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已经传给市局领导了,他们很高兴,说你在为人民群众服务,将来,要给你加担子!”陆逸违心的说道。



听到他的话,陈副局长手一松,“咣当”一声,倒在了地上。



他终于可以安心的醉了。



随后,陆逸叫来卫生局的工作人员,把陈副局长扶进卫生所休息,等陈副局长走了之后,餐桌上才清静下来。



“老龚啊,来,咱们走一个。”



田医生笑着和龚大明碰杯。



喝完一杯后,龚大明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,然后站起身,看着陆逸说道:“陆主任,刚才我一直想跟您喝一杯,一直没机会,现在我想敬您一杯酒。”



“龚主任,别这么客气,咱们坐下喝。”陆逸说。



“不。”龚大明摇了摇头,说:“这杯酒,我一定要站着敬您。要不是您,还不知道我们村子最后会成为怎样子,甚至,这个狮子口村还能不能存在都是未知数。是您,救了我们村子,是您,救了我们全体村民,您就是我们狮子口村的恩人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,这杯酒,就当我对您的感谢吧!”



听到这话,陆逸动容,忙站了起来,说道:“龚主任,你大可不必客气。我们这次来,也是奉了领导之命来的,要帮你们解决问题,让村子恢复宁静。其次,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,这些,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

“陆主任,您说的那些我不太懂,我龚大明是一个粗人,就只认一个理,您是我们村子的恩人。这杯酒,不仅代表我个人,也代表我们全体村民感谢您。”说到这里,龚大明开起了玩笑,“陆主任,我比陈副局长代表全体村民更合适一些吧?”



陆逸哈哈大笑。



田医生和李梦寒也笑。



“来,龚主任,这杯干了。”陆逸非常豪爽,和龚大明碰杯之后,一饮而尽。



他不仅是在喝酒,也是在表明一种态度。



看到陆逸将杯中酒喝完,龚大明非常开心,额头上的抬头纹都舒展开了。



两人重新坐下之后,陆逸说道:“龚主任,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,我发现,你们村里的村民不多,而且在家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,是不是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去了?”



龚大明点了点头,说:“是的,村里的青壮小伙都出奇打工了,他们大部分都在在东南沿海的工厂里干活。”



“村里没有年轻人,那有时候有重活的时候,那岂不是很麻烦?”陆逸问。



龚大明叹息一声道:“是啊,这的确是个麻烦,就拿杀年猪来说吧,我们村里家家户户养猪,每年杀年猪的时候,没有青壮力,所以我们只好召集一群老头子帮忙,要费好大一番功夫,才能将年猪宰杀。”



“老人宰杀年猪,危险吗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当然危险了。”龚大明说:“几乎每年都有人被年猪踢伤,毕竟年纪大了,力气比不上畜生,宰杀过程中被踢伤是在所难免的。村里的老陈,七十三岁了,去年帮我宰杀年猪的时候,被猪踢伤了,肋骨都断了两根。”



田医生欷歔不已,说道:“老龚啊,我觉得,你应该把村里出去的那些年轻人召集回来,在村里搞发展,这样既可以赚钱,又能照顾老人和小孩。”



“你以为我不想啊。我也想,可是我们这里是江州边缘,山高地远,交通不便,有什么好的政策项目,也到其他村子去了,县里面根本就不考虑我们这。”



龚大明叹了口气,说:“以前有个外地来的大老板来我们村里考察过,当时还带了专家,说我们村里的土质不错,含有丰富的硒,可以栽种富硒土豆,富硒蔬菜等有机食品,当时给我们购买了种子,找专家指导,给我们村里还给了十万块的资金。”



“那现在为什么没种了呢?”陆逸问。



“蔬菜和土豆都种植成功,到了出售季节的时候,谁知道那大老板不要了。我当时还跑到市里找他理论,可是当看到他的处境后,我又回来了。”



龚大明神色落寞,说道:“那大老板破产了,欠了好几个亿,银行*,债主*,老婆带着孩子跑了,我找到他的时候,他在天桥下面啃馒头,我倒给了他几百块钱。”



“那你们种植的蔬菜最后怎么办了?”李梦寒问。



“蔬菜没人收,我去找县里的采购市场,他们也不要,最后那些蔬菜全部烂在了地里,想到上千亩的蔬菜,我心里就痛啊。”说到这里,龚大明猛灌了一口酒,说道:“为了这件事,村里不少人埋怨我,哪怕到现在,还有些人天天在背后骂我。”



“龚主任,我有个建议,既然你们村里适合种植蔬菜,那你们就继续种。”陆逸说。



龚大明一脸苦色,道:“没人收啊,谁敢种?”



陆逸笑道:“收购的事情你放心,我来办。我可以给你们高出市场价的两倍来收购,但是条件只有一个,蔬菜质量一定要好,不能使用化肥和农药,我要纯天然绿色的蔬菜。”



“陆主任您放心,这点我还是敢保证。”龚大明说完,望着陆逸问道:“陆主任,您刚才说的是真的?您真会收购?”



“当然。”陆逸笑道:“我把手机号码留给你,你回头把卡号发给我,我先给你打五十万定金过来,然后你发动村民种蔬菜,你有多少我要多少。钱,不是问题。”



幸福来得太突然,龚大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,愣愣的问道:“陆主任,你没骗我?”



“我说老龚啊,你知道江州的天逸集团么?”田医生问龚大明。



龚大明猛点头,说:“天逸集团那么大的企业,我当然知道了。据说天逸集团有资产几百个亿,前段时间开业的时候,曹市长都亲自去了,我在江州新闻上看到了。”



田医生嘿嘿笑道:“陆主任就是天逸集团的董事长。”



什么!



龚大明一脸震惊。



就在此时,一大群村民朝风风火火地朝卫生所的方向走了过来。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