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!



一个字,中气十足,充满霸气。



陆逸咋舌,难怪说部队中的女人都不是人,太彪悍了。



汪柏春愣了一下,多少年来,还没哟润敢跟他这样说话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愣愣的看着何冰,谁知道,何冰又继续呵斥道:“你聋了吗,我叫你滚!”



什么!



汪柏春脸*癌就黑了,瞪着何冰冷笑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

“汪柏春,四十七岁,少将军衔。现任江州军区副司令员。十八岁从京山大学毕业参军,同样入党,进入燕京军区尖刀连,因为表现优异,一年后,提升班长……”



何冰噼里啪啦,一口气将汪柏春的个人简历给背了出来。



这让那些士兵一个个看怪物似的看着何冰,这个女人是谁啊,竟然连副司令的简历都知道?



汪柏春心里十分震惊,他的简历有几处是动过手脚的,比如他参加部队后,直接破格提拔的连长,这一点,很少有人知道,没想到,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全部清楚。



她是什么人?



“你是什么人?”汪柏春问何冰。



何冰拿出证件在汪柏春眼前晃了晃,说道:“办公厅二处,副处长何冰。”



啊!



听到二处这两个字,汪柏春脸色变得死灰。



二处主要是抓部队纪律的,好多将军级别的人物都栽在他们手里,因此,二处有个外号,叫做打老虎办公室,汪柏春怎么都没想到,眼前这个女人会是二处的副处长。



麻烦了。



汪柏春回头看了一眼诸葛云,他心里在纠结,自己还要不要管诸葛云?



看到汪柏春的眼神,诸葛云心里一紧,他当然看出汪柏春的心思,心里暗骂汪柏春吃软怕硬,可是他嘴上现在不敢说,他不怕得罪了汪柏春,汪柏春一生气,真的不管他了。



“汪伯伯,我的事情全靠你了,我爷爷应允你的事情,年底就会兑现。”



诸葛云小声在汪柏春耳边说。



听到这话,汪柏春微微点头,然后看着何冰,冷声说道:“何处,陆逸打我侄子,威胁我,无论如何,他今天要给我一个交代,否则,我就砸了他的公司。”



“你想要什么交代?”



何冰脸色很不好看。本来,以为搬出了自己的身份后汪柏春会收敛,看在办公厅二处的面子上,悔收队回去,哪曾想到,汪柏春竟然还想要个交代。



“我想让陆逸给我侄子和我道歉,当然,前提条件是得让我侄子满意,如果我侄子不满意的话,那我就亲自动手。”汪柏春说。



何冰摇了摇头,说道:“汪副司令,我想你误会了,陆逸什么时候打你侄子了?诸葛云什么时候成你侄子了?据我所知,你虽然受过诸葛家的恩惠,但是与诸葛家并无亲戚关系吧。”



“是不是我侄子,我说了算,何处,我只问你一句,这件事你是不是非要插手?”



“我插手怎么呢?”



“哼,这么说何处你是没打算给我一个交代了。”汪柏春的语气冷了下来,“好,既然你不打算给我交代,那我只好将陆逸带回去,自己要一个交代。”



何冰脸色也变了,“汪柏春,现在这里有我们负责,所以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,别在这里住,别以为你是副司令员我就不敢动你,我告诉你,惹火了老娘,我分分秒秒弄了你这个副司令。”



作为主角的陆逸,此刻反而在一旁看起了戏。



“是吗,那我到要瞧瞧,你怎么弄我啊?”汪柏春冷笑,跟着喝了一声,“将所有人都给我扣下,谁都我就崩了他,出了事我负责。”



赵清思脸色冷漠,她已经从之前的愤怒中镇定下来,他倒要看看,今天这些人,谁敢动她?



萧韵云紧紧地拉了陆逸,显得有些紧张,而张小蕾则脸色苍白,显然,她被眼前的阵势给吓到了。



“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,否则,后悔你承受不住,你会后悔的。”何冰淡淡地瞟了一眼赵清思,对汪柏春说道。



“后不后悔轮不到你来管。”汪柏春冷言道,说完,随即语气又缓和了几分,说道:“何处,你我同为部队众人,我也不想跟你过不去,只要你让陆逸跟我走,一切都当我没来过。”



“很抱歉,这个我做不到。”



废话,我来江州就是奉命保护陆逸的,要是把陆逸交给了你们,我回去怎么交差?





所以无论汪柏春怎么说,何冰都要保陆逸。



“动手!”



汪柏春一声大喝。



“我看谁敢动。”何冰拔出了自己的配枪,对着汪柏春。



汪柏春压根就没把何冰的警告放在眼里,他有将近一百号人,手里都是突击步枪,而对面这些人,也就是何冰他们四个有枪,而且都是手枪,根本就没有威胁。



“站住,你再走一步,我就开枪了。”何冰又喝了一声。



身为办公厅二处的人,何冰办理过很多案子,大人物也见过不少,可是像汪柏春这样目无法纪,横来的人他还会第一个见到,他心里不仅有些好奇,诸葛家到底给这个家伙许诺了什么好处,竟然让他不顾一切?



“有种拟具开枪。你们几个,将他们四个人的枪给下了。”汪柏春冷笑。



“是,首长!”



七八个士兵朝何冰他们快步走了过来。



就在这个时候,只见赵清思突然走到了何冰身旁,一把从何冰的手里躲过了手枪,然后扣动了扳机。



砰!



一声枪响。



赵清思开枪了,打在了水泥地板上,整个现场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

“汪柏春是吧,我警告你,你若再敢往前一步,下一枪就不是地板了,而是你的脑袋。”赵清思冷冷说完,将枪口对准了汪柏春的脑袋。



汪柏春丝毫无惧,自顾向前走了两步,直视赵青思,“我等着你开枪。”



这一下到让赵清思为拿了,开枪不是,不开枪也不是。刚才她看到何冰拔出枪,她是担心何冰会上军事法庭,所以就从何冰手手里夺过了枪,可她没想到,汪柏春并咩有因为她开枪而吓到。



就在赵清思犹豫的时候,汪柏春指着赵清思,对手下发布了命令。



“将她扣下!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