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小时后,中西医交流会最后一场比赛将进行巅-峰对决。



中医少年vs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托马斯·费米。



同时,为了这场比赛能引起轰动的效果,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医不堪一击,马瑟又动了小心思,他大肆宣传这场比赛,所有的电视广告,视频网站,报纸,甚至连时代广场上面巨大的显示屏都在报到这场比赛。



网上的热议也如火如荼。



“看了消息吗,今天是中西医交流会的最后一场比赛?”



“看到了。”



“哈哈,想想都振奋人心啊,什么时候中医这么强大了,要跟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一争高下。”



“陆逸还真是牛逼!”



“你们发现没有,美国的报道都重点在报道费米,陆逸和中医的名字都是一笔带过。“



“是啊,连张照片都没放上,什么都没有,怎么回事啊?”



“我估计啊,这场陆逸悬了。”



“可不是嘛,他的对手太强大了。”



“要是胡老能上场就好了。”



“不行。胡老哪怕是国医圣手,可费米是名副其实的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,这家伙很猛,竟然研究出了可以抑制癌细胞扩散的药物,简直就是爱因斯坦式的人物。”



“不过我还是期待陆逸的表现。”



“是啊,这一场他输了也是虽败犹荣。你想啊,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获得诺贝尔医学奖?能有几个人当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的对手?”



“可惜啦,要是在给陆逸几十年的时间,不见得他不是费米的对手。”



“是啊,如果给陆逸几十年,还没准他真的能赢费米,可是现在,一点胜算都没有。”



“……”



网络上议论纷纷。



华夏,此时是夜晚。



江州。



萧韵云、张小蕾、李梦寒、赵信、李天龙、李老爷子、赵老爷子,还有小光和小花,此刻都坐在可可西里的总统套房里,一边吃饭,一边盯着电视上国际频道。



因为再过两个小时,陆逸和托马斯·费米的比赛将在国际频道直播。



“云姐,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吧?”李天龙问道。



这几天他一直在部队,因为今天陆逸比赛,所以晚上就回来了。



萧韵云笑了笑,说:“公司很顺利。唉,陆逸今天压力很大啊。”



提到陆逸,大家心里一沉。



“是啊,他的压力太大了。”李梦寒也唉声叹气。



陆逸虽然医术非常了得,但是他这次的对手太强悍了,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

李老爷子哈哈笑道:“你们怎么都苦着脸呢。我可不像你们那么悲观,我倒是相信陆逸。这小子从来没让我失望过,我倒是觉得啊,那个费米要小心了。”



“爷爷,你不知道,陆逸这次的对手太强了。你知道吗,他的对手可是诺贝尔医学奖的获得者,要知道,我们国家从建国以来,还没谁获得诺贝尔医学奖。”



李天龙说道。



李老爷子眼睛一瞪:“诺贝尔奖怎么了,我告诉你,要是老子从小学医,早就把那个什么狗屁费米的事了。”



“咳咳——”



众人猛咳嗽。



这个死老头,说话也不脸红。



那是诺贝尔奖,你以为会像戴安全套那么简单?



李天龙一阵脸红,自己这个爷爷啊,一把年纪了还不要脸。



赵老爷子微微笑道:“我也觉得,陆逸是有希望了。”



啊!



赵信一愣。



他没想到他爷爷居然对陆逸有信心。



“爷爷,你不是开玩笑吧?虽然以前我对陆兄有百分百的信心,可是这次,不是我对他没信心啊,实在是他的对手太强了,根本没胜算啊。”赵信说。



李梦寒也点头道:“是的。能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都是很恐怖的,陆逸这次没胜算。”



“我说啊,我们还不是该陆逸一点信心?”萧韵云眨了眨眼,笑道:“陆逸既然决定要跟托马斯·费米比试,如果说他没有一点胜算,我肯定不信。所以啊,我们要对陆逸多一点信心。”



“云姐,你不知道费米的厉害……”李梦寒接着说道很长一串费米的简历。



萧韵云一脸微笑,她还是选择相信陆逸。



赵老爷子突然说道:“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,要不,我们玩一个小游戏?”



“老赵,你又有啥鬼点子?”李老爷子问。



赵老爷子笑道:“这样,我们下注,每人赌金一百万,我赌陆逸胜!”



“你个老东西,都一把年纪了,还跟后辈们赌博,说出去你脸往哪里搁?成,既然你压陆逸胜,我也下注一百万,赌陆逸胜。”李老爷子笑道。



“爷爷,没必要赌吧——”



李天龙话没说完,李老爷子劈头盖脸就是给他一顿。



“你个小王八蛋,敢跟老子顶嘴?赶紧的,下注!”



被李老爷子这么一凶,李天龙只好下注,赌金一百万,赌陆逸输。



李梦寒和赵信也跟着下注,也是押的陆逸输。



到了萧韵云,萧韵云看了大家一眼,突然看着两位老爷子笑道:“老爷子,我想玩大的,可以吗?”



“可以。随便你下注多少,不过小云啊,我告诉你,你要是输了,钱我可是不退的哦。”赵老爷子笑着说。



“没事,就是玩玩而已。”萧韵云笑道:“我对陆逸有信心,我下一个亿,赌陆逸胜!”



啊!



李梦寒和赵信他们都惊呆了。



“云姐,你——”



李梦寒想劝萧韵云,没必要玩这么大,她刚开口,就见萧韵云挥手说道:“梦寒,你别劝我,我说了,我对陆逸有信心。今天要是换做别人跟我赌,就算十个亿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”



唉!



李梦寒叹了一口气。



她不明白萧韵云萧韵云为什么这么盲目的赌陆逸胜利,因为她是学医的人,而且是留学归来的博士,自然知道诺贝尔医学奖的含金量,在她看来,凭陆逸现在的医术还根本不能与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争锋。



萧韵云下的这么大的赌注,这不是摆明了要输吗?



倒是李老爷子和赵老爷子,两人看萧韵云的眼神发生了变化,不自觉的,两人瞧瞧对视了一眼,然后微微点头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