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看着女人,问道:“你是秦若白的人?”



女人猛点头。



她实在是怕了。因为她知道,刚才要不是秦若白那个电话及时,她极有可能被陆逸干掉了。



这个男人太恐怖了。



陆逸在床上坐了下来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“爱丽丝!”



“跟着秦若白多久了?”陆逸问。



“三年!”



卧槽!



听到爱丽丝的回答,陆逸吓得一跳,秦若白逃到国外才几个月,而这个女人居然跟着秦若白三年了,这么说,在秦若白没逃出国之前,就跟这女人好上了。



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?”陆逸好奇的问。



爱丽丝看了陆逸一眼,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和秦少是在酒吧认识的。”



“美国还是燕京?”



“燕京。”女爱丽丝说:“我以前是燕京大学的交换生。”



难怪。



丫的,秦若白还挺会享受啊,竟然找大学生。



陆逸扫了爱丽丝一眼,不得不说,这女人还真是漂亮。要容貌有容貌,要身材有身材,特别是那结实的长腿,看了都有征服她的欲-望。



“秦若白说,你水多活好,还会很多高难度的动作,是吗?”



陆逸的话让爱丽丝一下红了脸。



娇媚的看着陆逸,爱丽丝说道:“你想试试吗?”



“行了,你走吧!”



啊!



爱丽丝一愣,没想到陆逸竟然让她走。



“可是秦少——”



“我知道秦若白让你来服务我的,你回去告诉他,就说我说的,兄弟妻不可戏。”陆逸说。



爱丽丝很漂亮很勾人没错,但陆逸也不是*上脑的人,何况,这女人还是秦若白玩过的。



陆逸不喜欢二手货。



而且,陆逸心里其实很害怕。要是这女人患有*什么的,自己沾上了那就完了。



为了保险起见,干脆不碰。这样,还可以变相的给秦若白一个面子。



“行了,你赶紧走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



见陆逸坚持,爱丽丝点了点头,幽怨的看了陆逸一眼,然后离开了房间。



爱丽丝刚走,陆逸的房门就被推开了。



只见颜孟丹依靠在门口。



“孟丹,你来了。”陆逸笑着打招呼。



颜孟丹冷冷道:“这么快就完事了?陆逸,外国妞是不是太猛了你受不了啊?还是你不行啊?”



啥?



陆逸傻眼了,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从颜孟丹嘴里说出来的,要知道,这一路上,颜孟丹都非常文静,很少说话,跟个乖乖女似的。没想到现在她居然这么彪悍。



“孟丹你误会了,我跟她没关系。”陆逸忙解释。



“没关系还滚床单?”



颜孟丹一脸不信。



“什么滚床单啊,刚才那女人是来杀我的,不信的话你看,凶器都还在这。”陆逸说完,将床上断裂的小刀拿给颜孟丹看。



看到冷光闪闪的小刀,颜孟丹脸色变了一下。



“陆逸,你说的真的?”颜孟丹问。



“当然是真的,我骗你干嘛?”陆逸笑道:“我才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呢,即便饥渴难耐,我也不会去找什么应召女郎,何况,我身边还有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在。”



陆逸朝颜孟丹挤了挤眼睛。



颜孟丹俏脸一下就红了。



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颜孟丹白了陆逸一眼,问道:“陆逸,那才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杀你?”



“其实也算不上要杀我,是一个老熟人派她来试探我的。放心吧,就凭他们那点小手段,伤害不了我。”陆逸笑道。



“反正你要小心点,这里是美国,不是华夏,万事都要小心。”颜孟丹叮嘱陆逸。



陆逸点了点头。



“对了,你饿了没有?我房间还有汉堡。”颜孟丹说。



顿时,陆逸的目光扫了一眼垃圾桶,看到他的样子,颜孟丹瞬间脸红。



先前误会陆逸了,他以为陆逸找了小姐,一生气就把汉堡给扔进了垃圾桶。说起来颜孟丹自己也觉得奇怪,陆逸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那么大的气。



“我还不饿,先前飞机上吃东西了。我准备休息一下,晚上的时候一起吃饭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那好吧,你休息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颜孟丹点点头,退出了陆逸的房间。



陆逸随后关上了门。



等走廊上空无一人的时候,突然,走廊最里间的那个房门打开了,只见罗铿站在走廊尽头,看了看陆逸和颜孟丹的房门,眼里有着怪异的神色。



晚上。



孙副部长请客。



吃的是牛扒配红酒。



陆逸骨子里是个很传统的人,他吃不惯西餐,吃了两口他就没吃了,回头看了颜孟丹一眼,只见颜孟丹也只切了一小片牛扒就没吃了。



看来不止自己不喜欢西餐。



胡青牛在陆逸耳边道:“少主,这里有华夏菜,待会儿我让厨师炒两盘菜送到你房间去。”



陆逸微微点头,随后说道:“让厨师给孟丹也送一份吧!”



胡青牛一愣,看了颜孟丹一眼,然后对着陆逸嘿嘿坏笑。



用餐完毕,陆逸回到了房间。



开门,一个拳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

轰!



陆逸强势一拳轰了过去。



砰!



一个人影被陆逸击退七八步,撞在了墙上。



“我勒个去,我说你下手能不能轻点,老子骨头都快断了。”秦若白从地上爬了起来,埋怨地说道。



“得了吧,我出手有分寸,就算再加一成力道也不不会伤到你。”陆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看了秦若白一眼,他心里顿时怨气冲天。



妈的,太不公平了。



秦若白这小子跑到国外后,混得比在国内还好,头发染个金色,穿着阿玛尼的西装,戴着名贵的机械表,全身上下,都是名牌,搞得像个欧洲贵族似的。



“我说你小子,在美国混得不错啊。”陆逸酸溜溜地说。



秦若白哈哈大笑:“怎么,你要不要留在美国陪我?”



“滚蛋,老子不搞基。”



秦若白大笑,掏出白金烟盒打开,递给陆逸一根雪茄,说道:“这可是古巴的雪茄,口感不错,来,你尝尝。”



陆逸也不客气,直接接过了雪茄。



秦若白自己也含了一根,那副土豪的样子,像个教父似的。



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?”陆逸问。



秦若白看着陆逸,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陆少,敢不敢跟我玩一票大的?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