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为大师有种强烈的危机感。



陆逸是陆无双的弟子,秋圆水月是和歌山的现任宗主,这两个人,任何一个,都是宗师级别的高手,平时面对一人的时候,都很头疼。



他没想到,此刻他一个人竟然要面对陆逸他们两个人。



他很疑惑,陆逸和秋圆水月怎么会联手?



陆逸一脸轻松,悄然朝无为大师靠拢,边走边说道:“无为大师,你若识趣的话,今天我和水月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

无为大师皱了皱眉。



抬头,只见秋圆水月看着他,眼里有着强烈的战意。



怎么办?



无为大师知道,如此他还要继续保护诸葛云的话,他一定会面对陆逸和秋圆水月的联手攻击。



“大师,我奉劝你一句,为了诸葛家的草包丢了性命不值得。何况,你还有个弟子,你不在乎自己的生命,也得为你弟子考虑考虑。”



陆逸提到了南宫,顿时,无为大师变色。



是啊,他还有个弟子。



如果今天他把性命丢在了这里,谁来保护他的弟子?



看无为大师变色,陆逸知道,自己这招攻心为上的对策凑效了,他继续说道:“无为大师,只要你此刻退出,我可以保证你的弟子安然无恙,否则的话,杀掉你之后,我不介意干掉你的弟子。你要知道,我这个人有个特点,就是斩草必定除根。”



无为大师心里一抖。



过了一会,无为大师收起身上的气息,双手合十,对着陆逸说道:“阿弥陀佛,陆施主,老僧可以不插手,但是请陆施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

“大师请说。”



“老僧多年前,欠诸葛老施主一个人情,这次出山,也是为了还他人情而来。诸葛老施主想让我保护诸葛施主的性命,所以,我希望陆施主手下留情,饶诸葛施主的性命。”



陆逸眉毛一挑,冷笑道:“无为,你还没搞清楚局势吧?现在这个局面,你认为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?”



“只要陆施主答应我,不伤害诸葛施主的性命,我立刻离开江州回天龙寺。”无为大师说道:“如果陆施主无法答应老僧这个套件,那么老僧今天即便拼了这条老命,也要护诸葛施主性命。”



陆逸皱起了眉头,看了秋圆水月一眼。



秋圆水月调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

陆逸无语,眨眼是什么意思啊?



考虑了一下,陆逸终于点头,说道:“行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答应你,留诸葛云一命,但是,他三番五次的对我不利,他需要付出一点代价。”



“只要陆施主不杀他,其他的事情,一切与老僧无关。”



无为大师说完,转身看着秋圆水月说道:“当年,与和歌山上任宗主曾有一面之缘,只可惜,当年无缘见识到和歌山的绝学,希望以后有机会能领教宗主的风采,一睹和歌山绝学。”



秋圆水月笑道:“没问题,三年之后,秋圆水月定当去天龙寺拜访大师。”



“好!”



无为大师的老脸上出现了笑容。



“大师,如果可以的话,三年之后,我和陆逸一同来拜访你。”秋圆水月又说了一句。



听到这话,陆逸脸都绿了。



妈蛋,你要跟他交手拉上我干什么?



无为大师看了陆逸一眼,点了点头,笑道:“好,三年之后,我在天龙寺,恭迎陆施主和秋山宗主,告辞!”



说完,无为大师缓步离开。



“大师救我,大师——”



本来,看到无为大师出现后,诸葛云心里的恐惧就消失了,可他没想到,无为大师竟然不管他走了,这让诸葛云大惊失色,他冲无为大师的背影拼命喊救命。



只可惜,无为大师像没听到似的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
“你刚才为什么不出手?”



无为大师一走,秋圆水月就问陆逸。



“我没有把握留下他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你在撒谎。”秋圆水月鄙视。



陆逸讪讪的笑了笑。



的确,不是他没有把握留下无为大师,如果他和秋圆水月联手的话,起码有八层把握能留下无为大师,可是,陆逸真正担心的并不是无为大师,而是秋圆水月。



这个女人,来华夏是找自己,你说,打了打了,可是,这个女人为什么还不回去?



陆逸摸不清秋圆水月的心思,所以,他不敢贸然与秋圆水月联手。



“陆逸,你在防备我是吧?”秋圆水月看着陆逸,冷笑道:“我要杀你,就不会让你现在过得这么舒坦。”



说完,秋圆水月看了一眼赵清思和萧韵云,然后飘然远去。



看着秋圆水月的背影,赵清思问陆逸:“刚才那个漂亮女人是谁啊?”



“一个朋友。”



“朋友?”赵清思疑惑的看着陆逸,突然笑道:“该不是你在外面勾搭的女人吧?”



“不是——”



陆逸急着否认。



“陆逸,我告诉你,不准你胡来。”赵清思板着脸说:“你现在云姐,有梦寒,你不能让他们伤心,我告诉你陆逸,你要是敢对不起云姐和梦寒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

“额——”



陆逸无语。



他没想到赵清思的反应竟然这么大。



云姐和梦寒都没说什么,你替他们出头干什么?



陆逸看着赵清思,眼皮眨了眨,突然小声说道:“清思,你该不是喜欢上了我吧?”



“你说什么啊?”



赵清思竟然破天荒的脸红了。



靠!



陆逸心里一跳,该不是这丫头真对自己有意思吧?



想到赵清思和秦纵横的关系,陆逸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感,自己一定要得到赵清思,你想啊,自己要是要是把赵清思追到手了,秦纵横岂不是会吐血?



一个再大度的男人,也忍受不了戴绿帽子。



何况,还是秦纵横这么骄傲的男人。



看着陆逸嘴角露出坏笑,赵清思伸手一个爆栗子敲在陆逸脑袋上,佯怒道:“你在想什么坏主意?”



“我在想,该什么解决诸葛云。”



陆逸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心思告诉赵清思。



提到诸葛云,赵清思看了诸葛云一眼,皱起了眉头,的确,诸葛云是个麻烦。



就在这时,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传来,紧跟着,几辆军用卡车出现在陆逸和赵清思的视线中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