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间里。



气氛比较严肃。



大家都在商量对策。



“明天交流会就要开始了,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。”孙副部长道。



蔡中华说:“我提议,第一场让胡老上。”



“为什么?”田汉生问。



蔡中华说:“马瑟他们那边的人,要么就是他的学生,要么就是耶鲁医学院的老师,对手肯定不弱,如果我们第一场失利,不仅影响了气势,更会丢了面子。所以,第一场,我们只能赢,不能输。”



“老蔡说的有道理,第一场我们只能赢,绝不能输。”余洋接过话,“不过,我个人觉得,胡老应该放在最后上场。胡老是国医圣手,医术肯定要比我们高明不少,可以说,胡老是我们的底牌,如果第一场就让胡老上,后面的话如果出现万一,我们就危险了。”



袁斌也跟着说:“嗯,老余的观点我同意,胡老不能轻易上场。”



“那明天派谁打头阵?”孙副部长问。



大家的眼神都落在了陆逸和颜孟丹的身上。



看到这样子,胡青牛忙说道:“不到关键时刻,小陆不能上场。小陆是我们的一支奇兵,关键时刻可以扭转局势。”



嗯?



听到胡青牛这话,田汉生他们都惊讶的看了陆逸一眼。



虽然胡青牛说陆逸医术很厉害,但是他们没有亲眼见过,心里没底。



孙副部长也说道:“胡老说的是,小陆不能轻易上场,而且,小陆已经向马瑟发起了挑战,无论五场比拼下来结果如何,小陆和马瑟都会有一场对决,所以小陆要养精蓄锐。”



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第一场就只能小孟上场了。”余洋说。



蔡中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小孟医术不错,可是我们这次的对手都是西医顶尖高手,所以,如果让小孟打头阵的话,小孟的压力会很大。”



陆逸皱起了眉头,看了小颜孟丹一眼。



颜孟丹平静地说道:“没事,就让我打头阵啊。如果赢了那更好,万一输了的话,我一个年轻后辈也没什么影响。”



众人沉默。



颜孟丹说的是实话。



这些老专家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,他们浸淫中医大半辈子,都是各自领域的权威,如果这场比拼输了,那丢脸就丢大发了,一世英名就会毁于一旦。



你想啊,那么多观众,还有媒体,万众瞩目之下输了,怎么受得了?



这也正是孙副部长心里所担心的事情。



见众人都不说话,陆逸提议道:“我倒有一个主意,可以供大家参考。”



“小陆你快说。”袁斌催促道。



陆逸说:“明天是第一场,我们不知道马瑟会给我们派一位什么样的对手,所以我提议,我们可以做两手准备。如果马瑟派他的学生出战第一场,那么我们这边,就可以让孟丹上场。”



“如果,对方是一位老西医,那么,我们这边也派一位老专家出马。”陆逸说。



胡青牛笑道:“小陆的意思就是兵对兵,将对将,是这个意思吧?”



陆逸点头。



“好,这个提议好。”田汉生一巴掌拍在大腿上,说道:“我同意小陆的提议。”



“我也同意。”



“我没意见。”



“还是小陆脑瓜子转的快。”余洋说了一句,接着道:“既然这样,那明天我和小孟打头阵吧。”



“老余,你是骨科专家,还是我来吧,我擅长治疗慢性病。”田汉生说。



蔡中华也说道:“还是让我上吧,我擅长治疗呼吸道疾病,明天第一场,为了稳妥起见,我觉得马瑟应该不会找来疑难杂症和一些慢性病的病人,应该会找一些能快速治好的患者让我们比拼。”



“嗯,老蔡说的有道理。不过就像老蔡说的,为了稳妥起见,我觉得还是我上吧,毕竟我是全科,在单独领域没你们厉害,但是我们不知道马瑟明天究竟会找什么样的病人,所以,为了稳妥起见,还是我和小孟打头阵。”袁斌说道。



“不,老袁,还是我来……”



“老田,你争什么啊,明天我第一个上。”



“得了吧老蔡,你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,不行,我要打头阵。”



“你怎么说话的呢,头阵非我莫属。”



一时间,几个专家挣得脸红脖子粗。



孙副部长无奈地笑了笑,望着胡青牛问道:“胡老,你怎么看?”



“我觉得他们说的都有道理。”



“胡老,你别跟我打哈哈,我的意思你明白,我是问你,明天这第一阵,让谁上比较合适?”孙副部长说。



胡青牛想了想,说:“我个人觉得,老袁吧!”



“小陆,你认为呢?”孙副部长又问陆逸。



“我同意胡老的提议。”陆逸说。



孙副部长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大家安静一下,安静一下。”



几个专家这才闭嘴。



孙副部长笑道:“大家都想打头阵,这种积极的精神很好嘛,值得发扬,但是呢,我们这么多人,只有一个人能上场,所以我和胡老商量之后,觉得老袁比较合适,这一场,就让老袁上场,小孟作为备选,如果马瑟明天派出的是他的学生,那就由小孟上场。”



听到这话,袁斌哈哈大笑道:“孙部长,胡老,谢谢你们。”



哼!



看着一脸得意的袁斌,几个专家瞪了他一眼。



“这群老小孩。”



陆逸心里好笑。



于此同时,华夏,终南山脚。



诸葛老爷子下了车,看着面前长长不见尽头的青石台阶,诸葛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然后抬步走上台阶。几个保镖跟在他身后三米的距离,形成半圆,护卫着诸葛老爷子。



走走停停。



一个小时后后,终于,走完了台阶。



诸葛老爷子已经是满头大汗,气喘吁吁,在凉亭里面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诸葛老爷子朝山门里面走了进去。



穿过两个山头,最后,在一座大殿面前停了下来。



一个身穿道袍,年过六旬的老道士手持拂尘站在大殿门口,看着诸葛老爷子,老道士笑道:“诸葛施主,别来无恙,今日登门,所为何事?”



“梁道长,我这次来是想请老祖出山的。”诸葛老爷子说:“家逢巨变,不得已为之,还望梁道长给老祖通传一声,就说我来了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