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静修了一夜。



第二天一早,吃过早餐后,陆逸带着医疗队向土地庙出发。



他们刚出卫生所,县里卫生局,畜牧局和公安局的领导就来了,简单的寒暄之后,那些领导也跟着陆逸朝土地庙而去。



一路上,陆逸都在观察,他发现,狮子口镇的山上有很多木棉。



这些木棉枝叶繁茂,盛开时满树花朵,妖艳夺目,随着风,阵阵香气扑鼻。



这些香气,将小山村里阴云笼罩的氛围减轻了不少。



龚大明带着陆逸一行人,来到了一个小山坡上,还没走近,陆逸就闻到一阵刺鼻的臭味,皱了皱眉,陆逸问龚大明:“龚主任,是什么东西这么臭?”



“我也不知道,臭味好像是从井里传出来了。”龚大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口水井。



陆逸扫了一眼,只见水井就在距离他五米远的地方。在水井周围,还堆放着不少新土,显然,这是拆迁土地庙之后留下的墙土。



“龚主任,你们没修公路了?”陆逸问。



龚大明干笑道:“都死人了,谁还敢修路啊。就算是修了路,也没人敢来啊。”



他这话说的是实情,自从狮子口村出现怪病之后,基本上没有外村的来,就是供电所收电费的人,也是直接打电话给龚大明,请他代收。



狮子口镇,已经成了大家心目中的“百慕大三角”。



陆逸朝水井走了过去,来到水井边,直觉恶臭味越来越浓烈,就像是什么动物腐烂之后发出的尸臭。



医疗队中,有几个人忍不住,更是当场呕吐起来。



李梦寒从兜里掏出一个口罩,递给陆逸。



陆逸摇摇头,对李梦寒说:“梦寒,你退远点,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。”



听到他的话,李梦寒快速后退,其他专家和县里来的领导也纷纷后退,距离陆逸最近的龚大明,也站在五米开外。



陆逸首先看了水井外观一眼,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



紧跟着,陆逸望了井里一眼。



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

只见井水漆黑如墨,阴气森森,甚是恐怖。



一股臭味扑面而来,陆逸顿时感觉到头昏脑涨,全身乏力,身子颤了颤,眼看就要栽倒在地上。



“陆主任——”



“陆逸——”



李梦寒惊叫一声,快步朝陆逸跑过去。



“没事,梦寒你别过来!”



陆逸抬手制止李梦寒,然后,快速运转九转金身决,刹那,体内一道金色的劲气快速朝奇经八脉游走,瞬间,陆逸的身体又恢复如初。



陆逸仔细感受了一下,发现刚才他吸进去的毒气已经被他逼了出来,他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

随后,他的眼神又看向了水井。



水井里有古怪。



陆逸又朝水井靠近。



这次,他谨慎多了。



他直接动用九转金身决让自己的呼吸闭住,然后将全身力量逼到了眼睛里,很快,就见陆逸眼里出现了璀璨的金光。



因为他是背对着李梦寒他们的,所以在场没有人发现陆逸的变化。



陆逸探头看向井里。



因为九转金身决的缘故,陆逸这次没有感觉到不适,眼睛死死的盯着水井里,突然,只见水井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气泡。



嗯?



下面有活物!



陆逸吃了一惊。



井水都变成这个颜色了,里面居然有活物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

“龚主任,你说的长虫就是从这口井里出来的么?”陆逸走了回来,问龚大明。



“是的。”



龚大明点头。



“长虫出来之前,井水是什么颜色的?”陆逸问。



龚大明不明白陆逸为什么这么问,不过陆逸问的话,他必须要回答,便说道:“这口井水一直是清的,村里没通自来水的以前,村民都在这里打水吃。”



“那长虫出现的那天,水是什么颜色的?”陆逸再问。



“长虫出来之后,都把我们吓坏了,哪还关心井水是什么颜色的。不过在我们准备填井的时候,水是清的。我亲眼看到的。”龚大明说。



陆逸皱了皱,又问道:“龚主任,那天之后,你回这里看过吗?”



“没有。”龚大明说:“长虫出现之后,我们都吓坏了,谁也不敢在留在这里,都跑回了家。第二天,村里就有人患怪病死了,以后更没有人注意这口井了。”



陆逸沉默不语。



他从龚大明的话语中,几乎可以证实,自从长虫出现之后,这口井水就变了颜色。也是从长虫出现后的第二天,村里开始有人患病,死人。



如果说,怪病与这口井没有一点的关系的话,那绝对不可能。



可是,这口井里究竟有什么东西?



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,陆逸让龚大明去村里抓了一只公鸡,陆逸提着公鸡走到了水井旁边,然后在井上晃了晃,很快,就见公鸡口吐白沫,毙命了。



看到这一幕,在场的人又往后退了几步。



这个时候他们也看出来了,这口井水有问题。



“陆……陆主任,是不是那口井有问题?”龚大明脸色苍白,眼里有着惊恐。



“那口井有点问题。”陆逸说:“公龚主任你去找些人,穿着防毒服,将井里的水全部抽干,我要看看,这井里到底有什么东西?”



“不行。”龚大明一听陆逸要把井水抽干,当下就急了,冲陆逸急道:“陆主任,万万不可啊,这井水不能抽干啊。”



“为什么不能抽?”陆逸一脸奇怪。



龚大明说:“这口井在我们村里已经上百年了,从我出生的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讲,说井底镇压着一条魔龙,如果将水抽干,魔龙就会从井里出来吃人。”



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你思想居然还这么顽固。”田医生没好气的说。



县里的领导也批评龚大明,说:“龚大明,你还想不想干?你一个老党员了,思想觉悟怎么这么低?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,哪有什么魔龙,胡说八道。”



陆逸说道:“龚主任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你无非是怕村子里遭灾,可是现在这个局面你也看到了,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找出怪病的发生原因,村里就会一直死人,我想,你心里也不会好受吧。”



龚大明看着陆逸,问道:“陆主任,真的要抽干井水吗?”



“必须抽干。”



陆逸掷地有声,语气坚决地说道。



龚大明叹了一口气,转身回村里喊人。随后,陆逸的目光又看向了水井的方向,妈的,我倒要看看,这水井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?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