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逸所做的一切就是要秋圆水月动怒。



只有她的心境动摇了,自己才有胜的机会。



现在目的达到了,所以真正的反击从现在才开始。



秋圆水月不愧是一派宗主,功力深厚,剑法高绝,眨眼之间,与陆逸交手已两百多招,两人越打越快,只见一团人影,时而在一起,时而分开。



树上绿叶也随剑气掌风飘落,空中飞舞。



陆逸看着半空的秋圆水月,那长长地乌发,像纤云,似瀑布,直泻而下,那淡淡的眼神,空灵而深邃,像一汪湖水,波澜不惊,深不见底,那美丽的面孔,不施粉黛颜色如朝霞映雪。



白衣飘飘,仿佛凌波仙子,回雪流风,飞叶相伴左右,疑是画中人。



陆逸突然一掌扫出,掌法一换,变成一套轻飘飘,看似毫无力道的掌法。



秋圆水月一剑刺来,陆逸毫无避闪,手掌一转,秋圆水月手中的秋水无痕剑顿时被陆逸的手掌粘住,陆逸手掌又是一划,秋水无痕剑如同一个醉汉一般,东摇西晃,找不准目标。



秋圆水月皱眉:“太极拳?”



陆逸大笑一声:“当年,我们华夏武圣张三丰就是以此拳逼退你的祖先的,今日,我也来效仿一回。”



秋圆水月冷笑道:“好大的口气,只怕今日由不得你!”



“你试试就知道了!”



陆逸说完,身子一蹬,呈马步,劲气从脚底升起,接着,只见他腰身一颤,劲气传达手臂,贯达手指,手掌一划,一个半圆,然后又是一推,气息磅礴。



陆逸从起手式开始,就如同脱胎换骨,浑元一气、气敛入骨、三关起动、周身一家、内外合一、阴阳平合、开合自然得体。



秋圆水月心中惊讶的时候,剑招更是一招接着一招,连绵不绝,剑气如潮水,一浪接着一浪,层层叠叠,密不透风的笼罩陆逸。



陆逸见对方已动,大喝一声,脚在地面划个半圆,劲由内换。



这就是太极拳推手的精髓,舍己从人,彼不动我不动,彼微动,我先动,最终达到四两拨千斤。



每次迎上秋圆水月的猛烈攻击,陆逸都是一手粘住,另一之手推开,如此反复不停。



陆逸越打心越静,慢慢沉浸到感受太极阴阳相生相克之中,周身也散发出一股道家飘逸出尘之气。



面对秋圆水月一剑接着一剑,陆逸虽感到有些压抑,但是他脚踩太极步,一步向前,身体平稳,自然而然,毫不拖泥带水。



秋圆水月一时竟被陆逸逼退十来步,贝齿轻咬樱唇,使出杀招。



陆逸也马上变换招式,少林龙爪手、洪拳、谭腿、八卦掌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独门功夫从陆逸的手中使出。



秋圆水月一剑点到陆逸的肩上,陆逸的肩上的衣裳马上飘落,露出白嫩的肌肤,片刻,鲜血流了出来。



秋圆水月见一招得手,信心倍增,又是一剑,削掉陆逸的一截衣袖。



陆逸依旧微笑,道:“你很厉害,不过…”



陆逸的笑容渐渐隐去,手中又换成太极拳,硼、履、挤、按、采、挒、肘、靠、进、退、顾、盼、定也。



太极无虚式,式式可打人,式式变化无穷刚柔相济。



最后,一掌印在秋圆水月的肩上,本来可以打在秋圆水月的胸口的,但想到秋圆水月终究是个女子,又没有经历过那事,打在胸口不合适。



若是秋圆水月一怒之下,找陆逸拼命,两人只怕要同归于尽,就算不死,陆逸和水月宗的梁子也彻底结下了,对陆逸没有一点好处。



这种不划算事,陆逸是不会干的。



秋圆水月明明看见陆逸一掌是向她胸口拍来的,心中怒极。



一掌把她逼退,感觉到肩上的疼痛,秋圆水月立即住了手,陆逸没有打胸口,打在肩上,已经手下留情了。



看着面色惨白的秋圆水月,陆逸冷冷道:“我们还有打下去的必要吗?”



秋圆水月叹息一声,收回长剑,道:“没想到你已经这么厉害了。”



“我感觉我还不够厉害,至少你们和歌山的几个老家伙比我厉害多了。”陆逸淡淡地说。



和歌山的背后还有几位隐世长老,她们是存在一百多年的老怪物,陆逸还没有嚣张到看不起她们。



“人贵有自知之明。”秋圆水月道。



陆逸道:“谢谢夸奖,等我有了足够的实力,谁也阻挡不了我登上巅峰的旅途。”



“我相信!”秋圆水月说完转身欲走,却听到陆逸说道:“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。”



“什么事?”秋圆水月停下脚步,并未转身。



陆逸走到秋圆水月的身旁,在她耳边细声道:“小爷这么帅气,功夫又好,你想过没有,做我老婆怎么样?”



听到这话,秋圆水月眼里有散发除了杀气。



她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了陆逸色眯眯的盯着自己,她发现在自己竟然脸上发烫了。



陆逸的话就像一颗石子投进了湖里,在她心里荡起了层层涟漪。



陆逸看着脸色红润的秋圆水月,笑嘻嘻地说:“你是和歌山的宗主,我是*的未来门主,咱俩可以说是门当户对。你长得漂亮,貌若天仙,我玉树临风,风流倜傥,咱俩真是绝配。”



“住嘴!”



秋圆水月气的满脸通红。



陆逸不以为意,继续说道:“水月媳妇啊,你说咱俩要是结婚了,那咱们的孩子就是混血儿了。那一定很好看吧?”



“够了!”



秋圆水月脸色铁青。见过无耻的人,还没见过像陆逸这么无耻的人。



“水月媳妇,你看咱什么时候去和歌山提亲?要不你跟我回*见我师父吧,我想我师父一定会喜欢你的。”



陆逸厚颜无耻的说。



刷——



亮光闪过。



犀利的剑气只逼陆逸面门而来。



陆逸忙闪开,嘻嘻笑道:“水月媳妇,你这是谋杀亲夫,这么做是不对的。”



“你——”



秋圆水月气的浑身颤抖。



可就在这时,只听见卫生所传来嘈杂的声音,还有惊叫声,陆逸脸色一变,不好,出事了!



  

章节目录

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狐颜乱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颜乱语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