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孟丹走近其中一个比较年轻的患者。



因为病人患的是肺结核,所以躺在担架上,颜孟丹围着他走了一圈之后,轻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听到她的话,不仅病人愣住了,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

现在是比试,你问病人的名字干什么?就算知道了他的名字又有什么用?



“我叫布朗。”



患者经过短暂的发愣,还是告诉了颜孟丹他的名字。



“很好,布朗,我要郑重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



看见颜孟丹表情严肃,布朗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该不是自己的病没法治了吧?



想到这,布朗面色惨变,想到家里上有老母,下有小孩,全家的收入都靠自己微博的工资,若是自己病真的没治了,那他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?



布朗心里害怕极了。



可颜孟丹不知道他内心的变化。



不过颜孟丹的话,通过耳麦,全场的观众都听到了。



孙副部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“小孟在干什么?”



陆逸眼睛眨了几下,至于考察团的其他成员,也都一脸疑惑。



不过,大家心里同时想到了一件事情。那就是听颜孟丹的语气,这个叫布朗的患者病的很严重,甚至是绝症。而看颜孟丹的表情,也好像是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。



现场,气氛变得严肃起来。



“布朗,我要告诉你的的事情,就是——”



颜孟丹的话还没有说完,布朗就大声道:“够了,我不想听。”



他的眼角流出了泪水。



“我还没告诉你呢?”



颜孟丹一脸奇怪。



“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了。”布朗一脸死灰。



“你都知道了?那太好了。”颜孟丹满脸微笑,说道:“布朗,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我现在就给你治疗。”



“什么?给我治疗?我还有救?”



听到颜孟丹这话,布朗一怔。



“有救?”颜孟丹疑惑地说道:“虽然你病的很严重,但是不至于现在就会死,何况,就算得了绝症,只要有我在,也不会让你死的。你要相信我,相信中医。”



听到这话,布朗只感觉喜从天降。仿佛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话。



“那个……医生,骚蕊,我刚才以为我得了绝症呢,所以才让你不用告诉我结果,对不起啊。”布朗问颜孟丹:“医生,你要告诉我什么事情啊?”



“啊!原来你都不知道?”



颜孟丹一脸无奈。



“不知道!”



布朗尴尬的回答。



“哎!”颜孟丹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还以为你真的知道呢。好了,不跟你浪费时间了,我就是要郑重的告诉你,你要记着,今天给你治病的人,是来自华夏的中医。”



“额,就是这事?”



布朗一愣。



“没错,我要说的就是这事。好了,你躺好,我马上给你治疗。”



按照颜孟丹的要求,布朗在病床上躺好。



随后,颜孟丹开始了她的治疗。



颜孟丹站在布朗病床的面前,一动不动,轻轻张开嘴唇,好像在说什么,但是声音太小了,别人都听不见。



陆逸也一直在注意她的一举一动,毕竟,这样的医术比试,机会很难得。



对于颜孟丹的表现,陆逸产生了极大的好奇。



陆逸感觉颜孟丹的神态有些怪异,陆逸悄悄运转九转金身决,将内劲逼到双目,顿时,他看清了,只见颜孟丹的左手有一道细微的白光一闪,冲进了布朗的嘴里。



陆逸脸色一变。



苗疆蛊术!



颜孟丹使用的竟然是苗疆蛊术。



陆逸只感觉寒气从脚底上冒了起来。因为他刚才看清,那道白光,其实是一只蛊虫。



真没想到,颜孟丹竟然还会蛊术。



蛊术,华夏古代遗传下来一种很神秘的东西,说白了,就是巫术的一种。



过去,在华夏的南方乡村中,特别是苗寨中,蛊术闹得非常厉害,谈虎色变。再后来,在小说和电视剧中,加上写作者的夸张描述,让蛊术在世人的眼中变得更加可怕。



修炼蛊术,首先得选择一种动物,绝大部分都是选择昆虫之类的,因为体积小,容易携带,所以,蛊术培育蛊虫的时候,一般都要用皿器装着。



蛊在苗族地区俗称“草鬼”,相传它寄附于女子身上,危害他人。那些所谓有蛊的妇女,被称为“草鬼婆”。



有苗族学者调查后认为,苗族几乎全民族笃信蛊。他们认为除上述一些突发症外,一些较难治的长期咳嗽、咯血,以及内脏不适、食欲不振等症状为主的慢性疾病,都是着了蛊。



对于神秘的蛊术,绝大部分人心里还是很害怕的。毕竟,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作品中的蛊术,都是杀人于无形,让人防不慎防。



颜孟丹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足足过来五分钟,突听颜孟丹说道:“好了!”



然后,颜孟丹抬手,对着主持人做了一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

这就好了?



主持人不信。



杰森不信。



在场的观众也不信。



就连布朗自己也不信。



因为他们没有见到颜孟丹使用任何治疗手段,只见她站在那里低声念叨着什么,如果这样也能治好患者的话,那也太可笑了吧!



“骗子!”



“华夏人是骗人。”



“马瑟导师都说了,中医都是骗人的。”



考察团席位上。



余洋一脸疑惑道:“小孟这就算治疗了?”



“是啊,都没见小孟出手。”



“胡老,小孟这是什么情况啊?”孙副部长也忍不住开口问胡青牛。



胡青牛笑道:“大家应该知道蛊术吧!”



“蛊术!”



听到这两个字,几位专家脸色大变。



田汉生咽了下口水,问道:“胡老,您,您是说小孟她使用的是蛊术?”



胡青牛笑道:“小孟来自苗疆,又是苗医,有些特殊手段不足为奇。”



颜孟丹停止治疗,马瑟很快让西医专家利用各种仪器给布朗检查身体,可是得出来的结果让现场所有人大吃一惊,颜孟丹不仅控制住了布朗的病情,而且,还彻底医治好了布朗的疾病。



“这就是华夏的中医吗?怎么像巫术似的?”



杰森看着颜孟丹,满脸震撼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