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来到医院。



李梦寒在大厅等他。



“你怎么才来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有点事情耽搁了。”陆逸问:“林院长呢?”



“他们都在会议室。卫生局的领导也来了。”



听到李梦寒的话,陆逸点了点头,然后和李梦寒一起上楼,朝会议室走去。



上楼的时候,李梦寒担忧的看了陆逸一眼,问道:“公司的事情都知道了?”



“嗯。”



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



“还能怎么办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”陆逸给李梦寒一个微笑,他不想李梦寒也跟着担心。



李梦寒默然不语,和陆逸一起朝会议室走去。



两人刚进门,会议室里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。



啪啪啪!



江州医院的专家教授,以及林院长和卫生局的领导,看着陆逸和李梦寒进门,纷纷站起来鼓掌。



陆逸笑着点了点头。



他知道,这是大家对他们解决狮子口村怪病的认可。



“小陆,小李,赶紧坐吧,大家都在等你们。”林院长笑着说道。



随后,陆逸和李梦寒在第一排的位置坐了下来。



等他们坐下之后,其他人才坐下。



这个时候,主席台上的林院长抬了抬手掌,示意大家安静,然后说道:“今天这个会呢,主要是个表彰会,在陆逸主任的带领下,医疗队顺利解决了狮子口村的怪病,还了狮子口村一个朗朗晴天,所以呢,局领导和我们医院决定,要是医疗队一定的荣誉。”



林院长话音一落,卫生局的张局长就接过话了。



张局长目光扫视全场,说道:“鉴于医疗队在狮子口村的优秀表现,我们局决定,授予陆逸主任在内的七名医疗队专家‘优秀医生’的称号,同时,给予每人一万元的奖励。”



听到这话,下面顿时窃窃私语。



谁都没想到,除了荣誉,还有奖金。



这是大家之前都没想到的。



“早知道有奖金,我也去了。”一个中年妇女医生小声嘀咕道。



“是啊,本以为是个棘手的事情,哪想到他们去了几天就解决了,早知道这么简单,我也会去的。”



“他们命好啊,怨不得别人。”



见陆逸他们有荣誉还有奖金,这些人一个个酸溜溜的。



陆逸听到了这些话,脸上面无表情,心里冷笑,当初组织医疗队去狮子口村的时候,你们一个个推三阻四的,现在看到有荣誉有奖金,一个个又酸溜溜的,什么人啊。



林院长也笑着说道:“去狮子口村的医疗队都是我们医院的专家,你们这次表现得非常好,卫生局给你们奖励了,那我们医院也不能不奖励。”



林院长笑呵呵地看了大家一眼,说道:“经过院委员的商量,决定授予陆逸为首的七名医疗队专家‘工作先进者’称号,同时,每人奖励现金八千元。”



本来,院委会是要给陆逸他们每人奖励一万元,可是刚才听到张局长说卫生局的奖金是一万元后,林院长临时改变主意,将一万元奖金调整到八千元。



卫生局比医院的级别要高,要是奖金一样,这不是让卫生局面上无光么?



果然,张局长很满意,笑着小声对林院长说:“老林啊,你们医院的专家不错,主要是你领导的好,好好干,我快调走了。”



一句话,富有深意。



林院长心里激动,可脸上却一点都不表现出来,笑着说道:“张局长,下面颁奖?”



“嗯,颁奖。”



在林院长的指挥下,陆逸和李梦寒等人上台领奖。



领奖完毕,陆逸作为医疗队的队长,代表医疗队讲话。



站在主席台上,看着台下的一群人,不知道为什么,陆逸心里的万语千言,可一时又不知道从何说起。



目光扫视着大家,陆逸咳嗽了一声,开口讲话了。



“首先,感谢卫生局的领导,感谢院领导,这是给我们医疗队这次狮子口村之行的肯定,我代表医疗队全体,感谢你们。”



陆逸说着,给张局长和林院长微微鞠了一躬。



随后,陆逸又说:“今天,在这里,我还有一点想说的话。”



陆逸说着,目光转向了林院长。



林院长呵呵一笑,说:“小陆,想说什么你就说,今天这里可以畅所欲言。”



“是啊,小陆你别有顾虑,尽管说。”张局长也道。



陆逸点头,然后看着台下的人,说道:“刚才,我们在领奖的时候,我听到下面有些人在说,我们这次是走运,捡了一个大便宜,还有人说,我们是命好。没错,我也这么觉得,我们医疗队的人命都很好,因为幸运的遇到了狮子口村这件事。”



“只是,后来我在反思,为什么下面会有这种声音?”



听到陆逸的话,林院长和张局长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,下面有些人也低下了头。



陆逸说:“究其原因,只有两点,第一,嫉妒心理。我们华夏是一个大国,拥有十四亿人口,这么多人,出生不同,接受教育不同,家庭环境不同,每一个人,心里或多或少都有嫉妒的心理,我也不例外,所以对于大家的嫉妒,我能理解。”



“其次,就是位置没摆正。说简单点,某些人还缺乏仁心仁术。”陆逸说:“作为一个医生,首先要有一颗仁心,然后才有仁术。心术不正的人,很难成大器。作为医生,仁术固然重要,但如果大于仁心,怕也不会是好医生。”



林院长微微皱眉。



陆逸说的没错,作为一个医生,医德永远比医术更重要。只是,陆逸这么说,不怕引起下面人的不满么?



果然,听到陆逸的话,下面有不少人脸上都出现了不满的神色,特别是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专家,更是一个个怒视陆逸,要不是因为张局长和林院长在场,他们早就找陆逸理论了。



你一个毛头小子,居然跟我们讲仁心仁术,什么意思?



“他什么意思?是说我们没有医德么?”一个老专家嚷道。



另一个专家也说道:“唉,这个小陆,以为自己会点医术,就来教育我们了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

田医生皱了皱眉,小声对李梦寒说:“陆主任这次只怕要得罪不少人。”



“没事,他最怕的就是得罪人。”李梦寒微笑着看着陆逸。她知道,陆逸之所以这样的说,一定有他的用意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