“什么时候我压力小过?”



胡青牛微微一笑。



“少主,有几成把握?”胡青牛又问。他想知道,陆逸到底有几分把握,如果胜算实在太低的话,他得想办法保住陆逸的命,他可不想陆逸把命留在这里。



“*,不要担心我。我做事都有分寸。”



陆逸没说他到底有多大把握,可是胡青牛听到这话,紧张地神色顿时一松,他明白了,陆逸肯定是有把握。



“少主,待会儿好好表现,让费米好好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?”胡青牛说。



陆逸微微点头。



现在的情况,就是陆逸最想看到的。



只有爬得越高,摔下来才会越惨。



他只有击败费米,才会让世界人民知道,中医,原来也很强悍!



所有的检查报告出来之后,费米就要开始了治疗。



他让助手开始给患者输液,然后监控患者的心跳和血压,随后,费米给患者打了一针。只过了三分钟,患者便口吐白沫,在病床上打滚。



啊!



看到患者的惨状,有的观众都吓哭了。



陆逸也看着台上。



患者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几分钟,才稳定下来,随后,费米又给患者打了一针。



噗!



患者张嘴就吐出一口血。



“卧槽,这是什么治疗法?这么霸道!”袁斌震惊。



“是的,这种治疗方法太霸道了。”



田汉生有些怀疑的说道:“患者已经是癌症晚期,费米还用这么霸道的治疗方法,难道,他不怕还没治好患者,患者就已经到西天报道了吗?”



“重病当用重药。那患者已经已经是癌症晚期,离死亡不远了,费米要是不这样治疗,一点希望都没有。更别提什么抑制癌细胞扩散,延长生命了。”余洋说。



胡青牛摇摇头,说:“费米的治疗方法不可取,这种做法对病人的身体伤害太大了。”



陆逸也点头,道:“是的。费米这么做,过程不仅凶险,而且,即便能控制住癌细胞的扩散,也会给患者的身体带来很大的伤害。”



“这个死老头,果然不一般。”



舞台上面。



费米在观察患者的情况。



“情况如何?”他问住手。



“一切ok!”



“很好!”费米点了点头,然后开始配药,随后,又给患者打了一针。



这一针刚注射到患者体内,患者便“嗷嗷”的叫了起来。



面目狰狞,十分可怕。



瞬间,五六个护士一哄而上,将患者死死按住。都知道,美国人的身体比东方人的身体要雄壮魁梧一些,加上这些护士都是大力士,患者被她们按住,根本动不了,只能乱叫。



微博上。



网友们都在开骂了。



“卧槽,这个费米搞磨叽?这哪是治病,分明就是在害命。”



“是啊,见过医生救人的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救人啊。”



“虽然我是一名西医,但是在这里我要说,费米教授治疗的方法太霸道了,对患者的身体伤害很大。”



“美国不是将什么人道主义吗?这样也算?”



“费米不是人。”



“从他讲话都听出来了,这个老家伙是个偏执狂,你还指望他能捣鼓出什么好事?”



“妈的,就算老子现在得癌症死了,也不会找那个什么费米治疗。”



燕京。



金秋园。



秦老爷子死死的盯着电视,生怕错过一个瞬间。



他想知道,费米的治疗到底有没有效果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