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午九点零五分。



比赛正式开始。



在震天的欢呼声和呐喊声中,主持人再次来到舞台上。



“嗨,欢迎大家来到这里,这是一个见证奇迹的地方。今天,是我们中西医交流的第四场,请双方代表准备,我们的比赛马上开始。”



一阵开场白,



台下掌声雷动。



无数人都尖叫着。



这些观众,有耶鲁的学生,老师,还有来自美国其他医院的医生。



这是一场医学的盛宴。



电视媒体也开通的直播。



这是比赛以来,最强的一场对决。



胡青牛vs拉特贝尔。



华夏国医圣手对决世界顶尖西医专家。



新华社和央视网也在第一时间更新了微博。



“快点开始啊。”



“等不及了。”



“胡老啊,好多年没见到胡老出手了。”



“目测,胡老必胜。咱们国家的国医圣手的名头可不是盖的。”



“胡来这次对手很强啊。拉特贝尔可是获得过拉斯克医学奖的牛逼人物,要知道,能获得拉斯克医学奖的人,都会获得诺贝尔医学奖。”



“猜一猜,这一场巅峰对决谁能赢?”



“哈哈,下注啦下注啦。”



“我赌胡老,输了我脱裤子。”



“滚,就你那小牙签谁看。我赌拉特贝尔,因为我是学西医的。”



“楼上卖国贼。”



刷刷刷——



微博上的无数的网友在评论。



一会儿,国医圣手对决世界顶级医学专家的话题,像火箭般的直接上升到了热搜第一名。



这让央视和新华社的记者懵了。



要知道,按照时差,现在华夏可是晚上啊。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大的关注。



现场。



比赛还没开始,气氛已经格外热情。



就连孙副部长他们,也一个个神情激动。



多少年了,胡青牛都没在聚光灯下当众治病了,能亲眼目睹,这对他们来说,也是一种荣幸。甚至,蔡中华余洋他们,已经掏出了手机,准备录像。



他们想从胡青牛的身上学到一些东西。



“胡老这次压力很大啊。”颜孟丹小声说道。



陆逸微微点头。



是的,胡青牛的压力很大。



因为这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一场,而且,对手还是世界顶尖的医学专家,想要拿下这一场,很不容易。



“你说,胡老要是输了怎么办?”



颜孟丹突然说。



陆逸心里一沉,这正是陆逸所担心的。



胡青牛是国医圣手,是华夏最顶尖的中医专家,如果在这个台上输了,不仅会声誉受损,而且,他还会受到国人的唾骂。特别是网络上那些不懂状况的喷子。



即便胡青牛能坦然面对,必定也会受到一些攻击。



这是陆逸不想看到的。



“我们要相信胡老,他可以的。”陆逸沉声说。



舞台上,主持人开始讲解今天的规则。



今天的比赛规则与前四场都不一样。



同样两个男性患者,年纪都在四十左右,他们身患疾病,但是,主持人并没有告诉大家,这两个病人到底患了什么病,也就是说,胡青牛和拉特贝尔要先诊断出病因,确诊之后,才能开始治疗。



这一场的难度要比前面四场的难度都要大。



只听主持人大声宣布道:“现在,请大家用还给两位代表热烈地掌声,接下来,这个舞台,就是他们的战场。”



说完,主持人立刻退场。



会场的灯光也变得更加明亮起来。



掌声过后,观众们立刻安静,目光都盯着台上的胡青牛和拉特贝尔。



胡青牛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的长袍,拉特贝尔穿的是一件白色唐装,两人站在台上,经典的黑白配,就跟兄弟似的。



“胡,你先请!”



拉特贝尔笑着让胡青牛先开始。



胡青牛看着拉特贝尔,笑道:“贝尔先生,还是你先请吧?”



“no,no,no,你来自华夏,你是客人,应当你先请。”拉特贝尔谦让。



胡青牛笑了笑,突然提议道:“贝尔先生,要不,我们同时开始?”



嗯?



拉特贝尔一愣,不确定地说:“胡,你真的要跟我同时开始?你要知道,诊断病因的话,西医的速度要比中医快,我有仪器可以用,而你只能望闻问切。”



“没事啊,说不定我比你还快呢。”胡青牛笑道。



拉特贝尔深深看了胡青牛一眼,终于点了点头,笑道:“胡,我喜欢你的自信。一个高明的医生救应该像你这样,有着超强的自信。胡,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?”



“请讲!”



“无论这场比试结果如何,我希望和你做好朋友。”拉特贝尔说。



胡青牛朗朗一笑,“我们现在不就是朋友了么?”



拉特贝尔一愣,接着大笑,走过来给胡青牛一个拥抱。



他们刚才的对话都通过耳麦扩散开来,台下的观众听的一清二楚,在拉特贝尔和胡青牛拥抱的时候,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



友谊无国界!



对手成了朋友。



陆逸不禁感慨,台上的两个人才是真正的高人。



拥抱过后,胡青牛和拉特贝尔各自走到一个患者面前,然后两人对视一眼,微微点头。



三、二、一!



对决开始!



两人的所有动作都在巨大的屏幕上显示。



胡青牛直接在病人的旁边坐了下来,然后看了看病人的面色,舌头,询问了一些东西,然后才给病人把脉。



另一边,拉特比尔让护士给病人量体温,又问了一些病人有没有既往病史啥的,跟着拿着听诊器听诊,只见拉特贝尔皱了皱眉,他又开始让患者脱衣,他要做打大面积的诊断。



胡青牛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

他的表情,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了。



“胡老遇到麻烦了。”余洋惊呼道。



“这两个病人肯定不简单。”田汉生脸色凝重。



“加油啊胡老。”



很快,就见胡青牛脸上出现一抹笑容,接着,他又查看病人的眼睛,并且让病人平躺在病床上,然后双手在病人的腹部挤压,捶打。



拉特贝尔在检查患者的腿部了。


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台下的观众屏住了呼气,睁大眼睛盯着巨大的显示屏,大家心里都在为台上的两位专家祈祷。



可是,时间过去了二十分钟,胡青牛和拉特贝尔还在检查病因。



怎么回事?



陆逸心里有不好的预感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