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头将军和秦老爷子说了一会儿话之后,秦老爷子才说:“小光,你把电话给纵横吧,我有话跟他说。”



光头将军将电话还给秦纵横,秦纵横拿起电话,说道:“爷爷!”



“你是不是见到陆逸呢?”秦老爷子问道。



“是的。”



秦纵横如实回答。



“交过手了?”秦老爷子再次问。



“是。”



“你输了?”



“我输了。”



虽然陆逸受了自己两拳,但是自己却中了他两枚金针,自己的伤比陆逸的伤严重的多。



“他知道是你吗?”秦老爷子问。



“不知道。”秦纵横说:“但是我估计陆逸开始怀疑我了。”



“嗯。”秦老爷子说道:“以后你得小心,陆逸这家伙不好对付。”



“我知道。”



“好了,就这样,你自己注意安全,保重身体。”秦老爷子说:“我在家里等你。”



挂断电话,秦纵横心里有些郁闷,爷爷没有怪罪自己,这说明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,已经不需要再冲他发火了。



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爷爷已经在对自己失望了。



光头将军看这样一脸复杂的秦纵横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,这毕竟是少爷,而不是主人。



“你说爷爷在西北弄的这个基地,十几年来相安无事,而在我的手里全军覆没,我是不是很没用?”秦纵横问光头将军。



光头将军说道:“这也不能全怪少爷,这样的事情,是突发状况。若是真的论起来,要怪我和杨老三,要不是我和他大意,也不会让战士跑出去杀人,正是因为死了人,战天行他们才会过来。”



秦纵横摇摇头,说道:“要是我听你的,不跟陆逸斗,直接上了飞机,也许杨老三就不会死,那些超级战士也都会好好地。”



“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少爷就不要想多了,顺其自然,养好精神,我们从头开始。”光头将军说道:“我相信少爷的能力,一定可以成功。”



“对,我一定要成功,我一定要打败陆逸。”



秦纵横眼中一片坚定。



燕京,秦家。



书房里,刚挂断电话的秦老爷子狠狠地将电话摔在地上,书桌上的东西全被他扫到了地上,名贵的墨玉砚台在地上摔成两半。



十几年,冒着砍头的心血,花费大把的金钱,建造秘密基地,研究的超级战士,全部毁于一旦,他怎么可能不生气?



过了好久,秦老爷子才平复心情,靠在太师椅上,微闭双眼,足足过了三分钟,秦老爷子陡然睁开眼,目中杀机涌现。



“陆逸,你等着!”



正在这个时候,秦老爷子书房的另一部电话响了。



秦老爷子平复了一下心情,一把抓起电话。



“你好。”



这个时候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笑嘻嘻的声音。



“我很好,可是你,秦安,不好哦!”没有看到人,但是秦老爷子一下子就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了。



秦若白。



没错,就是他的孙子秦若白。



“若白,是你!”



“除了我还是谁。”电话那头,秦若白手里端着红酒,满脸微笑的说:“我听说秦纵横最近很忙啊。”



“若白,要是你能回来帮帮他,他一定可以渡过难关的。”秦老爷子说道。



“秦安,我亲爱的爷爷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你不为自己感到脸红吗?秦纵横无数次的陷害我,甚至派人杀我的时候你都没有阻拦,你现在却让我回去帮我的仇人,你不感觉可笑吗?”



秦若白说的没错,秦家对于秦若白的所有种种,他都刻骨铭心的记得,可以说,秦若白一辈子都不会忘掉。



秦老爷子从小到大对他的不公平,秦纵横一直欺负他,他都忍了,要不是秦纵横派人杀他,也许他以后也会离开秦家,但不是用这种方式。



现在老东西又叫他回家,这多么可笑。



在秦老爷子的心里,也知道自己一直对秦若白不好,但是他没有心怀愧疚的意思,毕竟,两个孙子,有一个才会是他秦家未来的接班人,所以,他只能扶持一个。



就是因为这样,秦家的资源秦纵横可以用,而秦若白只能用一小部分。



“其实我给你打电话的目的,就是要告诉你,我要你亲眼看着,秦纵横是怎么被我玩死的。”



秦若白笑道:“生孙当如秦纵横,这句话还真有意思,我会让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,这句话是多么的可笑。”



秦若白一阵狂笑,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秦纵横跪在他面前求饶。



“若白,你不要错下去了,你们哥俩两败俱伤,只会让外人得渔翁之利。”秦老爷子苦口婆心。



“还有,忘了告诉你,自从上次陆逸救下了我,我和陆逸就化敌为友了,有的时候,我还给陆逸透露信息,幸好你让我知道的很少,否则,你也不会现在还安稳的呆在燕京。”秦若白说。



秦老爷子叹了一口气之后,说道:“若白,回来吧!”



秦若白冷冷一笑,道:“我会回来,但不是现在,而是我自己要建立一个豪门,一个可以比秦家更厉害的家族。我现在回去,嘿嘿,我的爷爷,我知道你的心思,对于敌人,你从来都是不择手段,要是我现在回去了,你会不惜一切手段杀了我。”



“还有,我知道你派人来调查过我,甚至,想来杀我,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,我是故意让你找到我的,我就要提醒你,我还活着。”



秦若白说道:“只要我还活着一天,我就会把那些属于我而不是我的东西全部要回来,我要亲手的要回来。秦安,我知道你现在恨不得杀了我,可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,你杀不了我。你别忘了,我和秦纵横之间,谁在你身上学的东西多一点。论心计,秦纵横还差得远了。”



秦老爷子握着话筒的手已经在微微颤抖,他内心的愤怒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,只是他一直忍着。



活了大半辈子,他都没有愤怒到现在这种状况,刚刚被陆逸气了一番,现在又被秦若白给气了,两个都是年轻人,其中有一个还是他的亲孙子。



“老东西,我听说你病了?”



突然,秦若白话锋一转,关心起秦老爷子的身体来了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