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,陆逸走了过来。



听着逐渐住进走近的脚步声,秋圆水月心里更悲凉了。



她知道,此刻陆逸要是动手的话,她完全没有反抗之力。



“说你笨你还不信,这下好了吧,不听老公的话,活该。”陆逸说着,一把搂住了秋圆水月的腰,将秋圆水月平放到了地上。



他的举动让秋圆水月大惊。



“陆逸,士可杀不可辱,我求求你,给我个痛快。”秋圆水月眼角挂着两行清泪,说道。



陆逸一愣,没好气的说道:“笨女人,你脑子里想的啥玩意儿啊?”



说着,陆逸在秋圆水月脸上轻轻亲了一下,嘻嘻笑道:“真香!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秋圆水月霍然睁开眼睛,冷眼盯着陆逸,要是现在她有力气的话,一点都不用怀疑,她会直接用秋水无痕剑将陆逸大卸八块,趁人之危,太无耻了。



“别激动,你现在已经身重剧毒,如果我不把你平放到地上,毒素很快就会顺着血液循环到你全身。如果你再激动的话,只会加速血毒进入你的內腑,到时候,别说是我,就是神仙来了,也没法救你。”



陆逸的话让秋圆水月微微一怔。



“你不杀我?”



“这么漂亮的媳妇,我怎么会舍得杀?”陆逸对着秋圆水月嘿嘿一笑,快速脱下了她的布鞋和袜子,当那只精致的玉足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面前时,即便陆逸定力强大,还是忍不住偷偷吞了吞口水。



他的表情被秋圆水月看在眼里,秋圆水月又羞又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


随后,陆逸将秋圆水月的裙子掀起,直到膝盖处。



白嫩的小腿,散发着盈盈的光彩。



陆逸直接将手覆盖上去。



也许是第一次跟异性这么亲密接触,秋圆水月很不适应,身子微微在颤抖。可是陆逸的手在她腿上继续往上游走。陆逸只觉得手里像是触摸到了羊脂白玉一般,柔软而又滑腻。



陆逸心神荡漾。



不知不觉,他的右手已经穿过秋圆水月的膝盖,摸到了大腿。



真不知道这女人咋保养的,功夫这么好,腿上的肌肉不仅没有变形,而且还很完美。陆逸心里疑惑。



秋圆水月浑身颤抖,怒道:“你到底是救我,还是侮辱我?请管好你的手。”



“咳咳……不好意思,太激动了,一时没把持住。”陆逸干笑了两声,然后轻轻抬起秋圆水月的右脚,只见脚腕踝关节那里,有两个很小的血洞。



显然,是被毒蛇咬的。



陆逸快速从兜里拿出了两根金针,说道:“没东西消毒,你将就下吧!”



话音刚落,只见陆逸闪电般的出手,两根金针扎在秋圆水月右脚距离踝关节上面三寸的地方,封住了秋圆水月的血管,顿时,秋圆水月直觉得呼吸空气的时候轻松了许多。



她不禁抬头去看陆逸。



只见陆逸神色认真,看了看秋圆水月的伤口,然后在旁边跪了下来。



他这一举动,让秋圆水月很奇怪。



“你在做什么?”秋圆水月问道。



“我用金针封住了你的血管,现在毒素全部在你踝关节周围,想要把毒素排出来的话只有两种办法,第一,用注射器之类的东西把它吸出来,就目前来看,我没有注射器,你也等不了叻。所以,我只能用第二种办法了。”



陆逸说完,俯下头,嘴唇对着伤口使劲一吸,接着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。



“这是最笨的办法,也是最有用的办法,水月,待会儿我要是中毒了,你别杀我啊。”陆逸说着,继续帮秋圆水月吸毒血。



虽然血管被封住,但是知觉还在。



秋圆水月能明显感觉到陆逸嘴唇与自己皮肤接触的瞬间,那种感觉很奇怪,她就像被电了一下,有些麻,而且,她感觉到,陆逸每次帮她吸毒血的时候,她的心就“砰砰”跳个不停。



这是怎么呢?



秋圆水月很慌乱。



陆逸一直吸了不停,随着毒素的减少,秋圆水月身体慢慢地恢复了力气,看着陆逸满头大汗,好几次,在陆逸低头吸毒血的时候,秋圆水月的左手都悄悄在结印。



如果现在杀陆逸,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。



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发现,每当她想动手的时候,却又下不了手。



自己这是怎么呢?



在秋圆水月内心挣扎的时候,陆逸已经帮她吸出了毒血,看着从伤口处渗出的鲜红血液,陆逸终于喘了一口气,扭头对秋圆水月笑道:“好了媳妇儿,你现在没事了。”



说着,陆逸站起来,就往回走。



“你去哪里?”



秋圆水月站了起来,冲陆逸的背影问道。



“当然是回去休息啰。”



陆逸刚说完,突听“扑通”一声,身子倒在了地上。



秋圆水月快步跑到陆逸面前,一边抓住陆逸的手腕,查探起脉搏来。作为隐世大派的宗主,秋圆水月也会很多东西,包括医术,查探了一翻之后,秋圆水月立刻知道了陆逸晕倒的原因。



中毒!



而且是蛇毒。



跟刚才她中的毒一模一样。



秋圆水月明白,这肯定是陆逸刚才给她吸毒血的时候感染的。



想都没想,秋圆水月直接扶起陆逸,然后一掌按在他的背心,给陆逸输送了一道劲气护住心脉,看着近在咫尺的陆逸,不知道为什么,秋圆水月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恨他。



“不行,我不能留着他,他将来会杀自己同胞的。”



想到这里,秋圆水月放开了陆逸,抓起秋水无痕剑,长剑出鞘,锋利的剑尖抵在陆逸的咽喉上,只要她在稍微用一点点力量,秋水无痕剑就会刺破陆逸的咽喉。



“可是,他救了我,如果杀了他,我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。”



秋圆水月又收回了长剑。



怎么办?



秋圆水月纠结极了,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,喃喃道:“师父,你告诉我,水月该怎么办啊?”



唉!



深深地叹息一声后,秋圆水月才看着地上晕迷的陆逸,轻声说道:“你救我了我,我欠你一命,今日,我不杀你。但是,你,你要是再敢轻薄我,侮辱我的话,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,我也一定会杀了你。”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