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基地,是秘密的,现在曝光了,肯定要毁掉,不能留下任何把柄,所以必须炸掉,让它灰飞烟灭。



秦纵横所犹豫的是,他不知道陆逸这个时候在不在基地里面?



若在陆逸在,炸掉的话,绝对值了。若是不在,失去一次杀掉陆逸的机会,那就太可惜了。



“炸吧!”



听到秦纵横的话,光头将军摸出了手机,按下一个红色键,嘴角有着冷酷道的笑意,“你们都去死吧!”



退到安全的地方,陆逸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“怎么呢,陆逸?”战天行问。



陆逸摇摇头,说道:“不知道怎么,我感觉里面很危险。”



这时,苍龙急着道:“副队长,那些专家怎么办?”



“专家?”战天行一惊,问苍龙:“你是说还有人活着?”



苍龙点头,说道:“基地里面还有十几个专家。”



“草,怎么不早说,兄弟们,跟我去救人。”战天行说着就要带手下就去救人。



“战神,不要去了。”陆逸说道:“生生的大活人,他们为什么要留下来?要么是废人,要么就是有后手。”



“就算是废人,他们也是一条命啊!”战天行说道。



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战神,相信我,我不是见死不救的人。”陆逸说道:“那群专家很奇怪,但是哪里奇怪,我说不上了。”



“陆逸,我相信你的判断,但是我是军人,共和国的军人不允许退缩,要一切为了人民的安全——轰——轰隆——”



战天行话的还没说完,基地的方面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。



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,沙土漫天飞扬,连远在千米之后的陆逸,战天行的等人的身上,都沾满了黄沙。



战天行一脸愕然,接着,愤怒的盯着基地的方向。



“那些家伙太可恶了,让那么多人陪葬,混蛋!”战天行大骂。



陆逸拍了拍他的肩,安慰道:“就算那些专家救了出来,他们也活不了,相反,我们还要死很多人。”



“什么意思?”



“那些专家的身体内被他们安放了炸弹。”陆逸说道:“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,他们一旦走出这个基地,体内的炸弹就会爆炸。”



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战天行好奇的问。



“直觉!”



其实,陆逸在与银色面具人打斗的时候,就发现了这些专家,他们又足够的时间和机会逃出基地,但是他们都没有这么做,为什么?



这是陆逸最疑惑的地方。



陆逸相信,这个世界上,有些科学家,他们会把研究成果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,但是绝大部分人,在性命和研究成果之间,他们会选择前者。



只要有性命存在,他们就会研究出更伟大的东西。



基地里十几个专家,都不逃跑,这说明什么?



说明他们不是舍不得研究成功,而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。



后来,银色面具人逃跑之后,陆逸和苍龙去救那些专家,快要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,陆逸就有强烈的直觉,这些专家很危险。



他们不是身手超绝,那么,就是身上有问题。



巨大的危机感袭来,陆逸只好带着苍龙他们跑出了基地。



果然,一切都没预料错误。



基地里面,埋了不少炸药。



想想,硕大的一个基地,一下子就灰飞烟灭,想起来,都让人后怕。



要不是陆逸带着苍龙一行人急着跑了出去,让战天行等人退到安全位置,现在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

战天行叹息一声,没有做声。



苍龙却在一旁向战天行汇报陆逸的光辉事迹。



“战神,你是不知道的,副队长一枪打下了一架飞机,那种感觉,真他妈的爽。”苍龙大笑道。



“又不是你打下来的,你有什么爽的?”战天行接着问道:“你刚才说陆逸打下了一架飞机,飞机呢?”



“难道你没看见?”苍龙惊讶道。



战天行摸了摸鼻子,说道:“没注意,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基地里面了。”



“副队长打下了一架飞机,就在那个方向,不过飞机在空中炸了。”苍龙指着一个方向说。。



这个时候,陆逸开口道:“战神,让你的人,在那边去看看,虽然飞机爆炸了,但说不定还会留下一些痕迹。”



战天行点点头,当下命令八个人赶往飞机爆炸的地方。



“战神,刚才我跟那个银色面具人交手了。”陆逸突然说。



“结果怎么样?”战天行问。



“我们两败俱伤,不过我用了一点小聪明,他中了我的两枚金针。”陆逸笑道:“他的功夫很厉害,和我不相上下,虽然他一直在隐藏,但是我看得出来。”



“看到他的真实面目没有?”



这是战天行最关心的事情。



“没有。”陆逸摇头说道:“没有看到他真实面目,但是我有一个预感。”



“什么预感?”



“那个银色面具人就是秦家人,极有可能,就是秦纵横,否则我在提到秦若白的时候,他干嘛那么紧张?”陆逸说。



“可是秦纵横真会出手?”战天行疑惑。



“狗急也会跳墙呢。那家伙身手不弱,而且非常能忍耐。”陆逸说:“我的银针刺透了他的膝盖骨,然而他只轻轻地闷哼了一声,他腿上有伤,还跟我足足交手了四分多钟。”



战天行脸色一变。



银色面具人受了伤,膝盖骨被金针刺透,他还和陆逸交手了四分多钟,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这个家伙,不仅身手厉害,还非常能忍耐。



陆逸又说:“在最后他逃跑上飞机之前,我喊出了秦若白的名字,他停下了脚步,眼神很不自然,并且问我秦若白在哪里,从他对秦若白的紧张中,说明,他一定认识秦若白。”



陆逸说道:“总之,我的感觉中,他极有可能是秦纵横,虽然没有拿下他的面具,但是我心中有这种感觉。”



“如果他不是秦纵横,那他就一定和秦纵横关系很深的人。”战天行说。



陆逸点点头,说道:“一定是这样。总之,和秦纵横脱不开关系,这个基地,也和秦家有关。”



“好了,这里的事情完毕了,我们回京吧!”战天行神色忧虑,他想,暴风雨极有可能还在后面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